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及3名前議員助理,因去年11月2日嘗試進入立法會會議室,被控參與非法集結及企圖強行進入的交替控罪,5人均否認控罪。案件今日在九龍城裁判法院作審前覆核,預計將於今年12月13日至12月22日進行8天審訊。梁游二人在審訊後回應今日4名議員被裁定議員資格無效,強調政府無權剝奪人民的選擇權。他們又希望二人就宣誓覆核案上訴至終審法院,能夠幫助四名議員重奪公義。

今日下午3時,高等法院就梁國雄、劉小麗、羅冠聰和姚松炎的宣誓司法覆核案頒下判詞,裁定政府勝訴,宣佈四人的立法會議員資格無效。梁游表示關注判決,梁頌恆重申無論於任何情況下,「人民的選擇權都唔應該被唔係人民授權嘅政府所剝奪」。他指宣誓當日,議員對宣誓的認知是人大釋法前的版本,但判詞卻引用很多釋法後使用的字眼,如故意拖慢及使用誇張動作。他質疑宣誓語氣及禮儀根本不影響其合法性,又指「強權可能一刻會壓倒真理,但強權永遠不能代替真理」,希望4名議員能「頂住」。

游蕙禎則指他們及4位議員的身份是市民賦予的,民選議員有責任和權利代表人民進入議會發聲,不應被禠奪身份。她對4議員被取消資格的裁決表示遺憾。

青政非法集結案年底開審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召開記者會,回應梁國雄、羅冠聰、劉小麗及姚松炎被取消議員資格。社民連梁國雄表示,4位議員將會上訴,並會用盡所有方法履行選舉承諾,有準備於補選時為香港人發聲。他又感謝劉曉波給予勇氣,帶領眾人默哀1分鐘。

民主黨涂謹申指,從今次判決結果可見特區政府向香港人「宣戰」,強調四位議員乃「香港人的選擇」,仍然是議員,但政府利用釋法試圖改寫選舉結果,粗暴剝掉議席,忽視民意。

13

長毛:將用盡方法履行選舉承諾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前行政長官梁振英及律政司在去年入稟高等法院,司法覆核社民連梁國雄、香港眾志羅冠聰、劉小麗及姚松炎的立法會議員資格。高等法院於今日下午頒佈裁決,宣佈梁國雄、羅冠聰、劉小麗、姚松炎喪失議員資格,追溯期至去年10月12日。

4人去年10月於立法會宣誓就任時,分別在誓詞新增原來沒有的句子、加上語氣、斷斷續續宣讀及宣誓時使用道具。律政司入稟提出司法覆核,指4名議員拒絕及忽略宣誓,要求法庭根據《基本法》第104條及《宣誓及聲明條例》,裁定4人宣誓無效,撤銷他們的議員資格。

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在去年11月,同樣因為政府及律政司入稟司法覆核成功,而被取消議員資格。

人大常委會去年11月就《基本法》第104條釋法,指宣誓要真誠及莊嚴,並要準確和完整讀出誓言,道具、口號等一概不容,否則監誓人須裁定宣誓無效,且不允重新宣誓。

【16:00 更新】判詞指立法會議員上任前必須按法律規定作出有效誓言,包括完全按照《宣誓及聲明條例》的形式及內容宣誓、遵守「莊重規定」及「實質信念」,即莊重及真誠地作出誓言、真誠相信及嚴格遵守誓言。

廣告


廣告

過世愛犬Mudky(圖片由作者提供)

有線電視以假龜「布歐」令五名動物傳心師「搭錯線」。但好戲在後頭,牽起的討論令事件更有趣。

我以為騙局被揭穿,大家會一起聲討騙子,或對只透過相片就可以與所有動物溝通的能力存疑。殊不知更多人去罵有線報導手法偏頗,用假龜去「呃人」就不對;又有人說五個假的不代表這套技術就不存在。

也有道理,如果我是正牌動物傳心師,當下必然挺身而出,為同行之中出現如此敗類而痛心,然後用行動證明動物傳心貨真價實,為傳心界挽回聲譽。又或者兩名正宗傳心師可以携手站出來,看過對方的照片後,隔空傳話。畢竟這樣的能力是能改變人類文明的偉大發現,日後我們連電話、電郵、甚至語言也可以廢除。至少對量子力學頗有研究的物理學家霍金不用再依賴電腦發聲了,只用來尋龜未免太可惜。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政府覆核4名立法會議員宣誓的案件,高等法院今天下午3時將頒下判詞。4名議員咋日表明不論判決結果如何,都會留守會議室履行議員職責。立法會財委會下午會繼續審議增加教育經常性開支,財委會主席陳健波表明不容許任何喪失資格的議員參與會議,一旦有裁決,將立即暫停會議,交由議員和秘書處處理。他希望審批增加教育經常性開支不會受拖延。

陳健波在上午財委會完結後見記者,表示會密切留意判決結果,若有議員被取消資格將即時暫停會議,讓議員同秘書處商討後續處理事宜。他又指按過往經驗,不容許喪失資格的議員繼續開會,相信議員會尊重並遵守法庭判決。

他指尊重議員上訴權利,但強調上訴期間依舊「無資格」開會。對於有指擔心情況混亂,他回應表示相信保安會有所準備,需要時亦會轉往其他會議室開會。

今日財委會會議審議36億教育經常性開支,教育局期望在新學年前通過及,陳健波表示不擔心撥款進度受拖延,盼議員珍惜及善用時間。

記者:羅詩琪、林俊謙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四名立法會議員遭政府入稟取消議員資格的司法覆核案件,將在下午3時有判決。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在年結記者會上指,「唔係好想見到呢個情況」,但會尊重法庭裁決。

被問到四人一旦被裁定宣誓無效,遭取消議員資格,立法會秘書處會有何行動,包括會否追回薪酬,梁君彥稱要待法庭有正式裁決,才有進一步決定及行動。他表示,判決中可能會有相關指引,所以不想過早下判斷。

梁君彥表示,必須執行法庭的命令及判決,不會暫緩執行。梁君彥又表示秘書處已有「幾手準備」,強調「如果唔係議員就梗係無得開會」,但表示下午是財委會會議,屆時交由委員會主席陳健波作決定。

廣告


廣告

文:腸腸
編:GY

正當政府設法取消民選議員資格之際,有親政府政客近日連番因應一些香港議員與台灣立法委員組成「台灣國會關注香港民主連線」(「台港連線」),指台港連線是由「部分鼓吹台獨人士創立、受台灣政府資助,並從事分裂中國的活動」,這些香港議員有「勾結分裂國家勢力之嫌,因此違反了基本法」云云。有些親政府政客甚至建議可以因此拒絕或取消香港眾志等等政黨在《社團條例》下的社團註冊,進而取締之。然而,香港基本法亦同樣保障結社自由,這些做法又是否有違反結社自由之嫌,因此違反了基本法呢?

根據《社團條例》第5D條,如果社團或其分支機構是政治性團體,「並與外國政治性組織或台灣政治性組織有聯繫」,社團事務主任(其實即是警察)在諮詢保安局局長後的確可拒絕或取消該社團的註冊。然而,條例中所謂「香港的政治性團體如與外國政治性組織或台灣政治性組織有聯繫」中的「聯繫」,在條例第2條的釋義條文中是有明文定義的,即前者收取後者在財政上的資助、附屬於後者、政策由後者釐定、或後者指示或有份參與前者的決策過程。因此,法律上並不是只要見面合作就可以視作兩者之間有「聯繫」的。

廣告


廣告

「#合法劏房」,還是「#劏房合法化」? 「七十二家房客」擠迫現象是耻辱。

政府一直打擊「劏房」

運房局局長陳帆近日因「劏房」一事當紅,今日聲言今年內推出一百多間「劏房」,每間百多呎。政府近年大力打擊「劏房」,利用宣傳品大肆聲明「劏房」違法和危險,甚至出動警力驅逐,在土地註冊處「釘契」,對窮人無處棲身後果置諸不理。此一時,彼一時,現在就倒轉打「劏房」主意,將民間智慧(劏房波家族亦有協助發揚光大)「公有化」,由政府主導向窮人「大發慈悲」。正是神又你,鬼又你,實行「大政府」主義,由我操盤話事。

這樣做是轉移建造公屋壓力,淡化房屋問題,繼而政府可延誤建屋,將樓價推高。

無良業主改建危及安全

一直以來「劏房」是被認為是非法改建的住宅,事實上,由於香港建築法例嚴謹,大多數的住宅「劏房」,都是沒有向政府當局申請改建批准,亦有一些無良業主,或拆除主力牆,盡取空間位置,又把地台升高,方便鋪設排水系統,危及樓宇結構。單位原屬二至三房,業主把單位連同客廳改建成幾個房間,因此單位內住戶人口比原圖則多出甚多,造成「七十二家房客」的擠迫現狀,人流出入多,通道亦窄,因而政府當局指責「劏房」存在易消防問題,危及人身安全。

「劏房」數字嚴重

廣告


廣告

按:報導刊出時,劉曉波已離世,至死未能得自由。此刻,尚有他的家人劉霞、劉暉,以及在中國內地聲援他的人,他們的自由仍然受限,極需外界持續關注。

7月13日早上,在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一群公民自發來到中國大使館請願,要求中國政府盡快無條件釋放劉曉波,並喊出「一帶一路,給劉曉波出路」。

行動之時,劉曉波正在彌留狀態,死亡逼近,他已是一個垂死的人。有份參與會診的德國醫生說,保外不為就醫,而是遵從病人的最後意願。劉曉波的好友,也是中國維權人士胡佳也說,中國政府沒有給予劉曉波最好的治療,這種藥物和治療的名字叫「自由」。

馬來西亞同樣有關心劉曉波及他家人處境的人,他們跨國聲援,關心不因地域而阻,以下是其中三位行動參與者的訪問: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近日工業意外不斷,被謔稱「奈何橋」的港珠澳大橋工程,於3月29日發生致命意外,橋底工作台的鋼纜斷裂,兩名工人被擊中墮海身亡;本周一(7月10日)紅磡中電地盤電纜管道突然滲水,3名外判工人走避不及,於5米深的管道下浸死;昨日(7月12日)土瓜灣一間茶餐廳發生石油氣洩漏,引致猛烈爆炸,4人燒傷兩人情況危殆。街工今日(7月13日)向出席葵青區議會會議的勞工處處長陳嘉信遞交請願信,要求政府加強監管及巡查,嚴懲違例僱主。

街工區議員黃潤達認為,現時勞工處監管地盤安全不夠全面,安全主任由承辦商聘請,一旦需要趕工,安全主任為了確保僱主利益,可能會忽略工作環境安全。黃潤達建議政府直接聘用地盤安全主任,避免利益衝突,為安全措施作出最妥善的建議。

黃潤達指出,現時制度下除非案情相當嚴重,否則涉及僱主疏忽的個案只有極小數判處監禁,而涉及僱主疏忽導致僱員受傷的個案要求僱員到勞工處作證,加上罰款最後不是賠償予僱員自己,因此為避免與東主關係破裂,受工傷的工友普遍不會主動控告僱主。他認為只有加強刑事起訴,才能阻嚇以恩恤金堵住工人嘴巴、漠視工人安全的僱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