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非問題:直視香港的醫療產業化的危機

就雙非問題的討論,因與「蝗蟲論」這歧視性的語言糾纏下,越走越遠。本來是一個孕婦床位不足、本地醫療服務難以承受的問題,卻被引導為一個誰在街上撒尿,誰在報紙登侮辱性廣告的道德罵戰。在紛鬧之中,大家的基本共識是香港的醫療系統,已經因為「雙非」來港產子問題而頻臨爆煲。然而,是什麼造成這場危機呢?雙非嬰兒的戶籍問題當然是一個誘因,但主觀願望與能夠進入香港是兩會事,是什麼機制幫助這些雙非孕婦來港?在這個亂局裡,誰是最大的得益者?以下的調查分析發現,走向產業化的私家醫院是一大禍根!

自由行毁《基本法》的原意

面書上資深記者 Minna Ho 指出,當年《基本法》廿四條第三項的原意是希望鼓勵已移民的香港人回流,而當時中央曾承諾控制內地人來港,避免「逼爆」香港的情況。

事實上,根據統計處的出世率數據,即使在 2001 年莊豐源案後,來港生孩子的「雙非」,一年才 620 宗,但自由行政策自2003年推出後,卻在短短幾年間,升至2010年的 32,653宗。很明顯,中央在制定中港經貿合作協議 (CEPA) 中的自由行政策時,完全違反了九七前作出的承諾,又或《基本法》「原意」。

出入境的關卡不受控,但本來為本地居民服務的療醫體制,又是如何被攻陷呢?先說公立醫院,2011年,全港公立醫院一共有41,794宗分娩數目,當中有10,125為非本地孕婦(包含父親為港人的中港家庭(「單非」)),以每年有6千「單非」分娩數目(2010年的單非數字為6169)計算,2011年公立醫院所接的「雙非」分娩,為數約4至6千個,佔2011年3萬5千多名「雙非」分娩 14-15%。亦即是說,80%以上的「雙非」分娩,是正式經本地私家醫院預約來港產子。以2011年香港出生人口95,337來計算,減去公立醫院出生的總數,在私院出生的為53,453,「雙非」孕婦於佔私家醫院分娩的比例約35%,而這個比例將因公立醫院停收國內孕婦預約而急增。

醫管局估計,會有31,000非本地孕婦於2012年在私家醫院分娩,亦即是說接近57%的私家醫院產科床位,會用於服務非本地孕婦,難怪私家醫於2012年分娩套餐的平均加幅超過20%,最高的寶血醫院加幅近五成!

對於內地孕婦來說,當國內城市戶籍作價廿萬時,十幾萬的香港私家醫院費,換取分娩服務與孩子的特區護照,當然實惠,但卻推高了本地孕婦(尤其需要剖腹產子服務的)在私家醫院分娩的服務費用。當私家醫院產科有利可圖,公立醫院有經驗的產科流失到私院,令到公立醫院的人手短缺,醫療質素下降。由2007/08年起,公立醫院流向私家醫院的產科醫生和護士,每年平均有5%。與此同時,因為目前私家醫院透過中介公司濫收「雙非」孕婦,出現大小事故時,往往要公立醫療系統去埋單,變相由公營醫療津貼私家醫院。

醫療產業化下的中介服務

過去幾天,我一直在查看國內來港產子的中介服務,其實大部份中介公司,都是由港人所開。譬如說,「香港安寶醫療集團」(http://www.hkbbservice.com/) 就是由香港6位婦科醫生組成,協助內地孕婦預約到仁安、養和、浸會、法國、聖保祿、港安、寶血等醫院分娩。正常說,根據香港的醫務條例,醫生是不能賣廣告接生意的,但在「區域性醫療服務產業化」的政策下,這些跨境宣傳、接生意變得可能。而香港政府,只能消極地向私家醫院派「防貪指引」。(謝謝網友 Howard Tsang 提供資料)。

另一個例子是「美孕母嬰服務」(http://www.hkbbgood.com),這是一家由香港人全資創辦的中介公司,有即時網上與客戶服務對答服務,聲稱可以幫國內孕婦預約公立及十二家私家醫院臨盆服務。中介的價錢低至RMB2500,亦有高達RMB148,000的豪華套餐。先不論這些中介公司是否「搶」去本地孕婦的床位,一般來說,孕婦由懷孕到分娩,最少要做三至四次產前檢查,確保胎兒有正常的發展,孕婦的身體狀況良好。但是,這些公司竟然為一些臨盆一刻才到香港產子的國內孕婦排期,而大部份經濟實惠的「套產服務」也只提供一次香港婦產檢查,這無疑增加了前線醫護人員在接生時要面對的醫療事故風險。而躲在辦公室的私院高層,則樂見院醫集中接收這「臨門一腳」的高增值服務,假若生出來的孩子有問題,需要深切治療,他們就把嬰兒送到公立醫院「執手尾」。

公立醫院新生嬰兒深切治療部爆煲

2011年初,八間公立醫院合共提供一百張新生嬰兒深切治療部(NICU)病床早已飽和,高峰期達140%,超負荷工作量下,八間NICU合共欠50名護士!

其實,大約每100個初生嬰兒有0.8名需要轉到NICU,按此比例,公立醫院系統要治療需要NICU的嬰兒,即三百多個(四萬多的0.8%),可謂卓卓有餘。而本地居民及中港家庭加起來,2010年需要NICU服務的嬰兒大約是四百五十個左右(即5萬5的0.8%),也遊刄有餘。引致「爆煲」的原因是私家醫院在沒有投資在 NICU 的設備下,不斷增加產科服務,濫收一些沒有作產前檢查的國內孕婦,卻把需要深切治療服務的嬰兒扔到公立醫院。根據立法局2011年5月的數字,由私家醫院轉到公立醫院 NICU的數字年年上升,2010年達354個,按2010年於私家醫院分娩4萬6的數目計,大概要有368個嬰兒要深切治療,亦即是說私家醫院把95%要「執手尾」的嬰兒,送到公立醫院!

面對這爆煲的情況,香港政府束手無策,一方面無法要求私院以0.8比例自設深切治療部,亦沒有就私立醫院不負責任的轉介收費,就連立法會議員提出是否要規定來港產子的孕婦要接受多次產前檢查,以減低初生嬰兒健康出現問題的機會時,署理食物及衞生局局長梁卓偉卻迴避私家醫院部份,只說醫管局轄下有要求非本地孕婦有最少一次產前檢測,產前檢查應由醫生專業決定芸芸。

即使目前有建議說要更改入境條例,令「雙非」在港所生子女不能自動享有居港權,但是,當醫療進一步產業化,而國內市場又有無比的潛力(譬如說,有人願意花三十八萬坐月子),香港私家醫院的客源仍會源源不絕,服務費用仍會不斷上升,在此時此刻我們要做好準備,防止公營醫療服務因「補貼」私家醫院的生意而「爆煲」,一方面要增加公立醫療的資源投入,另一方面,要限制私家醫院唯利是圖的行為,限制其不合理的擴張,這才是正本清源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