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曾金燕:我的告白

廣告

廣告

胡佳的第22封信到了,但是第19封和第21封信已经被没收。我替宝宝写的日志,寄给胡佳了,不过其中的两页也没收了。胡佳几乎没在信里谈监狱里的事情,只是说他感冒了,发烧了,考试只考了一门。我们的见面交谈和家信,绝大部分是生活中的小事,孩子的成长,再多谈些别的,谈话就得中断,家信就得面临被没收的命运。

今天带着宝宝去看爷爷奶奶,下午国保找我谈话,见面初我认真地说,我已经非常疲惫,在崩溃的边缘。如果有好消息,请说,如果是不愉快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

国保说有些话还是要说……

回去的时候,在四惠公交车站坐车,为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当众流泪了。已经记不得上一次哭泣,也许是胡佳被宣判入狱那一天?
....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