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難為了o靚模

廣告

廣告

09年夏由一眾o靚模主演的這齣《決戰會展之癲》惹來全城港女聲討,姑勿論何家淑女說的“sleazy chicks”到底是什麼意思,或過來人狄娜小姐如何語重心長勸o靚模回頭是岸,她們自有其言論自由,一眾o靚模也有飲奶食雪糕的自由。

問題是一眾娛記自以為是上帝隻手遮天,要不把人捧上天,要不極盡粗鄙之能事非把人踩低不可,連消帶打將一干人等以至香港人玩弄於股掌之中。我不相信娛記不知道chick的語意為何或連字典也不懂得查,但我肯定他們為了興風作浪造新聞,是完全不予理會但求砌生豬肉把說話塞進人家嘴裡。說o靚模傷風敗俗不道德,娛記的缺德只有過之而無不及。

但話說回頭,「不道德」的o靚模何德何能,如何能證明香港人庸俗冇文化?日本水著女優AV事業歷久不衰,最黃最變態,但有人敢說日本庸俗冇文化嗎?香港人的庸俗冇文化其來自有之,自己cheap唔好賴o靚模,沒有揸住o靚模當令箭的娛記,沒有物化女性的精裝追女仔系列電影,就不會有大學淫賤迎新營的傳統,也不會有o靚模攻陷書展的一日。

說到底,香港人鄙夷o靚模,不過是素來恐懼肉體的社會和媒體教育之表現;而女孩子敢於拋個身 / 胸出來任拍不忤,也不過是整個社會視財如命只顧賺快錢之過。要怪只怪陳冠中筆下的一代香港人,如何建構香港的核心價值,又如何令社會流動有如一池死水。但七、八十年代香港的至理名言是笑貧不笑娼,事到如今卻既拜金又虛偽,以道德砸石頭抬高自己,倒是愈活愈回去。

今天幾個女孩以脫招徠,又有多新鮮值得如此大驚小怪?曾經沸沸揚揚的淫照風暴如今亦逐漸平息,而事實上不用等到明年,這些女孩十之八九已人間蒸發,道行較高的,也許有日像徐若瑄、舒淇甚至葉玉卿般修成正果,到時候雪糕與牛奶,不過是年輕時候的一點墨…

原刊於個人網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