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非問題:直視香港的醫療產業化的危機

就雙非問題的討論,因與「蝗蟲論」這歧視性的語言糾纏下,越走越遠。本來是一個孕婦床位不足、本地醫療服務難以承受的問題,卻被引導為一個誰在街上撒尿,誰在報紙登侮辱性廣告的道德罵戰。在紛鬧之中,大家的基本共識是香港的醫療系統,已經因為「雙非」來港產子問題而頻臨爆煲。然而,是什麼造成這場危機呢?雙非嬰兒的戶籍問題當然是一個誘因,但主觀願望與能夠進入香港是兩會事,是什麼機制幫助這些雙非孕婦來港?在這個亂局裡,誰是最大的得益者?以下的調查分析發現,走向產業化的私家醫院是一大禍根!

自由行毁《基本法》的原意

面書上資深記者 Minna Ho 指出,當年《基本法》廿四條第三項的原意是希望鼓勵已移民的香港人回流,而當時中央曾承諾控制內地人來港,避免「逼爆」香港的情況。

事實上,根據統計處的出世率數據,即使在 2001 年莊豐源案後,來港生孩子的「雙非」,一年才 620 宗,但自由行政策自2003年推出後,卻在短短幾年間,升至2010年的 32,653宗。很明顯,中央在制定中港經貿合作協議 (CEPA) 中的自由行政策時,完全違反了九七前作出的承諾,又或《基本法》「原意」。

出入境的關卡不受控,但本來為本地居民服務的療醫體制,又是如何被攻陷呢?先說公立醫院,2011年,全港公立醫院一共有41,794宗分娩數目,當中有10,125為非本地孕婦(包含父親為港人的中港家庭(「單非」)),以每年有6千「單非」分娩數目(2010年的單非數字為6169)計算,2011年公立醫院所接的「雙非」分娩,為數約4至6千個,佔2011年3萬5千多名「雙非」分娩 14-15%。亦即是說,80%以上的「雙非」分娩,是正式經本地私家醫院預約來港產子。以2011年香港出生人口95,337來計算,減去公立醫院出生的總數,在私院出生的為53,453,「雙非」孕婦於佔私家醫院分娩的比例約35%,而這個比例將因公立醫院停收國內孕婦預約而急增。

醫管局估計,會有31,000非本地孕婦於2012年在私家醫院分娩,亦即是說接近57%的私家醫院產科床位,會用於服務非本地孕婦,難怪私家醫於2012年分娩套餐的平均加幅超過20%,最高的寶血醫院加幅近五成!

對於內地孕婦來說,當國內城市戶籍作價廿萬時,十幾萬的香港私家醫院費,換取分娩服務與孩子的特區護照,當然實惠,但卻推高了本地孕婦(尤其需要剖腹產子服務的)在私家醫院分娩的服務費用。當私家醫院產科有利可圖,公立醫院有經驗的產科流失到私院,令到公立醫院的人手短缺,醫療質素下降。由2007/08年起,公立醫院流向私家醫院的產科醫生和護士,每年平均有5%。與此同時,因為目前私家醫院透過中介公司濫收「雙非」孕婦,出現大小事故時,往往要公立醫療系統去埋單,變相由公營醫療津貼私家醫院。

醫療產業化下的中介服務

過去幾天,我一直在查看國內來港產子的中介服務,其實大部份中介公司,都是由港人所開。譬如說,「香港安寶醫療集團」(http://www.hkbbservice.com/) 就是由香港6位婦科醫生組成,協助內地孕婦預約到仁安、養和、浸會、法國、聖保祿、港安、寶血等醫院分娩。正常說,根據香港的醫務條例,醫生是不能賣廣告接生意的,但在「區域性醫療服務產業化」的政策下,這些跨境宣傳、接生意變得可能。而香港政府,只能消極地向私家醫院派「防貪指引」。(謝謝網友 Howard Tsang 提供資料)。

另一個例子是「美孕母嬰服務」(http://www.hkbbgood.com),這是一家由香港人全資創辦的中介公司,有即時網上與客戶服務對答服務,聲稱可以幫國內孕婦預約公立及十二家私家醫院臨盆服務。中介的價錢低至RMB2500,亦有高達RMB148,000的豪華套餐。先不論這些中介公司是否「搶」去本地孕婦的床位,一般來說,孕婦由懷孕到分娩,最少要做三至四次產前檢查,確保胎兒有正常的發展,孕婦的身體狀況良好。但是,這些公司竟然為一些臨盆一刻才到香港產子的國內孕婦排期,而大部份經濟實惠的「套產服務」也只提供一次香港婦產檢查,這無疑增加了前線醫護人員在接生時要面對的醫療事故風險。而躲在辦公室的私院高層,則樂見院醫集中接收這「臨門一腳」的高增值服務,假若生出來的孩子有問題,需要深切治療,他們就把嬰兒送到公立醫院「執手尾」。

公立醫院新生嬰兒深切治療部爆煲

2011年初,八間公立醫院合共提供一百張新生嬰兒深切治療部(NICU)病床早已飽和,高峰期達140%,超負荷工作量下,八間NICU合共欠50名護士!

其實,大約每100個初生嬰兒有0.8名需要轉到NICU,按此比例,公立醫院系統要治療需要NICU的嬰兒,即三百多個(四萬多的0.8%),可謂卓卓有餘。而本地居民及中港家庭加起來,2010年需要NICU服務的嬰兒大約是四百五十個左右(即5萬5的0.8%),也遊刄有餘。引致「爆煲」的原因是私家醫院在沒有投資在 NICU 的設備下,不斷增加產科服務,濫收一些沒有作產前檢查的國內孕婦,卻把需要深切治療服務的嬰兒扔到公立醫院。根據立法局2011年5月的數字,由私家醫院轉到公立醫院 NICU的數字年年上升,2010年達354個,按2010年於私家醫院分娩4萬6的數目計,大概要有368個嬰兒要深切治療,亦即是說私家醫院把95%要「執手尾」的嬰兒,送到公立醫院!

面對這爆煲的情況,香港政府束手無策,一方面無法要求私院以0.8比例自設深切治療部,亦沒有就私立醫院不負責任的轉介收費,就連立法會議員提出是否要規定來港產子的孕婦要接受多次產前檢查,以減低初生嬰兒健康出現問題的機會時,署理食物及衞生局局長梁卓偉卻迴避私家醫院部份,只說醫管局轄下有要求非本地孕婦有最少一次產前檢測,產前檢查應由醫生專業決定芸芸。

即使目前有建議說要更改入境條例,令「雙非」在港所生子女不能自動享有居港權,但是,當醫療進一步產業化,而國內市場又有無比的潛力(譬如說,有人願意花三十八萬坐月子),香港私家醫院的客源仍會源源不絕,服務費用仍會不斷上升,在此時此刻我們要做好準備,防止公營醫療服務因「補貼」私家醫院的生意而「爆煲」,一方面要增加公立醫療的資源投入,另一方面,要限制私家醫院唯利是圖的行為,限制其不合理的擴張,這才是正本清源之道。

成本與效益

如果呢個只係一個單純的交易行為,
即係內地婦俾錢香港醫院,之後黎香港生仔,
之後唔會有居港權,福利,.......
你覺得仲會唔會有咁多人黎生?

依家「雙非」的最大誘因,
正正就係起俾左錢提供服務之後,
仲要送埋個居港權俾佢,
所以唔止合法的醫院預約,
仲有好多中介,衝關,闖急症室,......
佢地冒住咁大的 risk,
為左 D 咩 ?!?!

將兩個威脅混為一談

醫療產業化是一個問題,但這個問題是獨立於雙非人問題。

就算沒有過量雙非人,醫療產業化本來就是一種威脅(仍可以以醫療保險形式出現);就算沒有醫療產業化,過量雙非人原本也是對香港主流想像(說是獅子山精神又好,香港與中國兩制分離又好,但其他香港專屬符號又好)也是一種威脅。

這是兩個獨立的威脅,不能混為一談。

社運界因為賤視獅子山精神(在個人層面是是可理解的,主流不等於全體,沒理由強迫所有人都同意其民族想像的)或一國兩制(也有些個人會認為一國良制比一國兩制好),這些賤視都有良好的原因去支持,但是當他們要分析別人為何要要守護這些香港符號的時候(例如林致良那些),這些香港主流想像的角度就突然之間消失,只剩下階級鬥爭,所有社會問題都用階級理論去詮釋,因此香港人要守護的東西主觀上完完全全都是無理的,呢套監人乃後嘅詮釋方法真係好得人驚。

請細讀,這文章是在承認居港權是誘因的前提下寫

主觀意慾與機制是兩回事。國內人想去美國的主觀意慾更強,而在美國出生的嬰兒,不論國籍均可入籍。但因為沒有機制進入,如美國簽證有關卡,上機前會目視,都阻止了孕婦到美。香港則因為自由行,中介和私家醫院,而製造了一條運輸帶,將國內孕婦運到香港。

廉署向私院發放「防貪指引」杜絕內地孕婦打龍通

網友建議貼埋報導出嚟:

「政府今年將內地孕婦公立醫院產科服務配額,由 1.1萬個削至 3,400個,內地孕婦將流向私院。防止貪污諮詢委員會主席區嘯翔擔心,或有更多內地孕婦藉貪污手段,經不法中介機構串通產科醫生及私家醫院職員,加快享用服務。
防貪處已聯同私家醫院編製《防貪指引》。私家醫院聯會發言人劉國霖表示,指引主要建議私家醫院按公平及具透明度的原則,安排內地孕婦產子預約。指引建議私院給予每名掛單醫院預約配額;將預約機制電腦化,記錄每個預約或取消時間,由院內專人負責審查預約是否異常;若員工或醫生的內地妻子想預約,要經醫院管理層批准。
不過,劉國霖指出,指引沒規定私院不可預留產科床位予駐院醫生,或預留特別多床位給某些掛單醫生,床位如何分配由私院自行決定。」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2011...

點睇都仲係 spin doctor 文

兩個獨立的社會問題(其實還有第三個,中國的統治手法)當然有它相遇的時空,正正因為相遇了,單純的邏輯上不公義才會演變成重大爭執。

但是,我怎樣讀都感到這篇係 spin doctor 文。有說一篇文寫到最後就會表達出作者意念,其中用詞「正本清源」就再清楚不過。作者(我估計是你而不是 Minna Ho,雖然我估計 Minna Ho 也有這個意圖)顯然要將這個矛盾寫成「正視醫療產業化才是正本清源」,這樣的寫法問題就大了,明明有兩個獨立的矛盾,只是他們在同一時空相遇了,其中一個矛盾就是正本清源,而另一個矛盾就「行埋一二邊」?

我唔知用「spin doctor」會唔會太冒犯,但我理解 spin 就是這樣用。

醫療制度在基本法的各種缺陷下被強行產業化所面對的危機 - 雙非問題

.
各種問題在不同的時空相遇,因而產生不同的「果」,這是無可避免的,若祇單獨地在其自身的範疇內找解決,其情況可能會有點「閉門造車」。

而醫療問題,亦非單單的面對著「雙非問題」,這篇文章,相信祇是從「醫療制度在基本法的各種缺陷下被強行產業化所面對的危機」,來直視雙非問題在政府現行所謂的醫療產業化下,對我們的醫療系統所帶來的問題和衝擊。故這篇文章的探討方式,個人認為是有建設性的!
.

香港政府的「無能」,是基本法的問題嗎?

.
在基本法的框架下,香港政府「可以」搞出那些所謂「自由行、自由駕」的「替商家賺錢」的「德政」;但,竟「無法」解決其所引申的各種問題,這是甚麼道理呢?一個被「賦與」所謂「高度自治」的地方政府,竟沒能解決自身除了國防、外交之外的問題,這是否在說明基本法的「無效」呢?

人口政策、出入境政策等都是香港的內部事務,為何要管外部事務的內地來「釋法」才能解決所謂的「雙非」問題呢?我們的政府是否真的「無能」來解決這些問題呢?高官們在「怕」甚麼、在「避」甚麼呢?

其實大家都明白,雙非對產科醫療的衝擊,祇是問題的第一步,它其後也會對我們的整個醫療、教育、福利、環境、文化、...帶來不容忽視的衝擊和壓力。但,究竟我們的政府,除了對那些能使大商家能賺更多錢的所謂產業政策、自由行駕、引魚腩到港引刀一快的政策外,他們有否意識到他們對「現在和即將加入的」香港市民的應有責任呢?
.

曾蔭權先生,你解決得了嗎?

.
曾蔭權先生,雙非問題已在你「任內爆煲」了,你還不快處理!不要等到換屆後,為下屆政府添煩添亂啊!相信祇要你的團隊用回替補機制初段的那種做事速度,應可在三月前解決這個問題的,你解決得了嗎?
.

正本清源之說

是針對由雙非由致的醫療服務爆煲。

由雙非到蝗蟲論,當然有很多中港關係的結構性矛盾,cepa 在香港是 arrangement,北京給什麼我們照單全收,在台灣是 agreement,即會一項都要討價還價。但這次民憤爆破點,的確係醫療爆煲,但討論卻越走越遠。

要處理中港權力的矛盾,針對街上的人是無補於事的,而要在每一個領域上,揭發中港政策在港做成的亂局,醫療為一例,我相信樓市金融,基建環境等都會指向這核心的權力不對等。之前高鐵的動員,其實是模模糊糊的一場中港對峙,而無能的立法會根本無力處理,這次則變成了巷戰;問題是找不到著力點去解決困局。

請問大陸比左幾多著數你?

咁既“人話“你都講得出

請你先表明是否收左共產黨錢!

向私家醫院開刀就有補於事?

// oiwan: 問題是找不到著力點去解決困局

如果我們說雙非孕婦是付費合法來港產子的,那麼私家醫院恐怕也是也是合法經營。我們可以探求細節,知道私家醫院如何能濫用防貪漏洞云云,如何公立醫院要執私家醫院手尾云云,但這些不竟都只是少數害群之馬,有貪污的醫生不竟只是少數。例如引用你上述例子,有在私家醫院預約的雙非孕婦高達 80%,但私家醫院可以自行處理而不需要公立醫院包底的個案,卻高達 95%。

如果質疑雙非孕婦本身就是無補於事,質疑私家醫院操守就是有補於事嗎?如果說「蝗蟲」是仇恨詞語,同一邏輯,這篇文所隱藏的仇恨,恐怕只是更加深,因為同一道理,本文把少數的案例歸納為廣泛的現象(註:我是反對這個說法的,我只是模擬在本站常見的說法)。

事實上過量雙非人與醫療產業化兩者都是對香港的威脅,而針對過量雙非人或醫療產業化兩個社會問題,都不屬於種族歧視的範圍,因為各自有各自對香港的實質困擾,應被排斥而不排斥。當然,兩個問題背後的根源都是管治與法制問題,誰都也不能找私家醫院的老闆毒打一身,但當法制治不了這些私家醫院的時候,我們就不能敵視和抵制他們?

@樓上
唔好開新戶口亂放炮,大家好容易知道你的戶口是不是新開的。

修會們要不要負責

除了養和, 仁安這類私家醫院, 浸會, 聖德肋撒, 聖保祿, 甚至寶血, 都是修會營辦的.

湯漢主教有沒有角色在內呢? (請勿誤會我只針對天主教, 只是天主教醫院雖然由修會管理, 但畢竟背後有教區存在, 不如基督教那樣分散)

教會醫院又是否偏離有關角色? 班修女係服務人群, 還是唯利是圖?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news_video/index.php?news_id=373470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news_video/index.php?news_id=373860

賺錢野應該留番俾四叔養和, 教區唔應該不去籌錢就由雙非孕婦去補貼慈善服務, 不顧社會後果!

@麥當勞

你看錯吧,私家醫院把95﹪要深切治療的送到公立醫院,不是自行處理。它們需要處理深切治療的嬰兒數目為368(按100個孕婦有0.8個嬰兒要深NICU),最後把354送到公立醫院,所以情況極之嚴重。

有關為什麼我認為「蝗蟲論」有問題,已在franklen 一文有討論,簡單地說,對事不對人。若這種說法無問題,當日後人家指著你說,你們華人人口在這世界太多了,是蝗蟲,你也會認為合理?整個雙非的討論,被有意族群化了。

@阿藹

95% 的確係我眼殘,但我們仍可以爭論 368,佔 53453 也只不足 1% 的。

族群問題當然必需族群解決,需要對事又對人。如果香港不需要排斥過量輸入人口,如何中港互惠不是建基於中港族群兩者皆不受傷害為前題的,又何來需要修改基本法(或相類似安排)呢?這是講唔通的。

呢個係原則,係基礎倫理嘅問題。就算佢個影響好細,都係重要的。

另外你提出的反問,我亦不同意的。表面上這個矛盾可以被描述為「種族仇恨」,但內裡的真正內容是中國人社會無力屐行集體責任(而不是因為中國人人口太多),以致被四方八面排斥所致。如果我們不正視中國社群(事實上現有存在的社群,而不是指涉漢種族或其他種族意味的名詞)無力屐行集體責任,而只片面扭曲說這是種族仇恨,在基礎倫理上我過唔到良心,因為這個種族仇恨指控只不過是避迴集體責任的代名詞。

這個現象你也面對過,有乜乜教徒指控某某同性戀政策是對他們的宗教歧視。你說對事都無用,因為一講到宗教,對事與對人根本分不清楚。

一個不能屐行集體責任的社群,這個社群身份就自然被外界貶低(尤如屐行國際責任是外部主權的必要構成部分,無意屐行國際責任也是主權的不完整;但社群不等同主權國,不能用主權框架處理),如果遲遲不予糾正,社群就會面臨內部破裂,直至這個社群被迫重組,分裂,或以其他方法糾正他無力屐行集體責任的情況為止。這樣的社群生態其實是有利的,因為不能屐行集體責任的社群,對其他社群是有危害的。

nicu 的問題是不能爭駁的

那53453是私家醫院接的生意,按醫學倫理,佢地收得咁多人,就要準備相對應的 nicu 即 368 個嬰兒有問題,絕不能將他們棄置到公立醫院。

要制定人口政策,不一定要族群化,我覺得要修基本法係因為佢對外傭和在港居住又不是永久居民的外國人不公,既然香港有自己的 border,應對不同種群有一致的對待,這是制度性地歧視他國人。(當然,國族主義者會爭拗這是體現一國精神,但這我是反對的。)

對於你所說「中國人社會無力屐行集體責任」而不是「中國人無力屐行集體責任」,我是同意的,問題在於國內的制度崩毁,使人習慣不理制度。但香港是有制度的,故此我地針對的應該是如何令到一些來到香港的人受到這制度的管制。如隨地亂扔垃圾,罰款千五,罰單應該照開俾旅客,要佢地出境或再入境時埋單。正如香港人若不交罰款便變通輯犯(六四 t-shirt的阿哥)。而不是去宣揚蝗蟲論,一竹稿大晒一船人,以蝗蟲論去「糾正」,到最後我們只會自己變成為最不講理,最野蠻的蟲,因為以現有的邏輯,我們對待這個「不能屐行集體責任的社群」,可以對待害蟲的方法處理,不用講理,也不用講什麼人不人了。

「共同集體責任」絕對是倫理系統之內

如果把蝗蟲論視為追究「共同集體責任」(shared collective responsibility),因此追究整體中國人社群成員的共同責任,那就不是一竹稿大晒一船人,而是理性討論。當然,我不能代蝗蟲論主張者講說話,只是蝗蟲論本身並不是一竹稿大晒一船人,而是中國人社會集體失責,的確整體中國人都有責任。你不想找籍口給他們開脫這個社群責任吧。

既然背後的問題是集體責任,那麼集體責任也有幾有明顯的法則要遵守:

1 當一個人/一群人聲稱「我是湖南人、不是中國人」時,我就不能歧視這個或這群湖南人(其他脫離方式亦然),因為他/他們嘗試重建集體責任,不論他/他們成功與否,都不能打擊他(為蝗蟲)。

2 當一個人/一群人聲稱「我是中國人中的反對派並主張重建中國」時,我不能歧視這個或這群反對派,因為他們連集體失責中的沉默共犯也說不上,在絕對意義上他們不能被追究(為蝗蟲)。

估計理應還有其他我未留意到的法則。總之言之,整個歧視態度是針對中國社會集體失責,令他們與其他社群交流時造成傷害的責任。共同責任是所有成員都不能開脫的,但因為問題是集體失責,任何意圖改變集體失責程況的人/人群都有合理理由開脫,這些是合理的例外,因為歧視/懲罰的目的不是純粹憎恨,而是為他們重組社群責任提供誘因。這肯定不是在蠻不講理,反而,完全否定社群共同責任的才是蠻不講理。你最多只可以說,這個世界不可以只靠黑臉(歧視/懲罰)而不靠白臉(教育/開導)改進,但不能完全否定黑臉的功能。

這樣就不是一竹竿打晒一船人,也不是長毛所講的「兩面刃」。

另外一點我覺得好硬拗,但都可以說一說。

如果我們對 nicu 的失責是零容忍,那麼,我們對無事先預約,又可否零容忍,視她們好像隨地吐痰的一樣零容忍呢?

大陸科水$20億 陳方安生細佬搞私院

"(陳方安生胞弟)方津生在整個改建計劃上擔任關鍵角色,他為此成立了「港上醫務發展有限公司」(Hong Kong Shanghai Medical Development Limited),他是公司大股東,佔約五成股份,第二大股東為霍英東兒子霍文遜,持有一成股權;另外,於海外註冊、背景神秘的「尚啟有限公 司」(Shang Qi Co Ltd)則持有百分之五股權,其餘股份則分散由高永文、蘇澤光、家庭醫學專科醫生李國棟、呼吸系統專科醫生陳真光及前港大心臟科教授劉柱柏等人持有。"

大陸科水$20億 陳方安生細佬搞私院

@麥當奴

我無話零容忍,我係話責任上無得拗,私院不講道得無道德。但佢地存在咗咁耐,我無話要去炸咗佢,點叫零容忍?
無人話吐痰是對的,有人吐到落我到我即時鬧q仆街,但無可能將一個人既野label做集體。
唔好同我講蝗蟲論理論可點可點,我地唔係捉緊盆棋,面對的是一個個的人對講普通話,用簡體字帶有成見,到處捉鬼捉奸。

The doctor pocket HK$100k just by secure a bed in hospital, ex-m

The doctor pocket HK$100k just by secure a bed in hospital, ex-medical fee.

"The fees for non-local mothers giving birth in Hong Kong have surged in the past year. Some Shenzhen agencies are now charging around 200,000 yuan (HK$245,000) to prepare mothers-to-be, including helping them clear customs and make arrangements to stay and receive care in Hong Kong, as well as getting proper birth documents ..... Of the 200,000 yuan, 100,000 is used to secure one of the limited hospital beds, 90,000 covers medical expenses and 10,000 covers the agency fee. Another staff member with the agency said the price of delivering babies in Hong Kong fluctuated month to month. "

‎"政府今年大幅削減公立醫院供內地孕婦的產科服務配額,廉政公署預計內地孕婦轉向私院分娩,擔心不法中介機構、產科醫生與私院職員「打龍通」,助內地孕婦加快預約私院床位,已編製《防貪指引》助私院加強防貪管理。。。。。。不過,私家醫院聯會發言人劉國霖指出,指引沒規定私院不可預留產科床位予駐院醫生,或預留特別多床位給某些掛單醫生,床位如何分配由私院自行決定。"

‎"6位香港私立医院的妇产科医生所组成" ... 根本係跨境貪污. 你在香港永遠排唔到床位. --- "香港安宝医疗集团是由 6 位香港私立医院的妇产科医生所组成 《香港注册执照》 。 我们的妇产科医生可直接为内地孕妇预约仁安医院、养和医院、浸信会医院、法国医院、圣保禄医院、港安医院、宝血医院等医院的床位。孕妇只需直接到香港和我们医生联繫,无需经内地中介公司,享受最实惠的收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