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舊酒新瓶?濃厚也

舊酒新瓶?濃厚也
廣告

廣告

文:小狼

年初一開始,香港及台灣的大小朋友,可以看到被稱為「水田版」的新版《多啦A夢》。「水田版」和過去的「大山版」有什麼不同?在日本來說,最主要的不同就是配音陣容。因為大山羨代和小原乃梨子──即是日版的叮噹、大雄──也要退休了,於是製作群一次過把聲優陣容更換。日本的《叮噹》配音陣容已維持了許久,就算不太懂得聽配音的人,也可以留意到叮噹聲線厚、薄的轉變,以及靜香由不沙聲到後期的帶點沙啞。

對香港觀眾來說,我們仍是「威威 sir」林保全的多啦A夢。然而,在各方面的細節上,都可以看到不同的地方。首先是畫風的轉變,筆法是依照較早期藤子F老師的《叮噹》漫畫,頭身比例、「單雙眼」的特色等,都與「大山版」有所差異,就連慣常的場景,都盡量參照回漫畫。然而,日常衣着則變得較有特色,場景、用色等都較細緻。由於幕後科技的進步,製作群也多花一些時間和成本,採用高清闊屏幕畫面、立體聲等技術,提升故事的逼真感。

不過沒有變的,就是《多啦A夢》的故事。在過去「大山版」中,除了改編自漫畫原著的故事外,也有一些是動畫製作群自製的故事。在新版「水田版」中,故事基本上都是重畫漫畫的故事。當然,若大家對「大山版」的故事有印象的話(尤其是早陣子,電視台在《多啦A夢時光機》中播出了一些「大山版」的經典集數),就會看到許多似曾相識的故事。技術是進步了,不變的是它的底蘊。

這種情況,百分百是新瓶舊酒(可惜電視台的「兒童時段」不能提及「酒」,這句話兒也許要改為「新瓶舊汽水」或「新瓶舊乙醇」)。一般來說,提及這四個字,就代表有人「抄舊橋」,「換湯不換藥」,「複製自己」,沒有創意。可是,一大群創作群,怎麼要花這樣的時間、人力、資源,去翻新、去重新包裝這些舊酒?內裏沒有變的話,幹麼要再花時間看?

原因是:酒越老越醇。小伙子初初窺看天高地厚,當然要去飛到最高的,鑽到最深的,對各種花花大千、蔚然奇觀最為雀躍。在商業利誘下,動漫「怪」(界)也向着這方向發展,越走就越遠。不過,醉過聲色犬馬以後,人總有一刻,需要最實在,最樸質的安恬。這時候,看回平凡的、樸實的《多啦A夢》,就正好讓人從聲色犬馬中釋放回自己,脫下披上層層塵漬的面具,享受回難得的半秒頃刻。而藤子F老師的原著故事,正好是《多啦A夢》中的精華。在不同的年齡,看到《蒲公英飛到天上》、《獨裁按鈕》、《再見,樹仔》、《雪山的禮物》、《幫助爸爸達成心願》、《再見嫲嫲》等的短篇,人一面回憶起兒時的想像,同時又有多一層從歲月釀出的感動。

舊版動畫和新版動畫,在一些表現上有所不同,這也許是時代洪流使之然。不過,最重要的是它的內涵不變,讓一代又一代的大小朋友,在咄咄迫人、支配人,務求把人死物化、把人性搾乾淨盡的生活中,保留數分鐘時間,還可以有夢。有夢這回事,顯然是奴役式社會體制,例如共產主義或晚期資本主義的大敵人,可是它對人類來說,卻是多麼的重要!

(新版《多啦A夢》系列:二)

延伸閱讀:
小狼:〈樸質的叮噹,平易的藤子F〉
野味大雄:〈新瓶舊酒更香醇-水田叮噹絕對值得一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