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足球金牌是如何煉成的?

廣告
足球金牌是如何煉成的?

廣告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二日晚上九時左右,筆者在禮頓道鳳城酒家晚膳。突然,一眾剛在大球場拿下足球金牌的香港運動員走進酒家,全場顧客以掌聲歡迎。自八五年五月十九日以後,香港人從未為自己的足球隊如此興奮過。由於不是精英項目,足球隊沒有政府的奧援,這塊金牌更加珍貴。而如果我們回顧足球隊備戰東亞運之路,我們會發現這傳奇一刻實在是太過奇妙了。

高能風波

早在零八年初,足總便已組成東亞運集訓隊,其主教練是克羅地亞人高能。在球員時代,高能曾在港效力流浪和好易通。他是在零八年初被任命為足總顧問的,之後再成為了東亞運集訓隊的教練。

有趣的是,這位教練的執教經驗幾乎是一片空白,而且他當初當上足總顧問時並沒有得到董事局的背書。那麼,為何足總主席梁孔德執意將備戰東亞運的大任交予高能?據說原因是梁孔德主席的好友胡應湘是克羅地亞駐港名譽領事,高能來港大概與此不無關係。怪不得去年夏天,東亞集訓隊除了能到杭州參加四角賽外,還能到克羅地亞集訓。

到東亞集訓隊在外集訓回港後不久,梁孔德便公開表示將與他續約。但當時足總青訓小組其實還未決定是否應與高能續任東亞集訓隊教練。後來梁孔德更力主讓高能任教港隊,更帶來了一場風波。傳聞中不少球圈中人都認為高能的水平未如理想。南華足主羅傑承更曾公開質疑高能是否適當的領軍人選。更令人注目的是,有關高能是否擁有歐洲足協A級教練員資格的問題,一直頗多爭議。本被任命為港隊助教的塞爾維亞人狄恩更一度因此拒與高能合作。

由不派兵到踴躍支持

最後,足總董事局決定以六十萬禮聘高能,讓他與狄恩以雙教練制的形式一同帶領港隊參加亞洲盃外圍賽,爭議似乎已告平息。但另一場好戲在零九年中又再上演。足總打算派出東亞集訓隊參加港澳埠際賽,但南華和傑志兩大球會卻擺明抵制。羅傑承明言因為高能從未出示教練證書,而且能力不足,故不會放人予高能執教的球隊。傑志總領隊伍健則表示該會在港澳埠際賽後亦不會再讓球員在高能麾下效力。

手握兵權的兩大球會抵制高能,在零九年八月約滿的高能已注定不能留任。萬料不到的是,事情之後竟會出現了更戲劇性的轉變:足總變相將東亞盃外圍賽的參賽權「外判」予南華。本來,身兼天水圍飛馬顧問的羅傑承不但不讓球員參加高能的球隊,連全運外圍賽大軍中也缺少了南華的歐陽耀沖、天水圍飛馬的阮健文和鄭璟昊。再加上前年港隊在世界盃外圍賽遠征土庫曼鍛羽而歸時,羅傑承曾聲言港隊既出線無望就不應派出強陣出征,一般球迷都不認為羅傑承關心香港各級代表隊的比賽成績。由不願意派員參加港隊到包辦港隊,近年球圈風頭人物對港隊的態度急劇變化,實在令人嘖嘖稱奇。

南華在台為香港隊拿下了東亞盃參賽資格後,南華主教練金判坤成為了港隊和重組後的東亞集訓隊的雙料總教練。在今次東亞運動會中,足球隊的領隊為羅傑承同梁孔德,助教是南華的前港隊守門員廖俊輝。在這樣的背景下,擁有眾多好手在陣的南華不會像往日一樣避戰。最後決選的東亞運代表中,南華球員佔了八人。除了四名超齡球員悉數來自南華外,連未曾在甲組上陣和從未參加過東亞集訓隊的梁倬軒也能入選東亞運大軍。而當飛馬球員在參加一次東亞集訓隊訓練時遲到後,該會更在其官方網誌刊出道歉啟示,該會對東亞運足球隊的支持可見一斑。

金牌是偶然的回報

花那麼多文字去整理香港足總的東亞運備戰史,無非是想說明一點:這塊金牌是球員和教練團在球迷落力打氣下爭回來的偶然回報。足球隊能榮膺冠軍,並非足總或有關方面在備戰上有其可取之處。整個東亞運的備戰,曾經差點因為梁孔德堅持起用高能和球會不會作下而爛尾。在兩大老細的合作下,高能未獲續約。同時,羅傑承在香港隊和東亞集訓隊的影響力大增後終願出兵。換言之,東亞運足球隊能奪冠之路途上,其對手不但有南韓、中國大陸、北韓、日本、因政府支持不足而缺少資源的困境,還有足球圈那畸形而且不健康的體制。

除了東亞運外,近年其它足球梯隊也曾出現過不少荒謬的事情。前年香港未有參加亞青盃外圍賽,原來是跟足總內部的權力鬥爭有關〈見十二月十三日明報〉。前年香港足總本來組織了香港C隊,準備作四年長期集訓為一二年奧運外圍賽作準備。但該計劃進行了一年便腰斬。今年年初,男子足球隊曾被拒參與全運會預賽。當時發信通知足總球隊不能參賽的是全運會「香港代表團籌備委員會」。奇怪的是,該委員會主席,身兼足總會長的霍震霆對此事竟不知情。後來在輿論壓力下,擁有數名東亞運代表的全運隊才獲准參賽。

誰的傳奇一刻?

金牌到手了,球圈人士以至球迷自然希望藉機向政府要資源。事實上,看見平日對本地足球不聞不問的曾蔭權在四強和決賽走到大球場叼光,實在是令人氣憤。但即使政府願意加強支持,球圈中具影響力的人士也應該省思一下,現時足總的體育和球圈的環境,是否有培養出良好球員的客觀條件?假如不去改革足總的體制,不去改善足總和球會之間的關係,不去建立具競爭性的職業聯賽,球迷們只能期待若干年後的另一個偶然。

決賽當天,三萬多名觀眾在大球場為主隊摘冠而狂歡。但當霍震霆和梁孔德準備頒獎時,場內噓聲四起。相反,另一名頒獎嘉賓山度士則獲得熱烈的歡呼聲接待。一眾體育名流出錢出力,這方面的付出是沒有太多人會抹殺的。可是,當他們對自己的影響力更有興趣,將體育組織當成私人俱樂部去辦時,恐怕沒有太多人會對他們心存感激。對球迷來說,真正創造傳奇一刻的,是那些克服不健康體制而拿下金牌的教練團和球員。

當然,我們沒有必要將球員捧到上天。決賽任隊長的歐陽耀沖、決賽正選上陣的曾錦濤和因傷而在賽前退隊的陳文輝,他們三人在年半前曾以私人理由決定不往克羅地亞集訓。當時集訓隊的總監李輝立曾這樣的諷刺他們:「可能他們3人對自己充滿信心,認為憑自己在甲組的表現,足總將來還是不得不選他們入隊。」〈見零八年五月二十四日大公報〉在東亞運開幕前不久,今天已成為了香港英雄的陳肇麒亦曾公開與教練金判坤對罵。

球員們,感謝你們為我們帶來了快樂,亦祝賀你們勇奪金牌。但願你們不會驕傲起來,衷心祝願你們更上一層樓。謹以此文慶祝香港東亞運足球隊勇奪金牌!香港足球加油!

特別鳴謝Eric Tsui 提供圖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