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編輯室周記:活在國家暴力蔓延時

廣告

廣告

《零八憲章》,似曾相識的名字。1977年捷克異見份子,包括著名劇作家哈維爾及哲學家帕托什卡(Jan Patočka)等人,發起了《七七憲章》運動。連行文與也很相似,文件開首就是政府在紙上簽署了種種的人權公約,可是,就是繼續不斷嚴重違反公民權與自由。

看一看簽名的人,不單有熟悉的國內自由派知識,也有不少是維權人士、新聞工作者、律師、工人及農民。國內近年以爭取自由及公民權利為旗幟的陣營有所擴大,不再是知識階層,而且有眾多領域的維權運動活躍份子,其社會基礎似有逐漸擴闊的趨勢。

這亦解釋了中國政府在2003年後的急轉彎,加緊控制及打壓異見。2003年發生的「非典」以及「孫志剛」事件,本來讓人以為中國政府承認了維權運動的意義,可惜,接下來意識形態控制更見頻繁(例如對南方報業的嚴厲整頓一直至今),以及對維權人士的拘捕及打壓(以胡佳等最為港人認識)。

正如梁文道說,這已不是與香港無關的「國內」新聞,是生活在一國之內,以至全世界人權運動的大事。可憐,連續幾天播放神七宇航員的香港電子傳媒,幾乎一丁點這樣的消息也沒有,惹來對香港傳媒「自閹」的指責

正如當年捷克共產主義政權逮捕《七七憲章》運動成員,今天的中國政府也開始搜捕《零八憲章》的簽署人,我暫時知道的消息包括劉曉波被指「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至今下落未明,法學家張祖樺亦被指控類近的罪名,拘留後釋放。另外,網上亦傳出多人遭警察上門抄家、問話、拘留,包括廣州中山大學的艾曉明教授,傳聞一家自由派知識份子聚集的廣州酒吧也被查封。

諷刺的是,在這種國家暴力橫行之時,澳門卻正在為「廿三條」立法。十一月以來,已有零星的團體在澳門表示反對或質疑,香港團體及朋友也有到場聲援,現在,對反對運動最大的幫忙,可能是中國政府自身,因為它正活生生地證明這種條例的危害!

反對澳門「國家安全」立法運動未完,十二月二十日的澳門回歸大遊行,必定聽到反對廿三條的聲音,網上已開始動員:

最後不忘提醒大家,香港十二月十三日有「12.13 同志們驕傲愛上街」,大家不妨留意近日多篇最新文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