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中大工程 工人工殤死亡 判頭賴帳 校方冷眼

廣告

廣告

1

編按:昨日傍晚路經中文大學百萬大道的烽火台,有約十人聚集,上前見到一幅很大的半身相片,眾人都顯得很疲乏。在場的中大員工總會代表說,一名油漆工人上月底在中大開工時不慎從高空墮地身故,但至今判頭和老闆中大都不肯負起責任,家屬連殮葬費都要自己負擔,對未來生活感到十分徬徨。他們自四點多已一直在烽火台前以大聲公嗌咪及派傳單,但中大校方直至天黑也不願和家屬討論。

幾位關切事情的中大同學和校友,將事件的來龍去脈簡單說明如下,要求判頭和中大協助工友家屬,不得卸責。

現時最新消息(2009年2月11日):中大校方在過了限期後,即今日2月11日的五點多,才答應給予家屬恩恤金, 但仍未肯承認責任, 現在正等待中大同學的進一步消息。

心戈更新消息(2009年2月12日):中大的朋友最新送出消息:「今日下午三點幾,判頭保美公司的代表陳生與校方傾完一輪,
出來向工權會和家屬表示要兩日後再給答覆,但由於家屬從四川來港,手上雙程證後日正好到期,明天就要離港,根本等不到兩日。工權會叫保美滾回去跟校方傾,如果他不肯賠,就在烽火台露宿到他肯賠為止,並且已經就地架好了露營帳幕。一個多小時後,校方表示先代支的四萬元,據家屬說錢是中大人事部給的。但無論如何,校方並未就此事承認任何責任,更未承諾日後加強監察外判工程之類。據悉,保美油漆工程在中大接外判工程行之有年,不曉得之前有無劣跡。」

請援助因中大工程而喪生的工人家屬
中大工程 工人工殤死亡 / 判頭賴帳恐嚇 校方不肯承擔 / 工人家屬生活陷困境

中大工殤事件:
以下一段是當日的新聞報導:
「沙田中文大學發生奪命意外,一名外判油漆工人昨中午在大學3米高工作台粉刷外牆時,工作台突然翻倒,事主連同工作台跌落地頭部受重傷,送院搶救7小時後不治...
...事主姓馬(55歲),送院時一度清醒及呼痛,但入院後傷勢急速轉壞,要送入深切治療部搶救;現場為中文大學教職員宿舍,目前正進行外牆粉刷工程。昨 中午12時許,姓馬事主站在3米高鐵架工作台上鏟外牆舊油漆灰,但工作台突然失平衡翻倒,事主走避不及連人帶工作台跌落地面,頭部撞傷手腳骨折但當時仍清醒,工友致電報警。警員及救護員到場將事主送往醫院搶救,他因頭部受重創,延至晚上7時許證實不治。」(摘自蘋果日報 港聞版, 13/1/2009)

工人身世:
工人的太太、幼子及年邁父母,均在內地居住,過世工人為一家的經濟支柱。由於家屬全在內地居住,求助於香港政府都不會受理,生活基本上是沒有保障的。早陣子由於安排後事,去了向晴軒暫住,但只可以住七日,現在只好寄居朋友的家,每次來港辦先生的後事都要花上幾百元車費,在香港的生活費都靠朋友借,現陷於困境。

工人過身,判頭與中大校方互推責任
1)出事之後,判頭出爾反爾:
判頭當初好像好誠懇,向家屬指會付殮葬費及在成功申請工傷賠償之前的生活費(一般要至少大半年時間處理賠償),又叫家屬去萬國東華三院搞殯儀(因為比一般殯儀便宜), 更向家屬指如果殯儀無須太多錢,剩下的錢就由得家屬作生活費,無須還給判頭。家屬更因而不希望麻煩到別人,想為判頭省錢,山長水遠在大陸買元寶蠟燭,希望省著點用,豈知世界比家屬們想像的殘酷得多......

判頭又向家屬講,說中文大學保安很嚴,不可以入中大路祭。這件事,到底是判頭自己不想惹麻煩,還是中大要求判頭說的,也還是未知之數。後來家屬見判頭沒有再提恩恤安排,就再與他聯絡。家屬到判頭公司,公司的人拎著木條拍檯指罵家屬,又說如果他們要搞事,可以駕車送他們去中大,有什麼事情找中大,不關判頭事。

2月8日搞完殮葬,判頭一毛錢的生活費都沒有給家屬,而判頭到殯儀館結帳時,連殮葬費都不肯付足(例如花圈錢、政府骨灰位等費用),甚至,連火葬費用都不肯付。其實,殮葬費總共只是二萬多元,以殮葬費而言都不是太多,但判頭都不肯付全費。結果,家屬就要自己結帳。

2)向中文大學校方求助遭冷眼
2月10日,家屬與志願組織工業傷亡權益會去中大行政樓,要求見校長。職員就說「冇預約」,又說高層「正在開會」,大約十分鐘後家屬等人決定去峰火台拉橫額抗議。

抗議了一陣子,那個判頭和安全主任來到,家屬以為他們願意商量。然而安全主任只是大聲質問家屬:「依家差人都仲查緊件事,係咪工業意外都未知。」又說:「果日(意外當日)單工程完左,唔知點解佢仲係度。」
說出此等話語,令人難以置信。

中大的工作人員呢,當個公司的人當眾侮辱工殤工人的家屬時,中大的保安與疑似高層人物一直站在一旁,沒說過半句話。當時天氣很冷,家屬在峰火台呆等了差不多四個小時,期間,一直被中大的人員圍著,卻沒有人理會他們。

3)中大未肯承認責任
由意外發生至當時為止,中大曾做過的,就只有問過判頭相關情況,一句都沒有慰問過家屬。城大去年唔也很不幸有工業意外,一出事城大校方第一時間就到現場同接觸死者家屬,提供生活費上的援助。現觀中大,有人為學校的工程工作,意外死亡,整整一個月,沒有向家屬慰問過一句,更在工會聯絡校方時,口口聲聲事不關己,叫大家去找判頭!

昨日家屬、工權會同中大人事處的代表在學校餐廳面談。中大代表又使出拖字訣,說要向上頭請示。最後,家屬要求中大於次日(2月11號)下午兩點前答覆。

4)呼籲同學及老師踴躍籌款

各位老師及同學,學校的發展,這些付出勞力的工友都是有貢獻的,我們都在接受著不同工友的付出。現有工友為學校工程被犧牲,校方的冷漠,實在難以接受,但同時身為中大人,我們又怎可以冷眼旁觀呢!?
中文大學在香港是以人文關懷的傳統而享譽的,我們又豈容中大校方這樣不負責任!?

當然,我們要求校方對此事負責,但是,同樣身為中大人的我們也可以伸出援手,協助生活頓陷困境的工人家屬,希望大家踴躍捐款。

2

按:照片由julian提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