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眾聲喧嘩的南韓新社會運動

廣告
眾聲喧嘩的南韓新社會運動

廣告

[最新消息]根據南韓朋友的消息,南韓民眾明日(7月17日)將會再次有所行動,但由於這一場運動沒有核心組織,就算是工會組織暫時也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筆者將繼續跟進事情的發展,並第一時間作出報導。

六月底至七月初,因為有份参與「亞洲國際文化研究學會」為年青學人於首爾舉辦的文化研究夏令營,適逢其會,碰上在南韓已持續了兩個多月的反輸入美國牛肉的運動。文化研究夏令營的首天,「亞洲國際文化研究學會」南韓分會主席劉宣暎(Yoo Sun Young,音譯)便以這一場運動作為開幕演講的主題,簡報了南韓的近況。或許,這一場運動有很多地方都跟我們所熟悉的、以天星皇后運動為代表的新社會運動相似,加上對來自「媒體文化行動」(http://gomediaction.net/drupal/)的、新相識的宋誠美的承諾,故此一直念茲在茲希望通過中文,讓更多人了解事件。

回港後,碰巧阿藹傳來南韓人民媒體newscham的英文報導,於是二話不說,與阿藹合作,把文章翻譯了出來。作者Chris Kerr 這一篇文章的特點,是能夠以有限的篇幅清楚地交待整個運動的來龍去脈與產生的社會脈絡。但問題是,雖然文章也有提到這一場運動跟過去南韓的社動之間的不同,我們卻較難從中把握這一場新社會運動之所以為”新”的特點。就此而言,劉宣暎的簡報大概可以補捉到這一場運動的具體細節,而本文正希望以她的簡報為基礎,指出這場運動的若干特點。

眾生亮相的運動
首先,談談這一場運動的參與者的成份。我們知道,這一場運動最初的確由一群中學女生與高中學生所發起,事實上,「女孩」一直是這一場民間抗爭的重要象徵(icon)。然而,若果把這一場曠日持久的運動定性為年輕人的運動顯然是不準確的,跟天星皇后運動相似,這一場運動的參與者的成份相當複雜,而其中大部份只是星斗市民。這些成年人不單隻身上街,投身支持身先士卒的年青人,他們不少更是扶老攜幼,甚至推著婴兒車,在通往總統府藍屋的途上,表達對李明博新政的不滿;而其中最為壯觀的一次遊行,正正由一批年青母親推著婴兒車領隊。故此,是次運動實在有濃厚的保衛家庭的意味。

此外,由於防暴警察自六月初開始轉趨暴力,甚至有後備軍人自願架起人牆,作為防暴警察與民眾之間的緩衝,保護南韓廣大人民。

其次,無論從參與人數、持久性以至地理上的函蓋面,這一場運動的規模之大,可謂前所未有。以六月十日(南韓推翻軍事獨裁政權的廿一周年紀念日)舉行的大型燭光晚會為例,當日參與示威的人次便有七十萬人之多。而且抗爭活動亦不侷限在首尔,光州市、大邱市均有大型的公開集會。至於運動的持久力,就是叫人嘆為觀止。抵達首爾之後,我一直希望到現場看看實際情況,但卻打趣的說,不用急,反正燭光晚會晚晚都有。

值得注意的是,當這一場運動被政府、司法機構、警方、部守大報、主要政黨齊聲指責,指其「非法暴動」,受到「赤色與左派力量」與「看不見的黑手」擺佈時,六月底卻有好一批來自不同宗教的進步人士上街支持這一場運動,而這也令到官方的指控不攻自破。


光州市


大邱市

文化行動與新媒體的力量
再其次,今次運動的形式,可謂百花齊放,充滿了難得一見的活力。事實上,你在街上會見到不同有趣的文字或漫畫標語、歌唱與舞蹈、遊戲(有一對小情侣甚至在防暴警察的列陣面前玩”小明小明小小明”)與演講、手制標語、海報、橫額、T裇、面具,甚至cosplay。故此,示威的現場往往充滿了節慶的氣氛。

此外,新媒體可謂這一場運動最重要的動員場域,例如網上平台「廣場」(Agora,http://agora.media.daum.net/)便成為其中最重要的討論與動員平台之一。與此同時,亦有網民利用Afreeca(http://www.afreeca.com/)等提供網上直播服務的平台,實行現場直播,全民監察警方的一舉一動;而據我的南韓友人所言,防暴警察的攻擊對象最近已遍及持攝録機進行網上直播的普通市民。

當然,民間報導也是少不了的,來自公民社會不同角落的人們,都分別拿著數碼相機、攝録機,甚至具有拍攝功能的電話,以不同的方式見証與監察警方的暴行。

消費者跟主流媒體的鬥爭
除了充分利用新媒體外,這一場運動的參與者更運用了層出不窮的方法,嘗試左右主流媒體對這一場運動的報導。例如,他們會羅列出所有在支持政府的《朝鮮日報》中賣廣告的公司的名字,然後以客戶投訴形式,向這些公司施壓,叫它們不要再在《朝鮮日報》(http://chinese.chosun.com/)等官方喉舌賣廣告;而無論這些公司作何反應,均會公諸於世。若這些公司仍然在《朝鮮日報》等官方喉舌報紙賣廣告,則罷買它們的產品。與此相反,他們則鼓動人們通過購買有份參與抵制官方喉舌報紙的公司的股票和產品,或在兩份較進步的報紙(《漢城新聞》與《Hangeoreh新聞》)賣廣告,以杯葛三份支持政府的主流大報。

不過要補充的是,南韓政府的言論審查,是各方各面的,除了跟幾份主流大報互通聲氣,更對公共電視、24小時新聞台、衞星電視進行媒體監控。Afreeca的主席更因為警方怀疑其網站涉嫌進行非法電影下載而被拘留。


市民把垃圾堆到《朝鮮日報》門外

走筆至此,運動仍在持續。回心一想,近年各地的所謂新社會運動,何其相似。這是否對雷厲風行多年的新自由主義的終極反挫?從這一場彼邦的新社會運動,我們又會得到怎樣的啓示?


學生以身體抵抗水炮


在通往總統府的路上,政府以貨櫃封路,抵抗人民


警察的滅火筒煙霧連婴兒車也不放過

反輸入美國牛肉運動官方網站

相關報導

小西﹕南韓新社會運動動員:反新自由推土機式發展 (Mass movement halts the neo-liberal bulldozer)

Tedd﹕20080705 Seoul Candlelight Demonstration 觀察記

6月28日的遊行前的一天,政府威脅會水炮中混和催淚氣以及瑩光粉。警方指揮官Eo cheong-soo 更說﹕"警方的鎮壓會回到像軍事獨裁的八十年代那樣"。(録像)

6月29日南韓警察拳打腳踢示威者(録像)

圖片提供﹕劉宣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