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子路

好管閒事,無的放矢。教導學生不要人云亦云,對建制要永遠懷疑。 網誌

教育

以良心教六四

廣告

廣告

二十年了,今天在學校的同學,多是後六四的一代。二十年前那場震撼了整個民族、整個世界的爭取民主運動,對他們來說,「六四」,不過是一個歷史名詞。

回歸以來,香港不少人仍堅持悼念、要求平反,原因簡單不過:政府做錯了。然而,隨著時間遷移,愈來愈多人認為「六四」不要再談,更不要說平反「六四」,甚至把「六四」意義扭曲,說非成是,因此,老師也最好不要多談。

今年因為前港大學生會會長陳一諤的「六四」言論,令「六四」二十周年這一個題目火熱起來,身為老師,聽到他這麼的言論,怎不唏噓?但陳同學值得原諒的地方,是因為他所能得到的「六四」面貌,可以想像是必然偏頗的。可是,最近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在一個跟年青人對話的場合,竟把「六四」跟「文革」相提並論,更為陳同學的言論辯解,以「言論自由」來偷換概念。更甚者,是說不談「六四」的原因是鄧小平、江澤民等人的理論已寫入國策,動搖不得。聽到曾鈺成這樣的說法,不免失望。過去,曾鈺成也是老師,今天雖然已是政界中人,但萬萬想不到的是,他早已把教師的天職捨棄。

自執教鞭以來,我每年都跟學生談「六四」,在中文課、中史課、通識課、甚至班主任課,總之可令更多學生了解「六四」的機會,也不放過。因為我深信,「六四」的是非黑白很清楚:無論怎樣說,軍隊動武鎮壓,屠殺百姓,一定是錯。每一年,我也鼓勵學生跟我一起參加「六四」燭光集會,雖然同行的同學不多,但多一個就是多一個,這樣的力量也很重要。

「六四」固然是在位者心中的一條刺,也是他們最不光彩的一面。但我們要知道,身為老師,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也應該寸步不讓。我們的職責,不單是傳授知識,為學生的前程鋪路,同時我們也應讓他們建立正確的是非觀、價值觀。當權者把「六四」的觀念扭曲、偷換,我們就更應跟學生一起,揭開他們的假面具,讓學生知道社會的面貌。就如曾鈺成,「六四」當年不是也公開譴責北京嗎?

只要憑良心,「六四」我還是會年年教。

(本文刊於《明報.教得樂.師思細語》2009年5月12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