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立法會議員的投票取向(1)

廣告
立法會議員的投票取向(1)

廣告

外國曾經有人對議員在議會內的投票取向做過一些分析,包括美國參議院德國聯邦議院澳洲塔斯曼尼亞州立法議會(上議會),香港也有code4hk做過類似的分析。本文將會嘗試將全體立法會議員的投票取向分析,並製成圖表。

數據收集

(如對數據收集及分析方法沒有興趣,可跳至下一段)
繼承殖民地時代的遺風,香港立法會至今仍然保持著公開議會大部分會議的逐字記錄(即 hansard )及投票記錄。之前的投票記錄是立法會秘書處以 PDF 格式逐頁上載,後來秘書處開始利用 XML 格式發放數據,有了 XML 數據之後,就可以直接下載及轉換數據進行分析了。所有程式碼及數據資料已放在 github

有關數據整理的前設

在將投票記錄轉換為數值時,我將「贊成」編為1,「反對」編為-1,「棄權」、「出席」((Present) 指議員於議案表決時在席但沒有參與投票)、「缺席」三者均編為0。(「棄權」、「出席」、「缺席」三者項顯示議員不認為他的表態是重要的,故編為0。)

分析方法

下載及處理好投票數據後(至 2015 年 2 月 11 日,共有 2300 項投票記錄),就可以進行分析了。在網上分析德國聯邦議院議員的投票取向中,作者使用了 SVD (Singular Value Decomposition)將議員的所有投票決定「壓縮」成為三個最重要的向度,並將其顯示在圖表上。在分析香港立法會議員的投票取向時,我利用了 SVD 和 PCA (Principal Component Analysis) 兩種統計分析方法。兩者在數學上相似,而得出的結果也一致。所以在程式碼上,你會看到兩種不同的統計方法。(有關兩種分析方法的解釋,可參考 Principal Component Analysis 的示範。)

簡單的原理是:在立法會大會上的每一項議案,都由70位議員投票表決,而每一個議員都有各自的取向。每一位議員的投票取向便代表了他們對該議案的看法。而每個議員對所有議案(整體而言)都有其獨特的政治取向。藉由一併分析所有的表決結果,我們便可得出議員之間的投票取向差異了。

結果分析

分析得出的結果,除了印證了一般市民對立法會內不同黨派的政治取向外,也顯示出其他未被注意到的特徵。

如圖所示,立法會內屬不同的政治派別的議員,投票的取向也大致相近。值得留意的是,主流泛民甚至比建制派的投票取向更為相近。而建制派方面,土共勢力與工商界各自分開,但仍與泛民的取向大致不同。(註:圖中央的是曾鈺成,按議會慣例,主席不投票,故他的取向為0。)

泛民主派

上圖為泛民議員的投票取向放大圖,可見主流泛民的取向高度重疊,民主黨(DP)、公民黨(CP)、工黨(LAB)、民協(ADPL),及教協(PTU)都重疊在一起。至於公專聯(PC)、街工(NWSC)及新民主同盟(ND)則在「主車群」外圍。至於社民連(LSD)和人民力量(PP)則另外在圖上較右的位置。無黨派(IND)泛民方面,由上而下為:梁家騮、黃毓民、李國麟。

親建制派

建制派方面(放大圖),可見工聯會(FTU)及勞聯(FLU)在圖下,並與其他議員有一段距離。民建聯(DAB)主要在圖左(除了曾鈺成保持中立,在圖右外)。而工商界的議員均在民建聯的上面:自由黨(LIB)、新民黨(NPP)、經民聯(BPA)、專業會議(PF)及公民力量(CF)(林大輝現為公民力量成員。)。無黨派(IND)的建制派議員方面,在民建聯與工聯會之間的是謝偉俊,而與民建聯重疊的兩位分別是左面的謝偉銓,及右面的陳健波。

下篇文章將會討論各位議員在不同議題上的取向。

本文原載於 yellowcandle.net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