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朱凱廸

新界西立法會議員 網誌

媒體

罵還罵,不要屈──有關好戲量「攝於10月5日」的「滾地照片」

廣告

廣告

好戲量一

有關好戲量劇團的新聞一波接一波,最近食環和警察亦在部分市民催促下拉人掃「貨」,網上的炮轟則依然猛烈,看來本星期六的論壇又會成為焦點。這篇報導要處理的是一件相關事件。

話說在十月八日,一名叫古惑的狼的inmedia登記用戶以一張相片回應gerchoi寫的《公民社會的開端:記824好戲量西洋菜街街頭表演論壇》,回應題目為〈這就是受保護的公共空間,妥協後的好戲量〉,相片中見到幾名年輕人在一張很大很大的好戲量banner上滾動,古惑的狼在相下寫道:「攝於10月5日 旺角西九龍文娛藝術街(又稱西洋菜南街)」﹝下一﹞。其後,古惑的狼再在回應〈[代貼好戲量文章]食環署無理拘捕街頭表演者 充公展出藝術品〉一文時貼出同一張相片,回應題目為〈好戲量,你就是不能反省一下的嗎?〉,圖片說明改為:「這就是你們『面對面溝通,作了更融洽和平等使用行人專用區的改動』之後,面積更大的表演空間。」﹝下二﹞這張照片,在十月十日被《蘋果日報》採用,附在〈好戲量女成員涉阻執法被捕〉的報道旁邊,圖片說明指出,「『好戲量』昨晚在旺角演出期間﹝上圖﹞,女成員陳x欣涉阻礙執行公職被捕﹝左圖﹞」,並說明圖片取自互聯網﹝下三﹞

ScreenHunter_02 Oct. 21 20.36

ScreenHunter_01 Oct. 21 20.36

好戲量二

看到照片,我和另一名編輯都嚇了一跳,心想你們好戲量也真是的,在這麼多西洋菜街使用者表達了不滿後,在八二四的大場面後,怎麼還擺出這麼巨型的banner?後跟另一名一直「落水」爭取開放城市公共空間的朋友談,他也特別提到這張相,說明好戲量真係爭唔落。然後我再拿着照片跟一名剛認識的好戲量成員說,「有人說,你們八月與黑衣人辯論後,曾經靜了一排,楊秉基話會檢討,而之後表演的範圍確實縮細了,得到一些正面的評價,但後來你們有晚又突然亮出一塊比之前更大的banner,幾名成員在上面『滾地沙』。那晚表演的相片瞬即遍傳反對陣營,成為好戲量不理人家感受的最佳證據......我作為一個爭取城市開放的人,聽到這樣對事件的演繹﹝跟你們說的可能很不一樣﹞,覺得很不幸......」

那名成員答道,照片不是今年十月,而是去年拍的。

我不相信好戲量成員一面之詞,因此着手查證此照片的拍攝時間。首先,有朋友替我用software查看照片的檔案內有沒有顯示拍攝日期。沒有。然而,幸好照片拍到了西洋菜街兩旁部分商店及招牌,於是今午抽空到菜街,在同一個位置拍了照片﹝下一﹞。我發現,古惑的狼貼的照片﹝下二﹞的背景,起碼有三處地方跟我今日拍的照片不同﹝(1)左邊眼鏡88前的店換了、(2)右後方實惠的招牌換了、(3)右前方的giordano是新出現的﹞。今天是零八年十月二十一日,離古惑的狼聲稱的「拍攝日期」相差十六日,為了證實那三處差別不是在這十六天內發生,我向tough服裝店﹝1﹞、實惠家居用品店﹝2﹞和giordano﹝3﹞的店員查詢。tough jeansmith服裝店的店員說,該店在零八年四月開張;實惠的店員說,對着西洋菜街的新招牌「唔會係近期掛,正確唔清楚」;giordano的店員則說該店於零七年十月開張。

好戲量三

好戲量一

另外,有inmedia編輯留意到,古惑的狼貼的照片中,巨型banner宣傳的是好戲量於零七年七月公演的「陰質教育─回龜版」,今年九月公演的是「陰質教育—潛水怕屈機版」。綜合以上的查證,古惑的狼那張聲稱於十月五日拍攝的照片,應是零七年的照片,即是網民發起踢走好戲量行動之前。

我沒有嘗試聯絡古惑的狼請他澄清,想他在看到這篇報道後可以直接回應。不過我曾致電《蘋果日報》尋找負責寫該篇〈好戲量女成員涉阻執法被捕〉報道的記者,查詢那張滾地照片是從哪個網站下載的,而為什麼他會以為那張相片是「『好戲量』昨晚在旺角演出期間」拍的。那名記者已前往美國採訪大選,另一名相熟的蘋果記者聽到我的問題,第一句便說照片是從「高登討論區」的吹水區下載的。當事人不在,我亦費事追問為何記者和編輯會肯定「滾地」與「好戲量女成員被捕」是同一晚發生的事,負面影響已經造成,蘋果頂多就在李八方來一則趣聞澄清吧。

接着上高登網搜找,有關好戲量的帖子數量太多,我最終放棄了搜索該照片的源頭,只看到一名叫「古惑的狼」的用戶在十月十八日貼出該張圖片,其他網民亦繼續以為照片是最近拍得的,罵聲四起。

ScreenHunter_03 Oct. 21 20.38

最後我上facebook的「將好戲量踢出旺角」小組,發現同一張照片分別被貼出三次,第一次是九月三日﹝沒寫年份,應為二零零八年,下一﹞、第二次是九月二十六日﹝下二﹞第三次是十月八日﹝下三﹞。在九月三日的帖子後,已有人問「張 poster 真係大到離晒譜喎,以前定係近期架 ?」「有冇咁大呀??幾時的事?」「幾時影的啊???」,但貼相用戶andy並沒有回答。

ScreenHunter_04 Oct. 21 20.38

ScreenHunter_05 Oct. 21 20.39

ScreenHunter_06 Oct. 21 20.39

這張照片已經有數以十萬人看過,當中大部分會以為照片是在八二四大會後拍的,亦即證明了好戲量的「變本加厲」。澄清永遠都來得太遲,但希望facebook和高登的朋友可以幫忙轉貼此文,令比較多的人能知道實情。

●●●●

我怕擠,因此很少去西洋菜街。好戲量的成員向我表示,自從八二四菜街對話以來,好戲量已經改變了過往的做法,沒有先鋪上一塊大banner然後踩在上面做戲,只有在西洋菜街的街頭和街尾鋪上一塊面積相對小的「西九文娛藝術街」banner。一直緊盯着好戲量的朋友,應該最清楚該好戲量成員說的是否屬實。如果屬實,這就說明公共空間的使用還是有得傾的,我期望這種「傾」會令到公共空間愈來愈豐富,愈來愈多不同的活動在發生,而類似的空間也可以繼續擴大。罵聲肯定會有的,這是站出來公共空間活動的人必要面對的,但罵歸罵,卻不應以錯誤的資訊誤導輿論,這樣對討論毫無益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