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恐懼,建立秩序

恐懼,建立秩序
廣告

廣告

恐懼,是秩序的來源,它看不見,看見的只是紀律,教會也愛恐懼,整天在怕得罪神。(網絡圖片)

* * *

都市人的愁容,有沒有希奇怎會那麼普遍?那不是一兩劑心靈解藥就可以治癒的。

歌頌大都會的時代感,那急促的腳步,摩天高廈,巨型廣告牌。就是沒有留意,那些在紐約、東京或香港的白領,他/她們臉上的呆滯或繃緊的肌肉。

那是恐懼。恐懼可以製造那麼壯觀的上班潮,每早晨呼召全城的人自動自覺往同一個方向走,就如微絲血管滙聚流進大靜脈,在中環的另一端,大動脈把血液打進四通八達的管道。

恐懼,包括恐懼犯錯,恐懼捱罵,恐懼被裁掉。上班潮的壯觀,不過是不想回公司和必須回公司的集體辯證。一想到必須在九點前踏進公司大門,或把員工證往登記器給感應一下,腳步就必須加快,因為,我們害怕遲到了就……不敢想像。

我看見商場一邊,一個男生抵抗著洪流,要在人潮的一旁走往另一旁,拖著一條金屬欄杆。為甚麼他必須橫渡這道大概五分鐘後便會消失的洪流?很簡單,他若不現在走過去,大概會給經理罵。恐懼,令他無懼。像士兵冒死前行,臉上木訥。

恐懼,是秩序的來源,就是不知道不這樣會怎樣,才遵守著。知道自己反正會被送進毒氣室,猶太人就不會排隊了。

恐懼是看不見的,看見的,卻是紀律。哲學家福柯很早就提出生物政治(biopolitics):社會對身體的直接監控。害怕恐怖分子,我們樂於脫下皮帶;害怕流感,我們便願意被隔離七日,解封時還開心得像中獎,乖順得可怕。

教會一直以來,對社會性的恐懼批判極少,大概因為教會太愛秩序。教會也愛上恐懼,最常見的恐懼,就是害怕「得罪神」,我們致死的罪都給基督的血洗淨了,就是有些是例外的,這些例外的(有種種神學把它合理化),規訓信仰生活的大部分。

恐同、害怕排擠,懼怕竟是許多事奉神的人的一生。加拉太書是自由的憲章,我很期待,這種信仰若在生活全面落實,世界會是怎樣。

--原載於基督教時代論壇1136期(2009.6.7)文化專欄「單程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