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董玉娣中學 兩個女生的不同故事

原來保良局董玉娣中學是間「名校」,最近她們又有一個學生出了名。

賣帽窮女生

但很可惜,我們的社會太多層次不高,青紅皂白不分是非的人,看來現在正忽然流行一股「孝道大過天」的思潮。

隱賣帽惡行,孝義得善揚
賣帽少女成學校新寵兒

大抵《明報》的記者太厲害,筆觸感染力強,所以整個故事都令人動容,「好生性」、「好識諗」,無論是青少年還是為人父母,種種正面評價不絕於網上,甚至「現實的」中小企老闆……都為其「孝義行為」送上一致好評,甚至獎金、獎品。

已經說過,此姝的做法是很有問題的,簡單而言,就是偷取別人的設計概念,將別人「未應允」當作「不反對」,當做是自己的設計去註冊專利。

不止是金鈴妹妹本身、明報的「化妝師」、香港知識產權署,力撐這次「好人好事」的任何人,都對設計和創作沒有最基本的尊重,總之就是「人人被孝順充昏」,甚至她所就讀的學校「董玉娣中學」一樣無視金鈴妹妹走法律罅的問題所在。

在《明報》的報道甚至見到一位王姓老師表示「當下許多放縱的青少年,應該好好看看這個榜樣。」。

女生被記「大過」,是誰之過?
學校雙重標準,見現實人性

在去年差不多這個時候,董玉娣中學也出了一個「涼薄女生」。

此姝在自己的網誌發表自己對四川地震的意見,該女生表示「四川死多些人更好」、「救災民不如救熊貓」,因為這些說話在網上惹來很多網民不滿,甚至有網民發動「人肉搜尋」,讓她的照片和個人資料被張貼到多個討論區,當中包括她所就讀的學校──董玉娣中學,結果此姝和學校都因此事而「見報」,最終這名女生更被校方記了一個「大過」

一個是「令學校增光」學生,一個是「令學校丟臉」的學生;兩個同校女生,兩個截然不同的故事和結果,我們看到了甚麼?

任「孝女」的方法做錯了,因為被報紙「包裝得好」,所以金鈴妹妹得到來自四面八方的錦上添花,甚至成為老師口中的「青少年榜樣」,即使她仍然存在侵權的嫌疑。

相反「涼薄女生」呢?她的說話固然極盡冷血涼薄,受到千夫所指是必然的事,不過成為「犯眾憎」而被「起底」是否活該,我沒意見,但校方對她的一記「大過」的理由又是甚麼呢?

希望大家都會想深一層,她只是在網誌發表自己的看法,無疑她的思想確有偏差,但「涼薄女生」既沒有犯校規,也沒有觸犯法律,而且香港是有言論自由,哪管她的意見有多無知,校方記她「大過」根本毫無理據。

「涼薄女生」存在著幸災樂禍的想法,其實是不是從來就缺乏老師們的善誘開導?董玉娣中學的老師們對學生又是否真正做到關心和足夠了解?

學生有問題,因為學校教師都有問題!

或者,「記大過」這重典不過是為了平息網民怒憤而「做給人看」的,但學校有沒有想過這樣對全體學生都不公平?

兩個學生兩個故事,讓我們清楚看到董玉娣中學的教育方針和對道德的理解,完全基於輿論壓力,看大環境哪一邊聲大,便向哪一邊去靠攏。

報紙報道「好學生」,學校就「以她為榮」;對「問題學生」,就擺佢上檯,記她「大過」,你們是不是太現實了點?面對每個「好的」和「壞的」學生,作為教育工作者的你們都不能置身事外呀!

你們這班不知所謂的校長和老師!

P.S. 本人曾經為「少女侵權賣帽」一事去信該校,促其正視問題所在,惟去信數日仍不見回覆,或者,在社會一片「好孝順」、「好乖」、「好識諗」的思潮下,本人關注的問題確實不成氣候。

關連閱讀︰賣帽少女、明報、知識產權署、網民與輿論之大錯特錯

文︰DAI ADORU

講得好

香港就是太多唯利是圖的學校管理層, 只為權位名利, 不顧學生成長

再舉一例: 學校轉全英中, 居然是為了家長不被混淆, 以為學校有中文班就係次一等
(此語出至沙田崇真張文偉校長接受tvb訪問時講的偉論!)

誰的責任

首先呈報一下利益,我是保良局董玉娣中學的舊生,零五年度畢業。

兩個個案的確有很大對比,反映了社會輿論的不公及缺乏多角度思考。學校固然對事件有責任,但作者所講"你們這班不知所謂的校長和老師!"似乎頗意氣用事。

我在董玉娣過了六年的光陰,學校管理層對名氣的重視的確使我痛心,但請容我為老師平反。學校大部份的老師(有過半數老師教過我)確實非常熱心,亦很為學生著想。如四川言論事件中的女生,老師們其實為她作了很多輔導,同學們在與班主任討論過後亦很支持她。在上年的msn中,每個她的同班同學也在名稱前加上自己的班別,以示那個女生並不孤獨(有一些我認識的師弟妹還告訴我那女生沒有事,不用擔心)。在教育事業裡,我想有些事做了是公眾看不見,不會在新聞中出現的。

另外,被評者為明報還是明報記者還是明報某記者?學校還是董玉娣還是學校管理層還是校長還是老師?公眾輿論還是網民還是少數盲目支持者?請作者對文章再加以導讀。

最後,很欣賞作者的鮮明立場及敢言作風,但在理性討論中懇請你避免過分將活生生的人非人化,事情精簡為新聞故事。畢竟其中有教導過自己的恩師,還望他們不會淪為一次聲討中無辜的犧牲品。

關於金鈴

如果是如此意氣文字發去校長dragonball手上,自然不會理會,之前記大過一事已收夠多網民信件矣。

本來金鈴一事跟學校關係不大,反而是因其平日已積極「為校爭光」參加一堆活動,學校才沒有又來一招「在外擺賣可能有版權爭議物品影響校譽」處罰之,而是發獎學金要求其讀書,不過看來她會繼續活躍活動就是;至於之前記大過,本來就是大錯誤,但老師做的不應只是善誘開導,而是讓陳述資料讓學生自行思考,學生的思考不是被用來灌輸,而是自行從世情發掘自我立場。

有關注的問題是好,不過如此書寫,很難服人。將一個學生、一個校長、一個管理層的事放大成整間學校的都有問題,將問題放太大,殺很大啦。

獨立思考

大致認同Galileo的看法。不過就老師培養獨立思考上面對的困難不少。時間是其中最大問題,老師學生討論的時間很多時被行政工作瓜分了。不過無可否認,老師應更有理想,爭取多一點。

回應一大個

作為舊生,上年熊貓女一事,亦十分不滿記大過的手段,儘管之後有所謂輔導,所謂同學支持,學校用權力壓制學生的自由言行(在沒有觸及任何可見的「校規」下),就是可恥的行為。此事我有嘗試找老師調停。

但一件事還一件事。

據自己的印象,同學所言,賣帽少女絕非一般學生,的確喜歡做學校給予的範式以外的事,這絕對值得鼓勵,是大前提。你則爭辯於細節間,質疑事件版權的問題,認為學校無視問題,放過學生,對比記大過的熊貓女,是雙重標準。

版權問題可以討論(而少女未必有侵犯版權),更可牽連到社會禁制流動小販、公共空間的議題,但要睇context。賣帽少女即使有侵犯版權之嫌,但從去知識產權署註冊,向本公司查詢版權(即使問錯地方),可見她並沒有刻意「犯罪」,侵犯知識產權的意圖。中三女生有尊重版權「意圖」,我認為是值得嘉揚的事。學校嘉許「考順」「乖」等價值之餘,的確應該如你所言,借此事加強學科中關於版權的討論,同時必須好好保護女生免受他人言語傷害。

但動不動就一手躁底文字,以道德價值批判少女及學校的所為(而就如留言所講,你實際上並不清楚學校的行動),我認為是過火。熊貓女一事學校的錯誤,絕不等同學校必然在賣帽少女的事件上,有同樣違反教育道德的可能。加上整體而言,相信大家都同意該位少女代表的價值是正面的(雖然我不滿明報開名、開相、開學校資料來抽水,令好事隨時變成壞事)。難道你認為,學校必須因版權問題記賣帽少女一個大過,才是奉行「相同標準」?我想是搞錯事情中不同議題的重要性了。

也須輔導「好學生」

本人總不會是眼紅於校方沒有給金鈴妹妹記「大過」吧?

只是看到有人認為我在「以道德價值批判少女及學校的所為」就有必要說一兩句──學校不是一樣以其道德價值判了熊貓女一個「大過」嗎?

對於熊貓女,出事後的輔導是必要的,我不會懷疑該校沒有好好輔導這「問題學生」。

但金鈴妹妹呢?學校有沒有給她輔導和給她以及同校同學提高有關設計和版權的意識?一如你所說,的確「大家都同意該位少女代表的價值是正面」,但有關版權和設計的價值觀何在呢?不見得因為金鈴妹妹這事件而被正視,就目前「情緒仍然高漲」的大環境、「只不過係幫屋企」、「食姐,犯法呀」的思潮下,我實在很懷疑校方有對學生們(泛指全校學生)有適當的輔導。

對事不對人

都說兩件事不能混為一談。我自然希望學校不要再以「校譽」作基準判斷,照現時有的資料不見有此事。若然有,肯定會像熊貓女一事嘗試介入吧。

讚揚某些好價值,不代表學校沒做其他事,或者計劃輔導。你要懷疑,就要給出證據,要再查。同時,不知情緒高漲的是誰,我相信校方自有老師會冷靜分析,認為需要談及版權的問題(最少我認識的老師中一定有),我相信上面的舊生都應該有同感。

我當然支持你以社會人身份寫信予學校提醒他們加強教育,但請對事,不要對人作討論。

似乎是你不對事吧?

甚麼「兩件事不能混為一體」、「請對事不要對人」……對於這些言語,本人確實不懂怎樣去好好回應你。

要讚揚好的價值,也有個譜,也不能無視問題所在,不能別人提出問題便擺出戰鬥格吧?評論從來都須要理性,就是現在感性太氾濫,批評和質疑「孝順女」的人(泛指所有對金鈴事件抱有質疑的人,包括我) 才會被扣上「蝦細路女」甚至「蝦學校」之惡名,難道,就如樓上有人所講「如此意氣文字」校方「自然不會理會」?還是大家都覺得有「破壞河蟹」之嫌的質疑,都是「不應理會」的?

你的努力值得支持

你要批評、質疑「孝順」,提出版權問題作討論,完全沒有問題。我還認同你寫信給學校呢,作為舊生我覺得這是好事啊。

我只認為「不知所謂的校長和老師」是過火的感性言語。如果這是批評熊貓女一事學校的表現,你最多批評學校好了,沒人知道誰是記大過的最後把門人(一般認為是校長,這裡不談);若果是賣帽女孩的事件,現在所知的尚少,不宜作道德評論。而且學校經過上次的教訓,我倒覺得學校總會學到一點東西的。這些要容後再了解,究竟學校有沒有正視問題,未必是沒回你信就沒做任何事。也許你試試找舊生幫忙施壓,可能學校會更加重視喔。

我支持促進學校改善,但不需要罵人的。

是這樣嗎?

作者本文的主旨似乎是帶出對學校只跟隨輿論,缺乏立場的不滿。我想大家在這點是有共識的,即是學校理應謹守理念,好好分析社會的意見。另外一個問題是學校對金鈴事件處理手法是否恰當,我想大家也應認同是無需處分,而是需要就創作版權問題作教學討論。

我想作者堅持的討論在於金鈴是否有尊重版權/別人創作,和學校是否會重蹈覆轍。我個人認同金鈴在事件中未有清楚了解創作的本質,甚或未有尊重創作(似乎她的堅持在於守法)。作為舊生,我亦擔心事件會被丟淡,DAI ADORU的質疑不是無的放矢。

不過我也認同對事不對人這講法,建議作者真的想想是否過於激動,基於討論並未切中問題核心。

So what's the focus?

I have no idea why you would link up the school with the girl you mentioned in your last passage.

What'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wo girl cases you mentioned? Have the school got any action on the girl selling caps? The news passage you linked only mentioned she's from that school, but it seems the school didn't take much action about her case. I cannot see why you can end up with "報紙報道「好學生」,學校就「以她為榮」;對「問題學生」,就擺佢上檯,記她「大過」"

I didn't agree with the method the school doing on 涼薄女生 last year too, but please don't link up things without evidence, or with your imagination only

這是作者的style

說的其實有points, 但有時資料不大全, 行文過了火位, 對comment又太過介意. 不過, 他的文章不會四平八穩, 淡出鳥來, 又可以引起討論. 文章一出, 董玉娣中學的校友便給出這麼多資料, 這是真正的良性互動!

請善用自己的腦袋去思考

So what's the focus?
其他幾位網友都能看到重點
I have no idea why you would link up the school with the girl you mentioned in your last passage.
如閣下還是不明不白,或者是我表達能力與閣下的領悟能力不匹配,請自行向其他網友請教。
What'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wo girl cases you mentioned?
"作者本文的主旨似乎是帶出對學校只跟隨輿論,缺乏立場的不滿。"
Have the school got any action on the girl selling caps?
唔知!
The news passage you linked only mentioned she's from that school, but it seems the school didn't take much action about her case. I cannot see why you can end up with "報紙報道「好學生」,學校就「以她為榮」;對「問題學生」,就擺佢上檯,記她「大過」"
同上,"作者本文的主旨似乎是帶出對學校只跟隨輿論,缺乏立場的不滿。"
I didn't agree with the method the school doing on 涼薄女生 last year too, but please don't link up things without evidence,
為何不可以?
or with your imagination only
文章是我撰寫的,當然是以我的觀點角度出發,但就絕對不是"imagination",而是"懷疑",校方在這兩種情況之下,難道不叫人懷疑?

懷疑完要行動

都是同一句,兩件事性質不同。熊貓女一事,學校的問題是跟隨主流意見,為免麻煩,索性記大過了事,然後才加以輔導,先stick後carrot;賣帽女則是有老師表揚她的優點(著實他是一名普通老師,不能全面代表學校意見),學校嘗試發獎學金幫助少女家庭,僅此而已,沒有其他知道的事(你都說自己唔知嘛)。說不定真的有在研討版權的問題呢。

你的懷疑的出發點是學校怕事,沒有立場,最好是息事寧人,這個我不否定。也許學校於今次事件也是想息事寧人(而且總體是一件好事,不是什麼校方認為「見不得光」的事),只是不想因為較小層面的版權爭議再令學校上報,部分懷疑是合理的,但你同時無法肯定學校究竟有沒有/想不想做點什麼,深入探討問題。要是學校不回覆,大不了你直接約見校長吧,顯示你的誠意,不只是破口大罵。

在這裡發文爭取別人的關注固然重要,不過言論過火反而容易惹來別人反感,壞了事情。還是建議你心平氣和,多加督促學校,這更有效。

我"懷疑完不行動"又怎樣呢?

"著實他是一名普通老師,不能全面代表學校意見"
我對老師、學校甚至記者的水準期望過高了嗎?老師哪會有分普通不普通的?所以我才說大家都需要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只是如果老師都沒有這個考量,連老師都對設計和版權並無概念,對這些「通識」又不敏感,老師又好,學校又好,記者又好,我無疑很失望。

"要是學校不回覆,大不了你直接約見校長吧,顯示你的誠意,不只是破口大罵"
一般市民未必有時間去跟學校去為這些事情如此「訓身」出力,但最起碼在網上發表意見不失為一種透明度高的表態方式。
我關注事件,所以撰文之餘也給該校發了電郵,這是作為一般市民可以做到的事,請閣下必須弄清楚,關注事件和破口大罵絕對是兩回事。
再說,我"懷疑完不行動"又怎樣呢?你是否想要帶出甚麼意思來?
懷疑完是否就一定要約見校長?你認為"校長"可以容一個跟該校毫無關係的我去"想見就見"嗎?
說甚麼"不如直接約見校長"根本就不是一個好建議,
閣下提意的這種"行動"意義只在於擺姿態,
但如果對方認為未是時候表態、還是拒絕表態也好,
要是從來都對創作和版權的問題不覺痛賡,
要是對方真的認為輿論就是一切,
我跑到學校門口抗議又有何意義?
我"懷疑完不行動"是否責任全都落在我身上?
本人著實也不用閣下去「教」我下一步應該怎樣怎樣做,

"說不定真的有在研討版權的問題呢"
"不想因為較小層面的版權爭議再令學校上報"
書信優勝的地方是可以方便省時,就當學校表態之前需要全體老師參詳,我不認為回覆一個電郵需要多少天的時間,
我要反對的,是校方對輿論的偏重,要是校方和網民還是一套「民粹主義」去界定對錯,該校的學生和這個社會又會變成怎樣?

一笑

算了罷。你要推動一件事,收不到回覆就上網寫篇躁底文章,卻仍然沒有人因為你的主張去逼學校做某些事情,反而對你的口吻感到不滿。主導行動的人,連繼續向學校擺個姿態施壓都不肯,未開始先打退堂鼓,那當然沒有實際效果了。你主張的事責任不在你身上難道在別人的。

你又不願意去求證實際上發生了什麼事,純粹推測校方對輿論偏重不重視版權不願意深究,連問題是否存在都不知道就去打,我很佩服你的毅力。

簡直是唐吉訶德大戰風車巨人,我謹送上由衷的敬意。

老實講句,賣帽版權的問題是少女自己的責任,學校需要承擔的責任有多少呢?事後作些討論,也是因勢利導而已,學校沒有責任去管學生在學校以外有沒有犯錯,正如熊貓女一事。我跟你玩了這麼久,實在自覺有點厲害,耐性太好。

"你為何不去約見喬治布殊?"我都一笑了。

你介意我的文筆是你的自由,但完全對推動學校的教育方針沒有半點良性推動。
原來發表文章評論一下,是有必然的義務跑去實地"擺姿態"
不然就叫做"擺個姿態施壓都不肯,未開始先打退堂鼓",
甚至可被說成"不負責任",這種思維真是聞所未聞
要是這樣,時事評論員都不要評論泰國局勢了,更不要評論中美關係,
因為大家都"不在現場"

"你為何不去約見喬治布殊?"我都一笑了。

"不願意去求證實際上發生了什麼事"?
觀乎閣下的意見,似乎是要暗示如果本人"不去約校長"的話就是"不願求證",在此,本人由衷希望閣下少來這種小朋友思維,這根本不叫討論。

起碼,我發了一個電郵給該校,表達了我的意見,
同時如果我有甚麼誤會了該校,我希望對方可以為我釋疑,這就是我為了求證而做的小小舉措,
相反,一直質疑我"不願求證"的你又為此做過了甚麼呢?
要是你對此事根本就無動於衷的,就請你不要老是嫌別人"擺個姿態施壓都不肯"了。

你認為"學校沒有責任去管學生在學校以外有沒有犯錯",基於你這點,相信校方在"熊貓女一事"就更沒資格去做判官。
反之亦然,既然在"熊貓女"出事之後學校需要對此姝加以輔導,
難道該校真的沒有責任去開導金鈴妹妹以及一眾力撐她的師長同學嗎?

早前仍然有網友叫我"不要將兩件事相提並論"、"看不出相提並論的理由",說到這裡,難道你們還是看不到這種雙重標準?

「孝順、識諗、叻同乖」足以讓「設計、藝術、版權和創作」的價值變得這樣低賤,
實在多得閣下提倡的這種雙重標準的思維,
加上「多人就聲大」,難怪你們這些人就更加理直氣壯了。

不過,恐怕你的「厲害」並非在於你的耐性,只是在於來橫折曲和死唔斷氣罷了。

"要推動一件事,收不到回覆就上網寫篇躁底文章"總會比"收不到回覆就當人不反對"沒有那麼賴皮吧?
是否燥底文章,還真的要看閱讀那個人是怎樣的一個人吧?

我很高興見到有該校的校友在這裡理性討論,但顯然也有一些校友在為撐而撐。
其實我是站在創作人切膚之痛的理性立場,和你不斷感性地為學校開脫,根本你和我就沒有甚麼好辯的。

繼續討論

雖然我並非從事創作,但可以了解作者為何會大動肝火。開始最初寫的文章我也有留意,認知到的是金鈴及社會輿論在事件中對設計、藝術、版權和創作認識程度與敏感度的不足。但無奈地文章發表後即使有人贊同,對創作的尊重往往會被推至較為不重要的層面(比起主流價值),大家較不執著對創作版權的尊重,亦未能被說服去做多一點點。我想這也是DAI ADORU堅持討論和激動的原因。

同時,我想校友們也會很關心事情會否因激動變得二元,即只看到版權問題或金鈴的孝順。實際上金鈴仍在繼續學習,學校的課程何時會觸及版權問題我亦不清楚(大概是在某兩節公民教育課吧)。董玉娣應怎樣對待金鈴及其師長同學實在很難一言蔽之,討論亦要等到有更多資訊後才能繼續。

但董玉娣,以致所有的學校,媒體及社會大眾的確應重新思考創作這回事。學校亦應對不公的輿論有其免疫力。

最後,創作業界無疑是這個議題上認知最深最有感受的一群。我想這亦不是弱勢的一群,因此有很多時候更適宜由你們發聲維護自己的權利。

"作者本文的主旨似乎

"作者本文的主旨似乎是帶出對學校只跟隨輿論,缺乏立場的不滿。"但我一點也看不到學校只跟隨輿論,剛剛到這間學校網頁一看,首頁都只是邊個邊個得咩咩獎,對於呢位少女,真係一隻字都冇。公平點說,你最多只可以話果個老師感情用事,冇睇曬成件事,至於學校就不應該作出甚麼評論。

你當然可以插學校竟然冇教關於版權o既知識,但事實係唔止呢一間中學,全港九成九o既學校都冇教,最多只係嚮EPA(而家係通識?)入面係咁e講兩句,叫你唔好用老翻。但咁唔等於校方雙重標準,呢件事上,除左果位王老師根本沒有人發表過言論。再者,記者致電王老師,王老師才知道少女賣帽,相信亦不可能知道少女賣甚麼樣子的帽吧?如果只從賣帽養家出發,少女的確係很多人的「好榜樣」。至少熊貓妹一事,的確是學校過火了,不再講。

不要誤會,我是反對她賣老翻走法律罅的(雖然未知係唔係)。但我地要做o既似乎唔係去插呢個女仔(對唔住,我係覺得大家係插佢),今日呢個女仔可能係抄左一個concept,但未來當她看了很多很多concept以後,說不定就有真正自己的創作。如何鼓勵創作,如何保護知識產權,的確是教育的問題,但要改變教育方針,公平些說,不是一間學校可以做的。反而是教育局要好好參考這件事才對。

如果這件事有一方有錯,那麼最錯一定是《明報》的記者,作為一個專業傳媒工作者,他竟然看不見問題,可見對於知識產權的教育從甚麼時後開始已經不足。

p.s. 學校應該不會回覆你吧,不要想太多,睇下學校個網都只呢間學校只care成績同運動。

打橫行

我無端端由支持學校因勢利導辦版權教育變成「不斷感性地為學校開脫」了。(再笑)

為撐而撐不知是誰,以本人經歷而言,我才不會撐這學校,但只對事講道理不對人。

嘛,其實再平心而論,我實在看不到「版權」此一議題有如此被打壓,絲毫不能提及,甚至網上有大量言論均是針對賣帽女有可能侵犯版權的問題作討論,作者是否反應過敏,「雙重標準」又是否一個好的理據,留待各位看倌判斷。就算是切膚之痛,不代表可以陷入被害妄想之中(我思疑這點),將不同於己的意見扣上不同帽子。以質疑他人做過什麼來證明自己做的已經足夠,這種邏輯很厲害。

若果想宣揚自己的理念,就不要怕整污糟手腳,親身去推動,不是東找理由西找理由,說這個不可行那個不可行。有哪一個運動不是因為權力方不對訴求作任何回應才激發出來的?求見校長,求見官員,甚至求見總統,是經常都有的事,如果怕辛苦怕不可行就不做,的確什麼事都不做會舒服得多。推搪,只是理念不堅定,空談的證明。

況且,我們的校長一向open to public,你要找他,他一定見。你貴人事忙,我幫你接通電話如何?

所謂「我們的校長一向open to public」

就算親自接見, 行動態度照舊, 那又如何?

當年李鵬都親自接見絕食靜坐學生啦......

哇,超必呀!

阿名校校友,你要為母校增光嗎?你成功了。
之不過大爺,我好似唔係貴校既學生喎,我唔見貴校校長就=「打橫行」?你係咪傻左呀?

「推搪?只是理念不堅定,空談的證明。」

本人十分認同閣下這幾句金句。

明明有校規都「有法不依」,處不處分學生也是沒有準則,學生在校外出問題,「喜歡便教」、「不喜歡便罰」、應輔導的不去輔導,不然就是出了事才去輔導……本來了解版權為何物和尊重創作的意識明明是很重要,但又「推搪」不為師生貫輸這些……一如閣下所言,這真是「對教育理念的不堅定」,以及「空談道德的證明」。

要是你那套偷換概念是成立的,基於「若果想宣揚自己的理念」就要「親身去推動」的話,我們在坐的任何人,城市論壇上的講者們、各大討論區的網民們,是否就不能討論西藏、中國、美國,伊拉克、阿富汗……呢?因為我們就是沒有親身去求見達賴、胡、溫、大小布殊、奧巴馬,所以我們(也泛指這個獨立媒體所有口水佬)全部都是只說不做、「怕辛苦怕不可行就不做」的一群人,就是因為我們「不見校長,不見官員,不見總統」,所以「什麼事都不做」的我們就「非常舒服」?沒資格去評論社會時事?

阿校友,你到底幾多歲啊?好唔好意思講出黎比大家知?

回帶︰我甚麼事都不做,但起碼,我發了一個電郵給該校,表達了我的意見,
同時如果我有甚麼誤會了該校,我希望對方可以為我釋疑,這就是我為了求證而做的小小舉措,
相反,你老哥又為此做過了甚麼呢?閣下除了在這裡打口水戰,又對此事作出過甚麼貢獻?

小朋友,敢問你係邊位呢?點解我們都要聽你的指揮去做呢?
是否因為我們「不做」你所要求的,就沒有發表評論的資格?
還是撻出知名校友之朵,便是超必?
聲稱自己「我同校長好熟,知佢為人係點」,便是COMBO?
要在這裡指手劃腳的你是不是太夜郎自大了點?

要是真的open to public,何以沒有一個電郵回覆給我呢?難道「不回覆又是代表不反對」?

到底是誰在打橫行?思路又在打結癲曬線?不用言明了吧?

即係咁

電郵無人覆,或者未見回覆,你可以去升級行動麻-打電話、寫信、親身去,依家係講香港新界屯門一間中學,唔係係外國,扯到各大小人物,就殺很大喔。

咁快就問人貴庚同邊位,你唔覺態度已經決定人地點睇你?點同你討論下去?

討論的態度

平時待人接物我總是客客氣氣的,不過我的禮貌絕不會慷慨到要四圍派,對於一些理性討論不成便來發侮氣的人,他們更加不應期望我會對他們有多好的態度。

即係咁,電郵無人覆,或者未見回覆,大家當然可以去升級行動,但就唔輪到「一個熱血校友」(我指的是那位Krislcc) 去教我地去做野。

就是本人對這件事有感問題,所以才發一個電郵,這位同學都這樣眼紅,認為這樣「是不夠的」、於是「鼓勵」我們去用他的方法向校方施壓。

但相信我們尚有自主權,我可以打電郵、打電話、親身去,我選擇左電郵,冇人覆,然後我就比人評價「收不到回覆就上網寫篇躁底文章」;佢叫我親身見校長,我話冇需要,之後呢位同學就開始講埋D乜野「主導行動的人,連繼續向學校擺個姿態施壓都不肯」,如果我冇估錯,果位同學呢種上綱上線既言論,意義在於話我地「o係度狗嗡冇鬼用」。

依家係講緊香港新界屯門一間中學,唔係一間幼稚園,我地當然唔需要幼稚園既思維,但如果果位同學果套上綱上線、偷換概念係成立既,咁我地每一個人確實冇資格o係度「得個講字」,因為我們對時事發表評論之前,都沒有親身去「求見」達賴、胡、溫、大小布殊、奧巴馬。

你說這種人這種言行不小朋友?
要反思的難道不是他,反是大家?

的而且確,「態度已經決定人地點睇你」,所以憑那位校友那種態度,真的很難討論下去。

幾好笑

to DAI ADORU
典型的「人地打我兩拳,我斬人兩刀」,兩者的態度何者較為差劣,我相信大家有目共睹。「有禮貌唔係周圍派」並非理所當然發惡的理由,你比別人有風度,第三者就會尊重你,相反,你抱著「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的心態,別人只會認為你和別人一樣差,甚至因為你超乎想像的火氣的認為你比他人更不堪。

熊貓女和金鈴兩事其實沒有因果的必然性,故此的確是沒有理由相提並論。熊貓女一事校方做錯了,是不是金鈴妹妹事件校方就必然會犯同一錯誤?觀乎閣下的文章,閣下是「不知道」該校到底有沒有就金鈴的版權問題進行討論的,難道因為該女生上過報紙,所有和該女生有關的學校行政及討論也非上報公諸於世不可?而既然閣下的忿怒是建基於「不知道」,那你的指控就有無的放矢之嫌。

另外,早有舊生指出該老師在訪問時是「不知道」金鈴有涉嫌侵權的,那表明了該老師並沒有任何「孝心大過天」的立場,閣下的指控就顯得更加站不住腳。既然你是要指出社會上出現「孝心大過天」的非理性思潮,為什麼是針對校方進行無的放矢的指控呢?記住,你不是「知道」校方「並沒有」進行有關版權的討論,你只是「不知道」校方「有沒有」討論過版權罷了。

另外,其實校方並沒有責任向公眾公佈校內所有師生的所有立場,校方公開表揚金鈴「有孝心」,其實並不等於校方「認為版權不值得尊重」。最少校方不過是少提了另一個正確的立場,而非如熊貓女事般一開始已經表決了錯的立場。難道你認為「有孝心」不值得被表揚?在這件事件中,唯一應該被遣責的理應是明報的記者罷。

最後,在第三者的立場,你的發言是很討厭的。即使道理是站在你身旁,是否就代表你就有「大聲夾惡」的權利呢?即使對方欠缺理性,或見解有毛病(問題是對方一直的態度也是很客氣,最少是斯文的」,也不見得你就可以放狗咬人。

你都唔差呀,比我更好笑喎

「你比別人有風度,第三者就會尊重你」
真係唔需要講咁多,我亦唔需要大家特別去尊重我,請大家尊重自己的良知便可以了。

「熊貓女和金鈴兩事其實沒有因果的必然性,故此的確是沒有理由相提並論」
是嗎?理由我已經前述,難道我需要再三回帶?
我從來冇搬出D「因為熊貓,所以金鈴」之類既因果關係論出黎,希望呢度唔係有人要屈我啦~
我係話學校基於輿論壓力而對兩個學生既"校外行為"去選擇性去執法呀!
係咪咁既執法質素都叫做「沒有理由相提並論」呀?

「不知道該校到底有沒有就金鈴的版權問題進行討論」
所以大家就不可以在這裡討論?

「難道因為該女生上過報紙,所有和該女生有關的學校行政及討論也非上報公諸於世不可?」
首先本人沒有這個意思,請你還是不要上綱上線吧!

「而既然閣下的忿怒是建基於「不知道」,那你的指控就有無的放矢之嫌。」
「既然你是要指出社會上出現「孝心大過天」的非理性思潮,為什麼是針對校方進行無的放矢的指控呢?」

好明顯同一間學校處理兩個學生的問題,都是涉及輿論而定論,這就是我的有的放矢。再講,我不相信一個電郵回覆會比學校行政要來得覆雜,要是如果我等市民是誤會了校方,怎麼一個校方回應也沒有?
我不清楚該校是否資助中學,如是者,作為納稅人的我要關心這間學校,發個電郵,都叫多事?

「早有舊生指出該老師在訪問時是「不知道」金鈴有涉嫌侵權的,那表明了該老師並沒有任何「孝心大過天」的立場」
既然報紙有說人人便信,報紙沒說的我又怎能知情?就是《明報》記者都認為沒有版權問題,老師對此又可以有多大的意識?同樣,報紙也沒有引述老師對版權的看法,後續的報道也只著墨於各大機構為妹妹送上實習機會,老老實實,我真的「不知道」該校有否做過甚麼善後的輔導。

「閣下的指控就顯得更加站不住腳。」
我覺得像你一樣思維的人都很有問題,就是只懂將別人提出的質疑都當作指控,存在疑問當然就是要問,根本沒有甚麼「站不站住腳」好說的,只是學校一方至今都未能以電郵回覆讓人釋疑,難道你會比學校更清楚他們的立場和想法?我這樣被你一說又是否應該回應一聲「哦!原來是這樣」?

「校方並沒有責任向公眾公佈校內所有師生的所有立場」
哦?乜係咩?但最少都唔該覆下市民電郵好不好?被批評沒禮貌的我也不得得批評校方這種「冇責任」的態度叫做禮貌。

「校方公開表揚金鈴「有孝心」,其實並不等於校方「認為版權不值得尊重」。」
是嗎?但願如此吧!

「難道你認為「有孝心」不值得被表揚?」
我已經在文章中講過「我很欣賞她的孝順」,但同時我亦說過「孝順是天經地義,不應像現在一般被無限放大」。

「在這件事件中,唯一應該被遣責的理應是明報的記者罷。」
我已經在文章中講過,香港知識產權署以及所有不分清紅皂白只懂力撐妹妹的任何人,都是應該被譴責的,你們某程度也是在蒙閉了妹妹的價值觀。

「在第三者的立場,你的發言是很討厭的。」
多謝你,但你以上的發言何嘗不令我感到討厭?

「即使道理是站在你身旁,是否就代表你就有「大聲夾惡」的權利呢?」
何謂聲大夾惡呢?泛指破壞河蟹的聲音也是?
或者,對一些人來說我的聲音都是刺耳的,但諷刺的是有種人是很偏頗的,
為了要為校方講好說話就對別人上綱上線箝制言論,
這又是誰人在大聲夾惡?
再者,手指指著別人說甚麼聲大夾惡的人,他們到底又有沒有道理在其身旁?

正所謂彊屍一多人就係怪物,
恐怕現在天使也真太多,我自然也成為你們眼中的魔鬼吧!
之不過,難道所有批評文章都一如某校友所形容是「燥底文章」?
就是所有評論文章都是燥底文章,是不是你就用不著去正視,甚至可以阻止別人去關注?

在一些人眼中,我無疑是小事化大的,只因你們從來不當「小事」是甚麼的一回事,不懂得何謂對教育和創作的尊重吧!

有個小疑問

又是小疑問:
究竟 DAI ADORU 你是否真的發了『一個』電郵?

曾經有人發過一個重要電郵給我, 卻被過濾放入垃圾郵箱裡. 幸好他見我不回應, 再發一個給我, 否則!

DAI ADORU 有否考慮電郵可能寄失呢? (可能閣下已有補送, 我可不知道)

為免出現技術問題,前後我發了兩個電郵

同一信函,同時亦寄予明報、蘋果、知識產權、申訴專員公署,除了明報和校方,其他機構都有給我回覆,相信這不是本人或本人isp出的問題。

駛唔駛玩到咁大 ?

DAI ADORU: 「同一信函,同時亦寄予明報、蘋果、知識產權、申訴專員公署,. . . 相信這不是本人或本人isp出的問題。」

駛唔駛玩到咁大 ?

好言相勸:「凡事太盡,緣份勢必早盡。」

視博家先生,本人歡迎理性討論

如果你是要來抽水的,我沒有興趣,相信大家也沒有興趣,

你是不是又要去信各大機構去告我一狀「那個DAI ADORU在維基/網典先後被人封禁」?

我在這個議題的討論到此為止

如果大家的立場是不一樣的,相信大家繼續爭辯都只會是各自表述,因此如題,我在這個議題的討論到此為止,以上。

同意價值觀缺乏人性的學生不應該接受懲罰,更重要的是接受教育

同意價值觀缺乏人性的學生不應該接受懲罰,更重要的是接受教育。

再提醒作者請冷靜。

""""「即使道理是站在你身旁,是否就代表你就有「大聲夾惡」的權利呢?」
何謂聲大夾惡呢?泛指破壞河蟹的聲音也是?
或者,對一些人來說我的聲音都是刺耳的,但諷刺的是有種人是很偏頗的,
為了要為校方講好說話就對別人上綱上線箝制言論,
這又是誰人在大聲夾惡?
再者,手指指著別人說甚麼聲大夾惡的人,他們到底又有沒有道理在其身旁?""""

別人對你講粗口,你便有權侮辱人?別人對你使用暴力,你便有權向人使用暴力?別人殺你全家,你就有權殺人全家?
我希望作者明白甚麼是文明和理性。
一個文明的人應該懂得找適當的渠道宣洩自己的憤怒。

亂入

別人對你使用暴力﹐你的確有權向那個人使用暴力。只要暴力的程度限制服那個人﹐讓他不能再傷害你﹐這叫作合法自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