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答豬流感「通識」2:現在打防疫針防至命豬流感一定無效,且政治不正確﹗

廣告

廣告

回答此問題的相關閱讀資料早前已貼在此處: http://richardfx.blogspot.com/2009/05/blog-post_27.html ,未看過的人請先看看。

問題

2.你贊不贊成在現階段全力生產足夠全世界使用份量、能對抗此豬流感的疫苗?理由是甚麼?

答:

我不贊成此做法,因為這對我們預防像1918年般至命高傳染性的變種豬流感毫無用處,只是浪費市民及納稅人的金錢,這點是根據西醫對疫苗理論的認識所推測出來的,而歷史有先例(美國1977年豬流感疫苗注射運動),大規模的疫苗注射運動會引發副作用疑雲及訴訟風波,不利於社會和諧隱定之餘亦會影響政治。

分析:

根據西醫的疫苗理論,特定的疫苗只能對特定的病原體產生防禦作用,流感病毒也不例外,但由於流感病毒每年不斷產生新的變種,因此科學家每年也要預測每年可能會做成全球流行的新流感病毒品種,並針對它生產新的特定疫苗才可以有預防的功效。

可是現在一些西醫的流感專家的建議卻是,我們一定要生產對應此一品種的豬流感病毒疫苗並向全人類施打,以防止其傳播及變種,好像暗示「舊疫苗」在病毒變種成至命「新品種」時也有預防作用,這個說法明顯與上面西醫承認的疫苗理論有邏輯上不一至中「相互衝突」的謬誤(即用「舊」疫苗就可以對付「新」病毒),兩個理論至少有一個是假的,不可能同真(但可以同假)

其實提出向全人類施打此針的專家亦有提出另一個的「新」、從前注射人流感疫苗時不曾有的理由,那些專家認為此豬流感病毒會在人類之間「大規模」傳播,然後再感染豬,由於豬能同時感染人及禽的流感病毒,這就提供了三種病毒進行「混種」的場合,這樣便很有機會使病毒變種成至命高傳染性的類別,因而有需要在現階段採用疫苗注射的方法以中止這個過程(新聞:http://www.rthk.org.hk/rthk/news/expressnews/20090612/news_20090612_55_588658.htm )。

但是那些提出「新理論」的專家亦正犯了不一至中雙重標準的邏輯謬誤,他們忽略了一個公認的事實:普通人流感每年做成25萬至50萬人死亡(死亡率0.1%),每日680000-1360000人受感染,每日死684-1368人,無論在感染人數及死亡數字上皆遠超此次豬流感數百倍以上,而普通人流感病毒同樣可以感染豬隻,並可在豬中「混種」而導至病毒變種,連專家也無法準確預測何種病毒何時何地變種成高傳染及至命性,為何那些專家不是先提出全人類施打普通人流感疫苗?依理這樣對減少人及豬因傳染及感染病毒而做成「混種」危機的效果應比注射豬流感疫苗要強上很多倍(少了那麼多的人流感病毒,想再「混種」都難),更可丞救每日因流感死的684-1368人,不是一石二鳥嗎,為何從前面對普通人流感那樣「厲害」的病時不提全人類齊注射,卻在今年面對相對較弱的H1N1豬流感如臨大敵,非要全人類一齊打不可

另一方面,如果只是為了中斷豬隻因受豬流感病毒感染而做成「混種」危機的關鍵過程,那依理最有效及經濟的方法便是替全球所有家豬注射豬流感疫苗(有家豬專用的疫苗),據世界糧食組織在2007年的統計( http://kids.fao.org/glipha/ ),全球共有982707937隻家豬,數量遠比人類60多億人口要少得多,人用H1N1豬流感疫苗成本為每劑100港元左右(見http://inews.mingpao.com/htm/INews/20090609/gb21655f.htm ),而豬用H1N1豬流感疫苗在中國的市場價值,一些人估計也有10億元人民幣左右(見http://shouyao.d288.com/hyxx/1005567701.html ),以中國共飼養5億頭家豬來計算(見世界糧食組織在2007年的統計),成本為每劑2元人民幣左右,很明顯為所有家豬注射疫苗的成本肯定會比為全人類注射疫苗低得多,且效果直接,尤其在全球醫療資源有限的情況下此法是最為理想的(只不過這樣豬農的成本會上升,得益的卻是動物疫苗商而非人類疫苗商),但為何從沒有聽過那些專家提出過這些實用可行的建議,卻提出一些高成本、間接的(從防傳人到防傳豬再到防再傳人)所謂最佳的預防方法?

以上問題並不是單單「改正」決策及行為就能解決,就如同上篇文章所說過的異像,世衛的專家總是錯誤地把注要力集中在沒有多大危害的H1N1豬流感身上,為它提升最高警戒級,為它製作人用疫苗,卻對論上明顯更具威脅的普通人流感不給予相應的重視,反提出一些低效甚至毫無作用的「專業意見」,竟要我這等外行人來指正?他們的決策可以說是建基於「貪新忘舊」,就像一個思考邏輯不太正常的人所會做的,究竟從他們「腦袋」出來的建議還有多少會像此次豬流感般是不合理的?還是他們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真正原因,因某些目的的需要向大眾隱瞞,結果他們借今年發現豬流感病毒「廣泛」傳人之機就把一些似是而非的理由透過專業人士及傳媒包裝成「經專家鑑定的真理」,再利用人們對新、不能確定、不知將會發生甚麼不好的事(豬流感病毒變種)的恐懼心理(在電影「蝙蝠俠 – 黑夜之神 」(The Dark Knight)中小丑也提過類似的心理)*,把其「產品」推銷出去以謀取暴利(但手法卻笨拙得令人咋舌)?但不論他們是真傻子還是偽善者,這些所謂專家的言論(包括上那個「防止病毒傳豬導至病毒變種」的間接預防理論**)還可信嗎?

---------------------------------------

*如果專家向人們推銷注射普通人流感疫苗,雖然可避免部分邏輯謬誤,但大部分人都會因普通人流感每年都有太平常而不予理會,其市場價值極低,而推豬隻專用豬流感疫苗又只會益了其他人,因此改為推銷「新」的人用豬流感疫苗,並以不太科學的理論把新病毒的特性與高傳染高至命性的1918年豬流感疫情「含糊」地聯繫起來,製造全球大瘟疫即將降臨的兇兆,這樣各國人民便因覺「世界未日」來臨而驚慌失措,而推銷「產品」的則把自己塑造成世上唯一的「救世主」,人們在「恐懼」與「絕望」中唯有依靠這些「超級英雄專家」來「打救」,並預先支付金錢以「酬謝」他們。

**「防止病毒傳豬導至病毒變種」的間接預防理論不是「邏輯問題」而是「事實問題」,不能單靠推理來決定其真偽,需要對其觀察(實驗或直接查看結果)才能明瞭,現階段還沒有任何可靠實驗或事件證明此理論的可行及真實性。

---------------------------------------

我從前曾寫過「疫苗理論有幾科學?評論周兆祥著的《免疫針危害健康》」共三篇( http://richardfx.blogspot.com/2008/07/blog-post.html ),評論到一些有關疫苗成效的統計圖表,主要是表達對疫苗對防止疾病成效的疑問,質疑注射疫苗注射與某些疾病的息微是否只是巧合出現,是否有其他因素引起那些正面效果,文章亦談及所謂疫苗的副作用是否同樣與疫苗注射同時巧合出現等問題,鑑於那些篇章並有太多與豬流感疫苗直接相關的詳細資料,所以不能說明疫苗對流感病毒是不是有效及有嚴重副作,1977年美國因推行豬流感疫苗注射,被懷疑因而導至500多人(約佔注射人數的0.001%)出現嚴重的副作用(未計輕微及短期副作用)及25人死亡(約佔注射人數的0.00006%),重點不是那些副作用的發生機率是如何的低(相對於因患豬流感而死的風險),而是我們無法確認(非否認)疫苗與副作用之間存在著因果關係,但我覺得對大家還是有些參考價值。

但歷史告訴我們(可參考http://en.wikipedia.org/wiki/Swine_influenza ),不管疫苗注射效果如何,如果把實行全民注射當「社會運動」來推廣,可以肯定的是會有不少人發覺他們之後會出現或重或輕的不適,有人甚至會死亡,很多人不會先想這是不是巧合,而直接把這些歸究於他們有注射疫苗,引發大規模的投訴及法律訴訟,這可比1977年在美國那次豬流感疫苗副作用風波鬧得更大,可以說極大機會是「政治不正確」的,因此現在當政的搞政治的要對這個風險極大的疫苗注射運動持相當謹慎的態度,一個不少心就可能會斷送自己的政治前程,以下的處理手法可能是比較可取的:強調不主動推廣,不強迫注射,不避疫苗副作用風險說明,不保證疫苗有效的四不原則,強調資訊透明化、你情我願、健康風險自付、符合「科學」定義,總之不怕你打還是不打,最怕你有事來煩,讓人覺得你有做事,事後又不會讓人覺得你做得太多就行了。

回答三待續......

原文: http://richardfx.blogspot.com/2009/06/2.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