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田生遇八十後抗議

田生遇八十後抗議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上星期週二的下午,我匆匆的跑到九龍城廣場田生集團的辦事處門外,八十後反地霸青年在派發宣言的單張,或在向街坊及記者解釋他們的行動,數名警察則站在一旁。而辦事處牆上貼滿黃紙,寫上黑字:賤招收樓,殲滅社區,囤地霸屋等字句。街坊走過,停駐觀察,竊竊私語,然後離去。

一如往常,跟某次或某次的行動一樣,有人吶喊,有人走過,在上位者依舊視若無睹。正如我城發展的紋理:政府打著發展的旗號,展開重建計劃,放寬強拍門檻,將人民的家園售予地產商。地產商再著「田生」這般「打手」,以卑劣的手段:停水停電,以單車鏈鎖鐵閘,「淋屎淋尿」來收樓,再以鋪天蓋地式的紅底白字橫額:「恭賀田生集團成功收購本廈」展示勝利。然後單位被推出樓市,以大眾市民無法負擔的價錢出售......我城的發展故事並非菠蘿包與獅子山,似乎是這場沒完沒了、單向式的收購故事。而沒有改變、循環不息的,還有市民的無力與無聲,一次又一次......

這次反地霸行動象徵意義在於發聲。微弱與否,也在攻擊圍牆,揭示橫額所粉飾的單向式暴力。縱然「田生」只是表徵,背後的權力失衡才是我城的病因,但這次行動提醒我們宣示話語權的重要性--我們可以抵抗命定般的生活模式,拒絕繼續賣命予地霸。

一路走回衙前圍道,眼見舊樓矗立的九龍城,收樓與xx地產的海報隨處可見,映照被懸掛在某幢舊樓的田生招牌式橫額,我城依舊暴力橫生.... 然而,那舊區與田生辦事處仿佛對立而視,楚河漢界。誰勝誰負也未可知。

特約記者:Emily

安居樂業 抵抗地霸
八十後反地霸青年行動宣言

我們所居住的香港,不論市區或鄉郊,都正被貪得無厭的地產商破壞得遍體鱗傷。土地,本為人民生活立足的必需品,在今日竟成為了製造貧富懸殊、破壞生活、謀取暴利的工具。

香港地產商一直依靠不停的「拆遷、重建」作為生存技倆,透過壟斷土地去榨取小市民的勞動果實。利益為本的推土式重建,未有為香港人帶來更美好的生活;卻帶來更高昂的樓價、弄虛作假的發水單位、破壞社區環境的屏風樓、牙簽樓和社區網絡的逐漸消失。近年,政府大力推動私營重建,在「強拍條例」下滋生出一群為地產商在全港各區積極「收樓」的地產新貴,誓要榨取舊區中尚未開發的經濟潛力,再發一次拆遷大財。
我們看到這群互相勾結的「地霸」已在社區中做成災難,市區廉價的居住空間被大量囤積、「落釘」;房屋單位迅速豪宅化;社區在「收樓過程」被分化,小商戶失去了經營的地方,居民更在生活中受到層出不窮的賤招滋擾。這群可動用法例搶奪去居民的家園及以生活空間來交易炒賣的「地霸」,是一種最不可持續的經濟,是一條擁有各種「干預政府」特權、任意侵吞民產,將市民的一分一毫榨乾賺盡的寄生蟲。令人憤怒的是,這些惡行和衍生問題在政府的無意監察下得到了默許。

田生地產作為市區收樓之霸,其落訂交易的收樓模式容許它迅速擴張,背後更得到本地大地產商撐腰。大角嘴、上環、堅道、何文田、筲箕灣、土瓜灣、九龍城等大片舊區土地幾近成為它的私有地獄。各種在收樓過程中發生的「離奇事件」,包括在大廈張貼鋪天蓋地的紅色標語,打擊堅守物業的業主、故意空置單位使其破落荒廢等等,恰證這種毫無道德的商業邏輯已在市區中廣泛繁殖。

政府將現時居住問題扭曲為土地供應不足,甘願為地產霸權繼續服務,我們一群八十後反地霸青年正式向這些「地霸」宣戰,反對地產霸權繼續操弄政府、威逼小市民、囤積單位、加速樓宇豪宅化,以恢復人民應可享有的正常生活、經濟、家園與社區。

八十後反地霸青年
2010年10月19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