立即捐款

政府山重建,誇大休憩用地面積

廣告

廣告

gh03
圖:發展局只會將藍線較細的範圍出售,但在推銷項目時卻包括紅線範圍,誤導公眾

(獨媒特約報導)發展局最近公佈,就清拆及出售前政府合署西座一事,因為聽取「公眾意見」,所以會縮減重建後的購物商場以及位於下亞厘畢道大堂的面積以增加休憩用地。然而,根據發展局提交予立法會的文件,發展局一直將舊政府總部外的一片空地以及目前炮台里終審法院外一段如今公眾也可以自由使用的地方,也列入整項西座項目的發展範圍,面積達到2,000平方米。發展局將本已存在的公眾休憩用地也計算在項目的「好處」內,有誤導公眾之嫌。

古物古蹟辦事處在最近一次會議上,在「其他事項」上就政府山作出討論,委員普遍意見認為須把整座政府山而非單單就西座評級。當然,如當年皇后碼頭評級,即時古蹟辦給予一級評級,也難阻政府清拆碼頭。古蹟辦欠實際權力,又屬政府部門,議程由政府控制,這次將政府山的議程放到會議尾段的「其他事項」,不少委員也國此而無法參與討論。

gh01
圖:政府文件故意混淆賣地面積及計算入休憩用地的面積,只有右下角極細圖清楚標明

政府合署西座作為市民和政府之間的橋樑

政府山關注組召集人羅雅寧表示,整件西座出售的事件最終得益的只是地産商和政府。西座出售若然成事,將來東座和中座的命運也可以想像。她和一些大學建築系人士曾就政府山的特色和價值進行研究,認為政府山具有重要歷史和社會價值。西座的最大特色是其依山而建的特殊地理位置。上面是上亞厘畢道,下面是皇后大道中。政府山從前的格局,不脫殖民地政府隔離的設計模式,港督府高據山上,但政府合署西座不同,它打破了山勢的阻隔,以電梯連接山上及山下。從前市民也是可以自由出入的,不少直接服務公眾的部門也設於政府合署如水務處,市民又會到這裏遞交各樣申請。這種格局象徴市民和政府互相貼近,作為市民和政府之間的橋樑。相反目前的新政府總部,如陳雲在《陳雲政治美學之旅》指出,新政府總部就像一座中世紀城堡,市民出入只能靠連接海富中心的天橋,一旦收起吊橋,就與外界完全隔絕。

從前,舊政府總部是開放予公眾的,回歸後董建華當政的年代在正門加裝鐵閘,市民每次進入都要登記,重門深鎖。

中西區議員鄭麗琼在這區服務多年,她表示從此的政府總部是市民上落山的捷徑,從動植物公園以及禮賓府一帶往返中環市中心。現在市民落山要繞圈經過長江中心,極不方便。在九十年代初,她在安榮社會服務中心當社工,當時土地發展公司(市建局前身)要收回同文街、永安街、興隆街和機利文街四條街重建。她和四街業主到舊政府總部請願,相約集合的地點就在中座,當時市民可以自由地向行政會議的成員請願,不需要申請也不會受任何阻撓。但自從加建了俗稱「鐵籠」的圍欄後,在總部範圍內進行活動都要前一天申請。近年更規定每個機構最多只可以派兩個人進內,並只能㩦帶信件,不能展示任何橫額和紙牌。

鄭麗琼認為舊政府合署西座絕對應該全面保留,不應該賣出。她認為新方案的商業用地面積根本不足夠容納甲級寫字樓。另外,對於撥地用作商場,她指中環一帶已經太多購物商場,再興建新的商場是不設實際。她認為西﹑東﹑中座都應該用作政府,機構和社區設施 (GIC)。一些現時在外面租用地方的政府部門也可以遷入。她又建議撥出部份空間設置歷史博物館,突顯中環在香港歷史的重要地位。她認為林鄭月娥在這件事上偏袒地産啇,只懂得口講保育,政府非常富有,跟本不需要急着賣地膁錢。從前的希爾頓酒店和極具歷史價值的拱北行已變成今天的長江中心,皇后碼頭又被迫遷拆了,現在政府山西座又要面臨厄運。零九年特首施政報告指要保育中環,包括中環街市,聖公會,中環警署等地方。她當時請願,要求每個地方都要全面保育,並盡量讓市民使用。最近的區議會選舉,她也把保育政府山納入政綱之內。

政府總部的庶民歷史

IMG_6660
圖:西座飯堂

政府總部落閘十多年,已令回歸前政府山的庶民歷史被煙沒。以飯堂為例,回歸前是開放予公眾的, 市民即使不是在政府總部工作也可以隨意進入餐廳用膳。不少附近中學學生,以及到舊政府總部遊行請願的人都在這個飯堂留下不少回憶。一位在政府山西座飯堂打了三年工的侍應表示,對快要結業的飯堂都有一些感觸。 近月大家都意識到餐廳快將結業,食客與侍應之間多了不少對話。她說這裏的最大優勢是價錢,政府山附近的餐廳都是高檔的食肆,價錢昂貴,但這裏的碟頭飯才三十元多,非常扺食。雖然夏天較曬,但周圍環境很舒服。現在有些在添馬艦新政府總部上班的員工會走過來西座吃飯,他們投訴那裏的飯堂又貴又難吃,不及這裏食物較大眾化。

IMG_6663
圖:政府新聞處圖片資料庫

順帶一提,政府山西座六樓有一個政府新聞處圖片儲存庫,裏面收藏的資料和相片極度珍貴。細看香港昔日相片,不難找到英治時期,官員經常和市民交流和參與民間活動、到社區探訪等等紀綠。不過知道這地方的人不多,進入西座的手續又繁複,故此訪客很少。現在政府還未公報這個資料庫的搬遷地址,至於資料庫庫存的命運亦是未知知數,那兒的相片和底片都可以購買,各位想回味香港昔日未被「保育」的面貎,或者想重温政府山的光輝歲月,便一定要到這裹。 不然政府可能乾脆一次過全部銷毁掉。

編輯:黃俊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