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近日哄動的大學校園大字報事件,其中一個受爭議之處是教育大學管理層把閉路電視的錄像截圖傳至管理層通訊群組以辨認貼大字報的人,然後該圖像一傳十、十傳百,而私隱專員認為這是不當處理個人私隱。

臉孔辨析無處可躲

環顧四周,香港不論街頭、交通工具、辦公室、商場、學校……大大小小的監控鏡頭已經無處不在。有否想像過,如果這些鏡頭加入面容辨析技術,以科技辨認人臉,再配合人工智能找出你的身份、知道你的日常行蹤,又從不同途徑推測你的背景、動機甚至政見?當我們的臉孔無處不在地受到監控、辨認和收集,如何能保障私隱、自由和人權?

本周適逢大型私隱國際會議「第39屆國際資料保障及私隱專員研討會」在香港舉辦,應思考如何在發展智慧城市的同時,科技應該如何與法例、道德和人權取得平衡,不會變成政權進行高度監控的工具。

這些科技離香港人並不遙遠,政府計劃在九龍東發展「智慧城市」,針對區內交通擠塞問題,今年底將引入「路旁上落貨區監測系統」,在巧明街和海濱道的特定路段加裝閉路電視,以影像分析技術監察車輛是否上落貨或違例泊車,監察系統設有鏡頭拍攝車牌並通知警方,當局亦有計劃長遠以影片用作執法證據。

九龍東曾經測試「智慧人流管理系統」,監測人流、車流和現場異常情況,日後會要求啟德體育園承辦商提供類似技術,用作疏導人流。

廣告


廣告

文:[email protected]!

Black Mirror 是一套講述科技對人性衝擊的英國劇集,其中有一集 "Nosedive" 描述一個可以處處為人打分的世界,社會上每個人不停會為身邊的人打分。分數高的人可以係社會上得到更多的優惠,分數低的會連租車、買蛋榚都會遇上困難,嚴重者更需要坐監。

Nosedive 裡的世界與 2014 年中國國務院公佈的「社會信用體系建設」非常相似,根據新華網報導,近日中國政府責成省級政府建立網絡平台,建設「社會信用系統」,從市民日常的行政事務、商業活動、社會行為、以及司法行為中得出數據,計算出每個市民的「社會信用評分」。而中國官員如何使用這評分實在不得而知,但這個看似金融信用的評分制度會大量收集個人私穩資訊,包括手機使用狀況、線上交易及電子支付的資料、社交媒體的貼文,加上金融,司法數據及
CCTV 的全天候監控,形成一個巨大的社會監控網。

廣告


廣告

誰創辦了同樂運動會?

同樂運動會創辦人是Tom Waddell。他曾代表美國參加1968年墨西哥城奧運會,在田徑十項全能項目取得第六名。Tom Waddell也曾在美軍任職醫生一職。他人生的首位同性伴侶是Enge Menaker。在Enge Menaker的影響下,Tom Waddell在六十年代由一名共和黨支持者變成一名激進運動的認同者。到1976年,Tom Waddell公開了他的同性戀者身分。據說他在七十年代參加了一個同性戀者保齡球聯賽,令他萌生起創辦同樂運動會的想法。1982年,第一屆賽事在美國三藩市舉行。組織同樂運動會令Tom Waddell遇上女同性戀者Sara Lewinstein。兩人後來生下一名叫Jessica的女兒。而Tom Waddell和Sara Lewinstein各自的同性伴侶在Jessica成長時也扮演過重要角色。1985年,Tom Waddell被驗出有愛滋病,並在兩年後去世,享年49歲。

為何同樂運動會不叫同樂奧運會(Gay Olympics)?

廣告


廣告

林鄭除了談「理財新哲學」外,昨天向外國記者解話時,還用上 housing philosophy 一詞。她口中房屋政策背後的哲學究竟是甚麼一回事?

由公屋量封頂到綠置居普及化,都是要打公共資產的主意。減省政府責任,交由市場處理——這種在香港盛行多年的經濟學說法,顯然是林鄭施政的指導思想(所謂的哲學)。假若民間的反對聲音不夠強,讓她的封頂論得逞,公屋私有化(住屋金融化)加強版陸續有來。

在林鄭接受報章訪問前不久,團結香港基金顧問、領展非執行董事兼經濟學者王于漸發表補貼置業者的言論,產生替林鄭新政造勢的效果。事實上,王于漸一直提倡透過賣公屋解決貧富懸殊的問題。他在今年六月接受信報訪問時便這樣說道:

「香港的深層次矛盾源自房屋,房屋問題並非有無屋住的問題,而是有無資產。今日有幾多人瞓街呢?」

「一個有私樓的蠢人,最終會跑贏一個住公屋的叻人。賣公屋可以解決不平等。」

他的講法要成立,須假設樓市持續高企,甚至再創新高,否則,居民買下來的樓宇隨時變負資產,萬一家庭收入狀況轉差(別忘記人工智能科技正逐步取代人,工作機會的增加遠不及減少),供不起樓,就連棲身之所也不保,更別說買樓致富。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本年度香港同志遊行將於11月25日舉行,下午2時由維園出發,到終點中環愛丁堡廣場集會。今年的主題是「轉風執位,歧視歸西」,寓意希望新一屆政府上台落實同志平權,特首林鄭月娥要「找數」,盡快就性傾向歧視及性別承認立法。主辦單位曾邀請林鄭出席遊行,但林鄭回覆拒絕,未有提供原因。

IMG_4470
今年由立法會議員郭家麒及電視主持茜利妹(圖)擔任彩虹大使,衣著主題顏色是「自由藍」。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社民連主席吳文遠涉嫌在去年立法會選舉投票日襲擊署理總督察劉泳鈞一案,今日下午在西九龍裁判法院判決,法庭裁定吳文遠普通襲擊罪成立,判監三星期。吳文遠獲准申請保釋上訴,法庭批准他以一千元保釋等候上訴,但要填交上訴通知書,並交岀外遊證件。

社民連成員等十多名支持者開庭前在法院門外聲援吳文遠,包括被DQ的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和七警打人案受害者曾健超。支持者擺放「毋懼政治起訴 力爭全民退保」橫額,梁國雄表示,當日自己也有買雞蛋,但被在場大量警方包圍,吳文遠是「遲到累事」。

廣告


廣告

10月10日,香港對馬來西亞的賽事,再次鬧出球迷噓國歌事件,事件急速發酵,甚至鬧上北京,連王光亞也開腔要求實施《國歌法》。可是,我這次撰文,並不打算直接觸及《國歌法》的爭論,畢竟現有法理討論已很多。

我反倒想藉此整理一下,我看到的一些有趣文化現象。在球賽裡頭,不單只有球員是表演者,觀眾也參與在整個球賽的意義生產過程。而在噓國歌事件中,球迷恰恰成為了主角,球迷組織也成為傳媒爭相訪問的對象。

我是一名於港足冰河時期長大的球迷,在千禧年初,港足賽事既不多球迷,更沒有組織。見到噓國歌事件,我會不期然問,香港球迷是何時組織起來的?他們由旁觀者,變成行動者,中間經歷甚麼過程?

由散兵游勇到組織化

在現代足球賽事沒有球迷,基本上是沒有收益可言的,因此球迷組織,可說是球會重要的動員和生財渠道。政府近年多投放資源於香港足運,2011年鳳凰計劃,2014年港超聯成立,足總鼓勵球會市場推廣,目標聯賽平均入座率提高至3,500人。在這個政策背景下,現時港超聯除傑志以外,每間球會均有直接管理的球迷會。其中數支地區球隊,包括和富大埔、陽光元朗、冠忠南區,更有當區區議會支援,定期推出球迷優惠,例如節日紀念品、球衣折扣優惠等。

廣告


廣告

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來港出席基本法研討會並作演講,教育局邀請中學直播李氏演講,並安排學生觀看。作為學習機會,多接觸不同觀點是值得鼓勵的,唯向學生提供的資訊必須秉持「全面而且均衡」的原則,否則淪為政治灌輸,實有違教育專業的操守。

教育局對維持專業操守,理應責無旁貸。家長送子女到校,為的是學習而不是接受政治灌輸,在安排學生收看李飛演講一事上,教育局必須先向家長證明,有關活動是合乎教育專業操守的。家長有權拒絕子女出席或收看政治灌輸的活動,若家長未能信納有關活動符合教育專業操守,學校不應強制學生收看李飛的演講。

我們呼籲教師秉持專業原則,維護學生免受政治灌輸的權利。

進步教師同盟
2017年10月30日

附件:〈拒絕參與活動家長信樣本〉

__________中學校長:

謹向 閣下表明,我並未信納安排學生收看李飛演講符合教育專業操守及學生學習原則,為此我拒絕讓敝子弟__________參加有關的活動,煩請在該時段安排敝子弟參與更有意義的教育活動或到圖書館自修、閱讀。特此感謝。

敬祝

教安!

______班學生__________
家長:________________

2017年____月____日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香港聖公會擬在中環主教山地段,即港中醫院原址興建一幢25層高的私營醫院,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明日開會討論「文物保育措施」,中西區關注組、城西關注組、學者及立法會議員表示關注主教山的保育,批評政府未就計劃交予城規會程序進行評估,並欠缺公眾諮詢。他們又斥古物古蹟辦事處漠視項目對政府山和主教山一帶古蹟群的影響,並憂慮醫院落成後會對附近交通帶來沉重負荷。

廣告


廣告

所謂「行政吸納政治」(administrative absorption of politics),早已經是香港政治的ABC。記得讀大學本科第一年,就已經學過這個概念。今日林鄭月娥重施故技,稍作包裝,用同樣邏輯嘗試吸納青年,竟然有人認為是「吹和風」、「良好的第一步」,好像發現新世界般,真的情何以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