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董玉娣中學 兩個女生的不同故事

原來保良局董玉娣中學是間「名校」,最近她們又有一個學生出了名。

賣帽窮女生

但很可惜,我們的社會太多層次不高,青紅皂白不分是非的人,看來現在正忽然流行一股「孝道大過天」的思潮。

隱賣帽惡行,孝義得善揚
賣帽少女成學校新寵兒

大抵《明報》的記者太厲害,筆觸感染力強,所以整個故事都令人動容,「好生性」、「好識諗」,無論是青少年還是為人父母,種種正面評價不絕於網上,甚至「現實的」中小企老闆……都為其「孝義行為」送上一致好評,甚至獎金、獎品。

已經說過,此姝的做法是很有問題的,簡單而言,就是偷取別人的設計概念,將別人「未應允」當作「不反對」,當做是自己的設計去註冊專利。

不止是金鈴妹妹本身、明報的「化妝師」、香港知識產權署,力撐這次「好人好事」的任何人,都對設計和創作沒有最基本的尊重,總之就是「人人被孝順充昏」,甚至她所就讀的學校「董玉娣中學」一樣無視金鈴妹妹走法律罅的問題所在。

在《明報》的報道甚至見到一位王姓老師表示「當下許多放縱的青少年,應該好好看看這個榜樣。」。

女生被記「大過」,是誰之過?
學校雙重標準,見現實人性

在去年差不多這個時候,董玉娣中學也出了一個「涼薄女生」。

此姝在自己的網誌發表自己對四川地震的意見,該女生表示「四川死多些人更好」、「救災民不如救熊貓」,因為這些說話在網上惹來很多網民不滿,甚至有網民發動「人肉搜尋」,讓她的照片和個人資料被張貼到多個討論區,當中包括她所就讀的學校──董玉娣中學,結果此姝和學校都因此事而「見報」,最終這名女生更被校方記了一個「大過」

一個是「令學校增光」學生,一個是「令學校丟臉」的學生;兩個同校女生,兩個截然不同的故事和結果,我們看到了甚麼?

任「孝女」的方法做錯了,因為被報紙「包裝得好」,所以金鈴妹妹得到來自四面八方的錦上添花,甚至成為老師口中的「青少年榜樣」,即使她仍然存在侵權的嫌疑。

相反「涼薄女生」呢?她的說話固然極盡冷血涼薄,受到千夫所指是必然的事,不過成為「犯眾憎」而被「起底」是否活該,我沒意見,但校方對她的一記「大過」的理由又是甚麼呢?

希望大家都會想深一層,她只是在網誌發表自己的看法,無疑她的思想確有偏差,但「涼薄女生」既沒有犯校規,也沒有觸犯法律,而且香港是有言論自由,哪管她的意見有多無知,校方記她「大過」根本毫無理據。

「涼薄女生」存在著幸災樂禍的想法,其實是不是從來就缺乏老師們的善誘開導?董玉娣中學的老師們對學生又是否真正做到關心和足夠了解?

學生有問題,因為學校教師都有問題!

或者,「記大過」這重典不過是為了平息網民怒憤而「做給人看」的,但學校有沒有想過這樣對全體學生都不公平?

兩個學生兩個故事,讓我們清楚看到董玉娣中學的教育方針和對道德的理解,完全基於輿論壓力,看大環境哪一邊聲大,便向哪一邊去靠攏。

報紙報道「好學生」,學校就「以她為榮」;對「問題學生」,就擺佢上檯,記她「大過」,你們是不是太現實了點?面對每個「好的」和「壞的」學生,作為教育工作者的你們都不能置身事外呀!

你們這班不知所謂的校長和老師!

P.S. 本人曾經為「少女侵權賣帽」一事去信該校,促其正視問題所在,惟去信數日仍不見回覆,或者,在社會一片「好孝順」、「好乖」、「好識諗」的思潮下,本人關注的問題確實不成氣候。

關連閱讀︰賣帽少女、明報、知識產權署、網民與輿論之大錯特錯

文︰DAI ADO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