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代貼)香草:高hing 26公里後...(二)

廣告

廣告

2009.08.07

高hing 26公里後...(二)

參與了「高hing 26公里」第一天路線的米埔新村 > 七星崗一段,讓我感受到重建人與人那種真厚而又純樸的關係的重要性,也就是保留鄉土鄉情的重要性。

鄉土鄉情的保留

不少人都會有行山經驗,可是,行山時沿途有警隊陪同,你可曾有過這樣的經驗嗎?

九時五十五分起步,大家準備邁步過對面馬路時,有警員說先等一等,原來,他們要為我們叫停車輛,好讓我們安全過馬路。走了一段路後,又有警員叫我們走在前面的人停下來,因為還有人在起點未出發。到了這個時候,我開始有點兒覺得自己是在“遊行”而不是行山,只是心裡在揣摩著,這麼另類的“遊行”,加上大熱天,大概不會有警員跟著我們一起上山吧?

走完了馬路,來到上山的路,其實並沒有一條可見的山路,大家都是踏青而上的。好不容易到了第一個可稍作休息的立足點,放眼山下,可看到山下的河、田、海和建築物。忽然聽到有人侃侃而談地在介紹山下的地名,甚至是一些建築物的名字。轉頭一看,赫然看到一位穿著迷彩軍服、中等身材的男子正在為其中一個同行者在講說著,語氣自信有力,卻又溫文友善。好奇心驅使我走過去,想證實一下心中的猜測。走近後,看他汗如雨下,再看看他肩膀上有編號、腰間有配槍,心叫:果真有警察和我們同行啊!

讓我難忘這位警察叔叔的是,除了他如雨的汗水,就是他那敬業的精神和友善的態度。在他身上,看不到那種高高在上的氣焰,也看不到那種愛理不理的嘴臉。一路上,只要有人問他有關地理上的問題,他都很耐心、很詳細的回答,我當時叫他做最好的衛星導航儀。他還不問自答的告訴我們如何行山不迷路,如何分東南西北;又不時提點行山要注意些什麼,如不要帶甜食,要帶咸食,因為流汗後要補充鹽分;行山前不要吃太飽,要多喝水等。

行行重行行,又到了一個休息處,大家開始有點累 ,大概肚子也開始鳴叫起來吧。大部份的人都把食物拿出來,我則為了減輕負重,早已一路走一路把食物吃光了。我問警察叔叔時間,他說:剛過了一點。

什麼?我們已走了三個多小時?我不太相信的說。

他說:是呀,照一般速度,這段路應該一個半小時可以走完。

除了因為是“遊行”速度一般比常速慢以外,還因為當天有幾個家庭帶了幾個十歲以下的小朋友一同參與是次活動。當這幾個小朋友到達頂峰時,大家都以熱烈的掌聲鼓勵他們。

這時,有一位女士,拿出一袋食物分給她的好友,接著她拿了一個給擠得扁平的麵粉團遞到警察叔叔面前說:你也來一個吧!

警察叔叔搖著頭、擺著手說:謝謝,謝謝,不用客氣,不用客氣。

女士說:這叉燒包樣子雖然難看一點,但我老遠的把它背上來,而且你也應該有點餓了吧,你將就一點吃一個吧!

警察叔叔仍然保持他一貫的笑容,謝過後,把包子接過去。過了一會,那女士拿著一個紙袋一個一個地向她的朋友回收那張墊在包子底的紙,來到警察叔叔面前,她說:給我那張紙,這樣你不用一路帶著,下山後,我會找垃圾箱把它扔了。

誰知道警察叔叔說:我已經把紙吃了。

我想,當時一定是所有人都張嘴定鏡地看著他,因為他連忙說:沒關係,那是牛油紙,可以吃的。

我也轉過頭看著他,可是那一刻,他在我眼中不再只是一個警員,而是一個有血有肉的鄰家大男孩。叫他警察叔叔只是一個尊稱,他其實頗年輕。

如果香港有多幾個像他那樣的警員;如果香港有多幾個像 那位 女士和他那樣的行山人士……那是香港市民的福氣;那香港的郊野就不會有那麼多叫人不忍目睹、漫山遍野的垃圾……

在這大熱正午時分下,對於我這個很少流汗的人也已經感到汗水滾滾而下,由於穿了輕便的衣服,當時還可以正念地,以行山者的心態去欣賞這個行程。可是,當我們這幾個先頭部隊,遙望快要到達的頂峰時,看到有兩個警員穿著厚厚的軍服,沒有打傘,站在光禿禿的山頂等著,真難想像他們有多難熬!到了頂峰,不少同行者都跟這兩位警員說一聲:辛苦了!雖然在這種時晴時雨,而又酷熱的天氣下,日曬雨淋了 一兩 個小時,他們仍以笑容回應我們的關懷。

一直下了山,到了平地,前後遇上了三四組警員,他們大部份都是友善的,有著一股叫人舒服的人情味。其中,第三組的一個警察叔叔跟一葉說了一番發人深省的話:

「有怎麼樣的領導就有怎麼樣的下屬,同樣的,有怎麼樣的老師就有怎麼樣的學生。我之所以能在警隊服務十八年是因為有一顆服務市民的心,你們當老師的當然希望把學生教好,希望他們能把你們的優良傳統繼承下去,而我則希望我的工作態度可以影響我的同僚和下屬,因為將來退休後,我希望有像我這樣的警察來服務我!」

他這番話確實讓我開了耳界,更開了竅。

與其說:「有怎麼樣的政府就有怎麼樣的市民。」

我選擇:「有怎麼樣的市民就有怎麼樣的政府。」

因為前者的思維模式會把自己的幸福放在別人的手上。要想多福的話,至少不要再減滅現有的福祉,就得自求、就得跳出對自己不利的思維模式和習慣模式,還要更進一步明白:

「有怎麼樣的地球人就有怎麼樣的地球。」

因此,「高hing 26公里」不單單是為菜園村村民保家護村的行動之一;反對興建廣深港鐵路不單單是一般的港人與政府對立的議題,而是廣深港的市民同胞以及全球人類為了救地球、救自身而需要深化認識自己與他人所面對的危機和所要負的責任。

作為廣深港的市民同胞,這裡包括了有關政府部門官員,以及所有與是次有關興建項目的商家和工程人員,當他們下班回家後,脫下官服、脫下工服後,就跟廣大市民一樣,有自己的親人,要呼吸新鮮空氣,要吃無毒害的米菜,要吃健康無病的禽畜魚蝦等。現在讓我們來思考一下:

我們是真心的關心自己和子女的生活嗎?那我們當然要關心廣深港的發展。

我們是真心的關心下一代的命運和廣深港的發展嗎?那我們就得關心整個地球的狀況。

我們是真心的關心自己、下一代、廣深港以及中國和整個地球的發展和命運嗎?那我們就得明白二十一世紀講發展、講增值、講持續,到底如何講才對自己、下一代以及全人類會是最有利益?

首先

保護環境

不在不用膠袋

而在不作無謂消費

防疫保健

不在打針、吃藥、進補

而在合宜的飲食、作息、運動

舒適的居住環境

不在自己的家裡

而在社區環境(推而廣之是香港、廣東、中國、亞洲以至整個地球)

按這樣的邏輯繼續思考,我們就會明白二十一世紀:

鄉郊土地發展

不在高樓大廈、高速鐵路

而在耕地與自然環境的保育

一個地區以至國家,甚至全球的繁榮富強(增值)

不在庫房的存款番了幾番或國債賣出了多少

而在人民的身心有多健康

一個地區以至國家,甚至全球的可持續發展

不在於有沒有工開

而在於有沒有飯開

因為

保有飯碗

不在自己的

而在共同的

不在那一隻碗是鐵還是鑽石

而在碗裡的食物嚥得下與否

既然碗裡的食物是最重要,那就離不開前文所說香港要保留現今僅有的耕地,同時鼓勵農務後繼有人。這還將是二十一世紀人類講增值、講持續發展的大方向。這絕對不是一種烏托邦式的理想主義,而是二十一世紀人類迫切尋求自保、生存的實際、有效而又可行之道。

原來負責這次“遊行”的警員,有的是元朗一帶的原居民,或在鄉郊住了很長時間的居民,難怪他們都有一種特有的鄉情味。至於菜園村村民的樸實民風民情,可在其他文章讀到。

原來,中國文化中的:「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不是一個拿來朗讀的抽象概念。

人要有愛護土地的精神、敬業精神,不能離開尊敬天地(大自然)和尊重自他的精神;人與人之間要有純樸的相互關懷精神,不能離開他對自己所生所長的土地那份感情的真與厚。否則的話,人也許只能做到「幼吾幼;老吾老」而已。然而一個不尊敬天地、不愛護土地、不尊重自他、對生於斯長於斯的土地沒有一份真厚感情的人,他對其幼和老的愛會有多真、多厚呢?他真正懂得怎樣才叫「幼吾幼;老吾老」嗎?未能真正懂得怎樣「幼吾幼;老吾老」的人,他關顧的只會是眼前的短利!

原來,人與人的關係,是離不開人與大自然的關係的建立!吾土吾民,絕對不是兩個分割的體系或概念。很慶幸香港還有講鄉土鄉情的地區與居民、村莊與村民,這樣的鄉土鄉情都需要被尊重和保留。

從前,皇帝叫百姓為子民,人民叫官員為父母官,而主僕的關係都是終身制的。古人沒有先進科技,不能隨心所欲的掌控大自然,因此,他們不得不與大自然共存共榮。

曾經聽過一位很有道德和涵養的老人說:「中國的祖先不是沒有發展科技的智慧,而是他們更有深明對子孫真正長遠利益的智慧。」

當時,總覺得那是一種民族自尊的表現,是為沒有比西方先發展科技的祖先自圓其說,因此,對此說法不甚了了。今天,總算明白他老人家的大智慧,他看穿了古人的用心,和語重心長,他對現代人的告誡和勸勉。

我們今天既然有了先進科技,應該好好利用它們服務於人類,幫助人類如何更好的與大自然共存共榮,而不是以科技征服大自然的同時,卻把人類淪為科技的奴隸。我很願意有一天見到政府官員和人民、僱主和員工有著相近於古人的那種真厚而又純樸的關係。

要有這樣的關係,人必須同時與大自然和他生長的土地培育真厚的感情!

我很願意見到每一個人都開始去學習關懷大自然、自己生長的土地和身邊的人。我也正在學習著。

…待續

香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