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今天,左翼社運中人紛紛討論香港的左翼運動應該何去何從,也許在思考未來之前,我們更需要溯回香港左翼一路走來的軌跡。《思想香港》編委會於上周六舉辦了〈香港的左翼軌跡——火紅年代到當下〉的討論會,並邀請七十年代活躍的左翼社運人區龍宇,以及近年積極參與社運的馬雲祺對談,嘗試透過這兩代左翼社運份子對談,重溯左翼由七十年代至今的軌跡與變遷。

左翼思潮──從百家爭鳴到水流花謝

區龍宇從七十年代起參與社會運動,一直活躍至今,人們談到香港左翼托派時必會數到他的名字。談到「火紅年代」,區笑言「七十年代其實唔係咁『火紅』㗎啫」,畢竟參與運動中人是社會裡的少數,但這批人中許多都成了本地中堅的社運份子。1971年,當年14歲的初中生區龍宇抱著一腔民族熱血參與保釣運動,與許多同代年輕人一樣,保釣為他開啟了社會運動的大門,亦為他帶來接觸左翼思潮的機遇。

七十年代之所以稱為「火紅年代」,不單是因為一連串風風火火的社會運動,還因為不同的左翼思想在這年代激烈碰撞──毛派、托派、無政府主義派、社會派互相交鋒,就意識形態、運動路線等等方面辯難。

廣告


廣告

文:法律界基層工人 - [email protected]

網媒《香港01》日前引述消息人士透露,777 統治班底中,保安局局長一職人選,以現任副局長、曾任副警務處長的李家超,呼聲較高;報道亦指,目前亦是兩名副警務處長之一的劉業成,可能會直接過檔政治團隊接替副局長位置,形成正副保安局長「全警班」的奇觀。

但報道亦指這消息未必最終落實,保安局可能維持前入境處長出掌的「傳統」,而曾經為新特首助選的前懲教署長,據傳亦可能獲延攬「入局」。

主權移交前,保安司清一色由政務官出任,例如謝法新 (David Jeaffreson)、班乃信 (Geoffrey Barnes)、區士培 (Alastair Asprey),以至首位華人保安司兼過渡局長黎慶寧,盡皆 AO,「文官制武」。黎慶寧過渡至特區任職一年求去,董建華改以入境處長葉劉淑儀掌管保安局,至今三任局長皆具入境處長背景(李少光任局長前曾短暫擔任廉政專員)。

基層工人無意將海外「文人掌軍」式的防長任命理論直接生搬硬套至香港,斷言統轄六大紀律部隊的保安局,就必不可由退役紀律部隊高官出掌。只是,在特區廿周年、777 上場的當時當刻,是一個絕對絕對絕對不可任命前警隊高層出登上保安局長位置的時刻。

廣告


廣告

這邊廂,九倉決定放棄有線電視;那邊廂,端傳媒大幅裁減近八成員工。在這個年代,資訊就是廉價,廉價得根本養活不了自己。

歸根究底,其實這也不過是demand and supply的問題。曾幾何時,人類為了一個「知」字,可以馬不停蹄、八百里加急地傳遞一通文書。如今,互聯網接通全球,資訊不再珍貴,知識垂手可得。不稀有、不罕見,自然也就無人稀罕。

因為科技進步,所以人人都是publisher。寫小說、畫漫畫,不用再依賴出版商,自己於網絡發佈即可;搞傳媒、做新聞,也不再需要數以百萬計的投資,一部手機、一個網站(甚至一個Facebook page),已可以自稱「傳媒」。

門檻降低,除了吸引更多人來爭生意,亦孕育出許多不求財的content producer。這些人可能是為了虛榮感,可能是為了自娛,也可能純粹出於無聊,願意免費和世界分享自己的文章、製圖、短片(當然也有很多先儲like、後搵錢的職業KOL)。這些已成為我們生活一部分的東西,其實也在一點一滴地蠶食著傳媒的生存空間(筆者也可算是其中一人)。

廣告


廣告

文章同時刊於香港旅遊管理情報之Facebook 專頁

相信大家都曾聽聞過有人形容政府與華特迪士尼公司簽訂了 「不平等條約」,指有關條約「割地賠款」和「喪權辱國 」。早前在立法會財務委員會討論「新階段擴建發展計劃」撥款 時有議員便多番追問有關樂園附近地方高度和用途限制問題,令有關議題再次成為熱話。但大家又知不知道當中的條款是甚麼?如何不平等?經過筆者多番查找後,終於找到傳說中的「不平等條約」 - 《迪士尼樂園周邊高度及用途限制契據》(契約)(Deed of restrictive Covenant)。筆者會在此從旅遊管理的角度,與大家一同看這份被譽為「不平等條約」的契約。

限制營造氛圍

若果對迪士尼文化有一定了解,相信都會知道迪士尼對營造氛圍有著很嚴謹的規定。在迪士尼樂園內不可以看到真實的世界、各園區之間不可有不協調的東西出現...在香港迪士尼樂園仍一樣,所以契約中設立了高度限制區(Height Control Zone)和視覺緩衝區(Visual Buffer Zone),以免破壞迪士尼樂園的氛圍

廣告


廣告

圖:右為 Andrew

(獨媒特約報導)來自菲律賓的舞蹈員 Andrew (化名) 來港半年,在位於觀塘工廈內的 Dance to Fit Hong Kong 工作近四個月,但遭僱主拖欠薪金。事件揭發該公司疑拖欠多名外籍舞蹈員薪金,獨媒記者曾向 Dance to Fit 查詢事件,但負責人 Rosanna Lee 否認,更 cut 記者線。

Andrew 接受獨媒訪時表示,來港工作是因為海洋公園在去年到菲律賓舉行的招聘,其實獲得兩個月工作合約。他在海洋公園的萬聖節活動中擔任嚇人的角色,但因為要另覓僱主才能延長工作簽證。在兩個月後,朋友介紹了 Dance to Fit 予Andrew。

Andrew 表示,早已知道有朋友被這間公司拖欠薪金,但因為有意留港發展,故此「買個希望」,但卻不幸中伏。Andrew 在 Dance to Fit 擔任 Funky Dance 導師,該公司的客人以本地人為主。他表示,合約列明每月底薪為8,000港元,每日負責教兩班,每班一小時,逢星期日休息。

然而,天氣不似預期,Andrew 表示,不但要每天會教三班,公司連底薪亦拒絕支持。「唉,何來有額外津貼呀?」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東涌黃龍坑石澗早前發生的一宗人獸交案,今早於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DNA化驗報告證實案中的雌性狗隻身上的精液屬於被告鍾連輝。署任主任裁判官蘇惠德形容,被告行為嘔心,需要即時還押,監禁刑期則有待被告的心理及精神科報告而定。

任職地盤工的鍾連輝涉嫌於今年2月1日,在東涌黃龍坑石澗與一雌性狗隻非法性交,被告承認控罪。案情指,被告在該日早上先以食物引誘一隻兩歲的雌性狗到事發地點。他其後先替該狗隻洗澡,再用手指插入狗隻私處,最後在沒有配戴安全套的情況下射精。

被告表示,該狗隻沒有反抗,並指這是首次作出相關行為。他亦表示已認識事件中的狗隻一至兩年,犯案是一時糊塗;事後又將用以帶領狗隻到事發地點的繩扔掉。

經政府化驗所分析後,證實狗隻私處的精液是屬於被告鍾連輝,被告罪名成立。被告鍾連輝事發時任職燒焊工人散工,案發後失去工作。他育有兩子一女,三人均有到場聽審,其中一名兒子為被告撰寫求情信。

裁判官表示被告行為嘔心,指今次事件亦傷害了被告的家人,強調被告需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由於被告有酗酒的習慣,裁判官指會索取被告的心理及精神科的報告,但表明被告即時監禁是無可避免,只視乎監禁年期長或短。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港鐵觀塘線延線去年通車後,區內巴士乘客下跌,運輸署建議取消212(黃埔花園至長沙灣)路線,上月諮詢九龍城區議會轄下交通及運輸事務委員會。該線同樣影響往來深水埗及伊利沙伯醫院的乘客,昨日(6日)深水埗區議會轄下交通及運輸事務委員會,民協提出議程,促安排212替補路線,不過九巴代表則稱「轉乘係未來趨勢」。

民協多名委員會成員聯名提出議程,指南昌邨居民往來廣華醫院及伊利沙伯醫院須使用212,要求在落實取消前,先安排替補路線滿足區內需求,運輸署及九巴在會上均不贊同。運輸署高級運輸主任林意心指,曾在2月中至3月中再次進行客量調查,發現212於繁忙時間的乘客量進一步下降,跌至不足兩成,顯示212無保留的必要。至於替代路線方面,林意心認為212與港鐵重疊,轉乘港鐵為其中一個可行的方案。九巴亦會為「忠於巴士」的乘客新增轉乘優惠,原212的乘客亦可選搭6F(麗閣至九龍城碼頭)或2E(白田至九龍城碼頭)。

廣告


廣告

按:此文原為《有種公民——遊走城鄉的紀錄者》後記,思考公民媒體的前路。昔日,香港還有有查良鏞先生等知識份子辦報,今天的「文人辦報」精神可能只見於公民媒體。本來聲世浩大、以全球華人為定位的《端傳媒》大幅裁員,更能印證在香港畸型資本主義下,先是媒體的讀者數字和廣告客戶未必成正比(還要看政治是否「正確」如政治忠誠度,報導會否得罪大商家),其次是依賴單一金主好惡營運媒體差不多注定是失敗告終。新聞資訊有價,想要有深度的報導,請坐言起行付款支持。正如文中結論提到,除了公民媒體,我們還要公民讀者,以消費者力量,抗衡政治惡勢力!

廣告


廣告

文:[email protected]!

最近政府統計處及選舉辦事處均被踢爆發生電腦失竊事件,官員在接受訪問期間試圖淡化事件嚴重性,不過犯了兩個謬誤。

密碼不是無敵

千萬不要以為設定了密碼就能把風險降至零,今時今日坊間已有五花八門的暴力撞密碼的軟件,價錢由免費到100元美金不等,這意味著即使入侵者不是專業黑客,只是一個 script kiddie(指令小子)的話,也有能力把文件解密。另外,如果電腦作業系統沒有設置加密硬碟的話,那麼就更簡單了,黑客把硬碟抽出,直接把檔案複製到多部電腦,並同時執行密碼破解程式的話,視乎密碼本身的長度及複雜性,數個月完成解密不是天方夜譚。

一年不一定能使黑客放棄

如果電腦只是相對較短暫或敏感度較低的資料,例如當時薪水或是學歷的話,或許會放棄入侵電腦。不過試想想假如電腦資料包括個人姓名,住址或身份證號碼等,那情況就不一樣。假設當事人的年齡是20歲,壽命是80年,入侵時間是1年的話,問題已經呼之欲出,就是這一年的時間是值得花的。

電腦保安本來是一個以難度換取時間的學問,迫使入侵者放棄攻擊電腦的同時,亦爭取用家刪除資料及追兇的時間。與其在大氣電波粉飾太平,倒不如花點時間找出偷電腦的人並剷除資料。

作者為資訊科技界選委,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

廣告


廣告

圖一:「收皮」應草民音樂節循環製作多張車軚櫈,其後捐贈予藍屋。

* * *

說來慚愧,筆者誤會良久,以為「紙包飲品」也可以回收。直到某一日,循例將之壓平,放到廢紙回收箱,遭一伯伯用英文阻止,才終於知道真相。

因為「紙包飲品」除了紙,起碼還有兩層膠膜,甚至再加一層鋁箔。必須以特別的工序將其粉碎,使塑膠在水中浮面,紙質沉底,才能循環再造。

香港還未有以上機器,紙包飲品的墳墓只有堆填區。但現在還有另一出路。

* * *

問:為什麼會成立「收皮」?

Kimi:我係平面設計師,喺觀塘同朋友租工作室已經十年。

周圍有太多「垃圾」可以執,我地習慣好似「神期食品」咁搶救物資。工廈經常拋棄大量物料,乜嘢都有,隨時多到係一間舖嘅存貨,而且完全未用過,我覺得好荒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