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宣誓風波牽起政府入稟司法覆核,撤銷四名議員包括梁國雄、羅冠聰、劉小麗和姚松炎的資格,代表律師在三月申請永久終止聆訊,官司預料在月內有結果。四十多個團體,近三十多人下午遊行到候任行政長官辦公室,要求林鄭月娥在上任後撤回司法覆核。

IMG_4724

真普選救港大聯盟發言人陳樹滿稱,會在七月一日立即要求林鄭月娥取消及撤回覆核立法會議員資格。陳又稱選舉制度不容顛覆,批評人大831決定剝削港人的真普選權利。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上周日觀塘音樂表演場地Hidden Agenda(HA)遭入境處「放蛇」,4名外籍樂團成員涉嫌沒有申請工作簽證,事件中有7人被捕,再次引起社會關注工廈文化藝術單位的生存空間。

2015年至今,城規會已修改共14份分區計劃大綱圖,將「藝術工作室」列入「工業」、「商貿」和「住宅(戊類)」用地的經常准許用途,放寬工廈限制。但發展局局長今日於立法會回覆公民黨譚文豪提問,指出「藝術工作室」不能提供服務或貨品,包括興趣班及講座,以免吸引訪客造成消防風險。譚文豪認為當局誇大工廈的危險,認為只要合符安全標準,就應該放寬土地用途。

發展局:公眾不懂在工廈逃生

發展局局長於答覆中指,「藝術工作室」的定義是「純粹用作繪畫、雕塑、陶藝及其他藝術畫和藝術品等創作的工作場地,以及藝術表演的排練場地」,不能「直接提供服務或貨品」,當中包括藝術教學活動,例如主要用於創作的畫室,如部份時間舉行教學活動,也會被視為違反用途。

發展局局長指,工廈中的工業活動涉及裝卸、貯存及使用危險品,前來參與活動的公眾未必明白潛在風險,未必懂得如何在工廈逃生,發生事故時生命可能受到嚴重威脅。

譚文豪:應限人流 非一刀切

廣告

動物

玲玲馬戲團的罪與罰

廣告
玲玲馬戲團的罪與罰

廣告

圖片來源

文:謝曉陽

廣告


廣告

成日話自己好守法,乜野都唔諗開口埋口話「總之違法就係違法」既人,我好懷疑佢地其實有冇真係睇過啲法律條文。

好多人都未必知道,《公眾娛樂場所條例》裡面係寫:任何人未經發牌都唔准進行娛樂活動,而所謂「娛樂活動」既定義可以係無遠弗屆,包括任何音樂會、放映、劇場、馬戲、展覽、比賽、賣物會、跳舞派對。估你唔到既係「講座」都叫娛樂,就連講故仔都要發牌申請先准講。

《公眾娛樂場所條例》下「娛樂節目」包括:
(a) 音樂會、歌劇、芭蕾舞、舞台表演或其他音樂、戲劇或劇場方面的娛樂;(b) 電影放映或激光投影放映;(c) 馬戲表演;(d) 演講或故事講說;(e) 下述任何 1 項或多於 1 項的展覽:圖畫展覽、攝影展覽、書刊展覽、手稿展覽,或其他文件或事物展覽;(f) 運動展覽或比賽;(g) 賣物會;(h) [-廢除-];(i) 《機動遊戲機(安全)條例》(第 449 章)所指的機動遊戲機或其他為遊樂而設計的機械裝置(上述的機動遊戲機除外);(j) 跳舞派對。

如果上述活動每次都要申請發牌,即係我每講一場 talk,都要向政府申請等佢唔知幾多日先批,唔係即拉,我理解基本上即係代表政府要全面管制香港民間所有文化活動的形式與內容,亦等同於同文化界知識界宣佈戰爭狀態。

廣告


廣告

感謝大家對星期日早上的橫洲訪問(看連結)的關注,關注是議題吸收能量的關鍵。如果大家同意我所說,可以一起推動,不同意的,也可以坐言起行,以自己認為對的方式推動。

這次訪問約得很急,據我所知,記者原本希望找政府官員,但沒有人願意來,結果才由我臨時頂上。我答應的原因也很簡單,年初立法會審議基本工程儲備基金整體撥款後,橫洲發展的問題在過去幾個月一直得不到主流媒體理會。政府刊憲徵地,傳媒的焦點又馬上集中到賠償問題(雖然根本沒有記者了解賠償制度),作為橫洲發展爭議的代表之一,我必須把握機會。

梁振英當日下午回應記者提問,批評「仍然有人(應該指我)在橫洲事件中,為了撈政治本錢而不斷拖延,令橫洲至今仍未能動工」。能逼得梁振英開口,反映早上的言論已造成一定壓力。而從幾個傳媒即時報導的標題,我感覺我的基本信息已傳遞了。

1)早上無線:《朱凱廸指村民反對橫洲計劃 因無機會反映意見》
2)早上明報:《新橫洲方案僅3個月討論 朱凱廸:沒事情商量不來 盼成政府改變動力》
3)早上蘋果:《梁特跣林鄭?橫洲1個月收地變3個月 朱凱廸:現屆問題卸新政府》
4)中午立場:《朱凱廸:冀會見林鄭月娥 傾橫洲新方案 批政府推卸問題至下屆》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位於觀塘區工廠大廈的音樂演出場地Hidden Agenda(HA),昨晚有入境處人員到場「放蛇」,指演出者未持有合法工作簽證,期間發生衝突,大批持防暴盾警員到場,以涉嫌「妨礙公職人員執行職務」及「普通襲擊」拘捕HA負責人及兩名職員,3人目前仍被扣查。樂隊TTNG及Mylet共4名成員則被入境處帶走,今晨6時始獲准保釋。

跟進事件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譚文豪認為,HA是國際知名的live house,遭多個政府部門針對打壓,又形容出動大量警力是極其荒謬,「而家搞音樂啫,唔係賣白粉」。該黨另一立法會議員陳淑莊指,「政府口口聲聲要發展文化藝術樞杻」,今次事件成為國際笑話。立法會議員劉小麗則指,政府大力打壓民間文化活動,旨在打擊民主意識。

廣告


廣告

「工廈音樂表演, 警方與入境處粗暴清場」

2017年5月7日晚,入境處人員以「放蛇」的方式,於Hidden Agenda(下稱HA)作出搜捕行動,指英國樂隊This Town Needs Guns(TTNG)及Mylets的成員簽證有問題,並聯同警察以「普通襲擊」及「阻礙公職人員執行職務」拘捕HA的場地負責人及職員。文化同行現就上述事件發表回應聲明:

「兩月內兩次放蛇,明顯針對性打擊」

作為文化藝術工作者,我們對於再次發生同類型的「放蛇搜證」事件感到震驚及憤慨,因為事件所反映的不只是相關政府部門的官僚作風,更突顯政府對於工廈發展及藝術文化推動的落後思維。政府從無檢討部門之間的責任及職能,反而多次藉不同部門打壓香港僅有的民間文化藝術表演空間。以今次事件為例,過去的海外藝術工作者來港均無須提交工作地點的合法證明,但入境處人員卻一反常態嚴厲執法,明顯是具有針對性,意圖阻嚇工廈的使用者、表演者,以及入場觀眾。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當局向立法會申請319億興建啟德體育園,計劃採用 DBO 形式(設計、建築及營運),建築成本由政府全部承擔,而落標的申請者更「破天荒」可獲最高6,000萬資助。上週六(5月6日)工務小組兩節共四小時會議,多名建制派議員亦質疑安排,總發言人數及時間比民主派更多,會議最終未能表決。

政府全資私人經營

立法會議員姚松炎指,一般DBO會要求經營者補貼建造成本,而政府全盤承擔啟德體育園的興建成本屬「非常罕見」,不符合國際慣例。姚松炎指中標的經營者無任何誘因減低建造成本,反而會推高成本以增加利潤,他又指如經營者在建築階段獲取30%利潤已逾100億,日後營運時或會「HEA做」,「20年每蝕3億都係60億。」姚松炎又指,條款又規定由政府承擔維修開支,「仲要你做維修,整爛佢根住叫你出錢。」認為政府有好大風險。

民建聯劉國勲亦認為經營者「中標已有賺」,日後會「HEA住管理」。馬逢國亦不認同 DBO 模式,指啟德體育園本身不複雜,只是政府採用BOT模式令事情變得複雜,又擔心由私人管理會重蹈香港大球場管理失敗的覆轍。

當局則全力為 DBO 護航,民政事務局常任秘書長馮程淑儀則指如採用新加坡的

廣告


廣告

(Hidden Agenda圖片)

繼上年被逼遷以後,深受一眾文青及獨立音樂人喜愛的地下音樂場所Hidden Agenda再次被食環人員針對,指昨夜(7/5日)的表演樂隊涉嫌為黑工,事件更鬧至出動警方介入進行拘捕。

一朝醒來,facebook盡是悲憤的聲音 - 不單是Hidden Agenda,事實上,香港許多文藝工作者都在僅僅可以負擔得起的工廈中苟且偷生,卻總是偏偏備受追擊。

香港從來都不易居。在以金錢掛帥的社會風氣中,能夠有這些所謂「地下場所」,是許多獨立音樂或文創愛好者在石屎森林的夾縫中呼吸的地方。由官方推行的工廈活化失敗得非常難看,高昂的租金並沒有為獨立工作者帶來人流收入,年前的「伙炭」有計劃而沒宣傳支持,彊化的實行使一切變得非常不吸引;反之,自主興起而流行的「文青」場所 - 音樂廳、咖啡店、概念店,均一一被針對打壓。這些單位觸犯了法例,很抱歉,是不爭的事實。然而,法例本身能否迎合社會民生發展、是否仍然合理,則有非常大的商榷空間。

政府一方面呼籲善用工廈,另一面卻無日無之的逼迫使用者/單位陷入窘境。同樣地,還有什麼被將中環的舊有風景拆掉以後,再來公佈要宣傳「舊區中環」更諷刺?及至現時,仍有一群中西區保育人士每天在跟政府廝磨,希望保存碩果僅存的舊建築。

講一套做一套,行為跟口風背道而馳,一貫港府卑鄙齷齪的作風。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工務小組上週六(5月6日)討論319億啟德體育園撥款,園區內的5萬人主場館的需求是另一爭議。社民連梁國雄稱「誓死反對」,批評是「好大喜功」,無實際需求。他以西班牙巴塞隆拿球會為例子,指其主場魯營球場無須任何人資助,「最少都坐7萬人」,條款規定啟德5萬人主場館要舉行10場比賽,梁國雄質疑「搵唔搵到10場都成問題」、「依家四萬人既球場(香港大球場)無人用」、「本地波有一千人入場都執到啦。」

啟德體育園的建議主要設施包括一個設有50,000個座位的主場館,配備隔音功能的可開合上蓋和靈活草坪系統,2016年9月預算價格為88億,預期主場館將有30個活動日,其中10日須舉行足球賽事。

有議員在會上質疑主場館未來的使用率,民建聯劉國勳指目前香港大球場「擺多過用」,民政事務局常任秘書長馮程淑儀則稱大球場是天然草地,每踢一場賽事後須養草14日,球場不設上蓋亦令很多活戶在晚上無法舉行。體育專員楊德強則稱曾問體育界和演藝界,認為主場館座位在5至6萬之間屬適合。香港眾志羅冠聰則質疑主場館日後收費由營辦商自訂,收費過貴或令活動主辦者卻步;人民力量陳志全則稱不能想像主場館日後一張門票的價格,馮程淑儀則回應稱會參考大球場目前安排,即一筆固定場租再加15至20%分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