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謝冠東

中文大學翻譯系畢業生,《東東錯別字詞典》、《東東讀音小字典》等網上字典及翻譯社「東東心思社」創辦人(網址:www.kwuntung.net)。2009年活躍於反高鐵運動,熱衷行山和素食。 網誌

媒體

再度回應《明報》張健波(高鐵錯誤理據)

廣告

廣告

張總:

還記得數年前曾與中大EMBA課程主任陳志輝教授,和您在小西灣美心大酒樓晚膳……雖然當年EMBA的專欄後來沒有成事,但仍十分感謝您的款待。

世事難料,想不到事隔幾年,我們的EMBA專欄在《明報》成功刊登了,每逢周三全版,相信您也一定留意到了,這次我們和經濟版的高志堅先生合作。悄悄給您預告,我們下周三還會刊登中移動王建宙的演講,一定十分注目呢。

與此同時,我也為葉國華主持的港台節目「五十年後」做筆錄,逢周五刊通識版,刊在《明報》大概也有兩年了。

雖然當年只和您吃了一餐晚飯,可是仍深切感受到您對社會、對《明報》的關懷,以及知識分子的風範,令晚輩甚為景仰。

* * *

言歸正傳,我很明白您的觀點,對您來說,高鐵一事其中一大關鍵在於專盟的方案並不可行。

可是,我想很簡單的給您一點資料,澄清這個事項。我們知道:首先、西九方案需要經歷十四個斷層,其實相當危險,工程非常複雜。若說西九方案也可行,錦上路的方案簡單得多,以香港的技術水平,實在沒理由不可行。

其次、用錦上路方案,鐵路建造長度比西九短一半,而且車站不用建在地底,造價減半,實屬非常合理。

當然您會認為這些缺乏實質數據支持,只屬於我的想當然,這自然是源於缺乏時間給公眾討論。但我也很想您看看公共專業聯盟的親自回應才下判斷,那樣一定會比較公正吧:

一、「公共專業聯盟」反駁政府質疑影片連結:
http://www.youtube.com/watch?v=6h9rNMh0mI8
高鐵專家組多方面回應政府否定高鐵錦上路可行方案 (Part 1,約5分鐘)
http://www.youtube.com/watch?v=77q8NzDgJYY
高鐵專家組多方面回應政府否定高鐵錦上路可行方案 (Part 2,約7分鐘)
(雖然也有文字回覆,但我認為影片圖文並茂,才能更清楚地說明原委,而且那也不長,已非常精簡地道出問題核心。)

二、「公共專業聯盟」對「香港工程師學會」的回應:
http://betterrail4hk.wordpress.com/responsetohkie/

(其中特別要留意第3點、第9點和第11點,我會列於本電郵之末。)

我不同意您在社論中說公共專業聯盟只是打民粹牌,我重新看了您所引述的廣告(我每天都有買《明報》),發現公共專業聯盟說明了政府的文件顯示,西九方案會造成多個地方塞車。日後高鐵乘客固然提升了來往速度,可是卻苦了每日要途經佐敦的市民,那樣在整體上其實並沒有時間上的得益,而且有不公義之嫌。而政府一直隱瞞研究文件中的塞車部分,罪屬可責。

我們的討論的確尚不足夠,這點我有親身體驗。我曾於2009年8月1日出席政府於元朗劇院舉行的公聽會,並多番提問,有關官員可用「十問九不知」來形容,我並就此寫了一篇後記。後來並因應種種質疑,寫下另一篇重要文章《高鐵弊病,針針見血》,並引來無線新聞翁振輝先生的注意,令他決心要拍一集批評高鐵的「新聞透視」,還邀請了我做嘉賓。可見以下幾個連結:

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109853518579
謝冠東:1/8高鐵公聽會後記:我的聲音
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115431783579
謝冠東:高鐵弊病,針針見血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rr_7LYTTqQ
(新聞透視反高鐵影片節錄,包括我及一些學者的發言,全段約9分鐘)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5247
(新聞透視內容文字節錄)

從「新聞透視」可見,中大財務系教授蘇偉文和嶺大經濟系教授何濼生均反對高鐵現方案,可見現方案未必最符合經濟效益。而早前有七十位學者在《明報》聯署反對高鐵,相信您也是知道的,而且我相信您也會同意,他們不是不講道理的人:

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169019108579
七十學者良心呼喚.聯署叫停西九高鐵

基於我在八月公聽會的親身經驗,我絕不同意您說此項方案已諮詢和調研多年,這個論點絕對是誤導和不公正的,錯誤地引導了輿論,懇請您作出糾正。

我看到張總花了兩天時間試搭武廣高鐵,可是我很希望您也可以花一個下午,去逛逛菜園村,我相信您會有另一方面的得著,尤其這是近年最重大的新聞,實在值得親身去一個下午的。當您看到菜園村左面的石崗軍營有大量空地,右面有很多露天貨櫃場,而政府竟然不徵用那些地方,而選用了最綠色、最肥沃的地方來灌水泥建車廠,您會明白那是和保育、和綠色生活背道而馳,也是對大自然的不尊重和無謂破壞;而政府的這個選擇,相信只是建基於菜園村村民比解放軍和原居民好欺負而已,至少他們曾這樣以為。

可是,我們絕對有責任,為後代留下儘量多的綠色土地。至少我是這樣看。

如您所言,這次高鐵撥款是一種「大石壓死蟹」,所謂「壓迫越大,反抗越大」,有這樣的諮詢不周、這樣的強行通過撥款手法,八十後強烈反抗,也就不足為奇。當長輩們在疑惑為何八十後不滿時,卻不知道問題其實是出於他們自己;而當《明報》的社評竟然也與高壓同伍,成為刺激反抗、刺激不和的推手之一,那豈不是十分可惜的事嗎?

我的文字不及您的精煉,可以做的,只到這裡了……

敬祝您生活安康,家庭美滿!

* * *

附1 我把給您的信,刊登了在我的facebook、我的網誌、獨立媒體,以及我的三個網上字典,並得到一些回應,全部都是不同意您的說法。我揀選了一些給您參考,於附件。揀選的條件是我覺得他說得還有道理,又或他本身有點名氣,但不一定代表我同意他們所言。

(附件內容)

尹凱榮:

明報在第3點中所說的,是相當可笑的:"據知政府....."單單根據政府的一面之言,聽而信之,與大公文匯有何分別?

第4點也有類似的毛病:"至於政府反駁專聯的方案,可能......"--可能?!那即是根本乃一廂情願的主觀投射,不但完全不是在分析,而已是代為作說客!

這篇社評根本就是明報有史以來最可恥和可悲的墮落之舉!

朝雲:

怪不得今日明報好怪

原來今日明報頭版那篇「報道」不是報道而是評論:

「有兩點經驗值得向讀者報告」

「那麼在車廂的感覺如何?讀書看報打稿像在家中一樣平靜」

「高鐵在全國布局的重要性非常明顯,香港切勿失諸交臂」

從未見過明報記者這樣行文,記者不可能完全中立,只須力求交代事實,但這篇文章交代其立場和感情.是評論,不是報道.看謝文才恍然.編輯可以有立場,此文應放在社論或論壇,而非在頭版假裝報道.

我認為這事頗嚴重.

鄭家駒:

以下引述貴報2010年1月6日社評:
「政府向財委會申請撥款高達669億元,加上收地賠償給菜園村居民的開支約20億元,整個項目所需接近700億元,數額之大,與2008年政府宣布斥資395億元興建高鐵,大幅度增加接近六成,輿論一度嘩然。」

張健波,你要支持高鐵沒有話說,但請不要引用錯誤數據,收地賠償的20億絕大部份都是益了給新界原居民地主。寫一篇社評連這項基本資訊都弄錯,無心的話,我會說這篇社評質素之低令人咋舌。但如果有心的話,卻是誤導讀者。
但不論無心或有意,這項錯誤資訊都是對菜園村居民極大的不公,我希望明報能就此向菜園村居民致歉。

一名長年訂購明報的讀者上

譚棨禧(世紀版作者):

反高鐵運動光譜雖然遼闊,但從未有人指責高鐵的火車時速唔夠快或車廂設計唔夠舒服!

張總編輯竟把螢光筆豎直放於枱上作為「正呀~」的論證,真係詞窮與愚拙之極致!!!

.點解佢係廣州番香港唔用途經西部通道之交通工具?... See More
.一兩地檢、快鐵慢檢如何回應?
.「花都站」同「石壁站」豈可混為「廣州」一談?
.每日邊有九萬九千人去北京武漢?如果九萬九千人的目的地係深圳廣州,佢地點會去山旯旮選用高鐵?
.北環線仲起唔起?如果起的話咁「西鐵 + 北環線」咪同高鐵完全重疊?
.如果唔起北環線,咁點解當初要起落馬州支線?
.機鐵、西鐵、西部通道的低客量政府可以點解釋?
.京津鐵路的補貼龐大前車可鑑,香港仲要掘攬住一齊死?
.點解無端端有人邀請佢去試搭?有咩居心?
.明報咁耐以來幫政府做的正式廣告收左幾多錢?俾 wisenews 誤會為新聞,進入左 search engine 的 catalogue 點解佢唔更正澄清!

咁多野可以寫佢最後寫左咩呢?
以佢的高層身分而論,佢的遊記真係本土史上最令人 o 咀的新聞之一。

袁易天(世紀版作者):明報,變了一塊幫政府抹灶頭的黑布﹗

羅永生(世紀版作者):尾巴露得太難看吧

附2 我前後共寫了逾三十篇反高鐵文章,您有興趣我也可以給您細閱。我不是如一般人印象般,是精力過多的八十後;我也忙於為《明報》、為EMBA撰稿,在非常疲累之際仍反高鐵,仍走上街頭派傳單,純粹因為它很有問題。八十後反高鐵也一樣,您看他們連苦行也出動了,在反校園驗毒、撐五區總辭等議題,他們也沒有這樣反對心切,那是因為高鐵的確是一個特別有問題、特別不公允的議題,它是與別不同的。

附3 「公共專業聯盟」對「香港工程師學會」的回應中,我認為最重要的三個重點是——

第三點:「(工程師學會)“評估” 在以下方面其實同意 “公專聯” 的觀點,但在總結時卻沒有提及,不讀全文的人就無法得知 西九總站方案 的確實毛病 :

i. 西九總站 在施工期內會嚴重影響鄰近地區;(第68段)

ii. 西九總站 長遠的路面交通不易解決;(第31段。“評估” 表示 政府 及 港鐵公司 有改善措施,但並無透露詳情,應具體交代。)

iii.西九總站 的轉乘安排並不理想;(第31段)

iv.西九總站 對轉駁赤立角機場並不吸引;(第51段)

v.高鐵總站 會拉動鄰近地區發展,西九 的空間不如 錦上。(第71段)」

第九點:「政府估計高鐵西九總站開通初期每天有9.9萬乘客,全年就有3,613萬人次;赤立角機場2008年乘客4,860萬人次,請估一估當中有多少是過境旅客不會離開機場使用陸路交通;就算假設當中完全沒有過境旅客,4,860萬人次全都使用陸路交通;好了,將來高鐵西九總站的客流量將為赤立角機場2008年客流量約75%,想一想西九“小布袋”如何疏散赤立角“大平原”75%的客流?」

第十一點:「高鐵西九總站 (西九)、機鐵/東涌線九龍站 (九龍)、西鐵柯士甸站 (柯士甸) 是三個並非一早統一規劃緊密配合的車站,最曲折麻煩的將是 西九 跟 九龍 的轉乘,讀者不妨閉目想像,這將會是現有 中環站/香港站 轉乘的長途步行 + 十多層樓落差的上下 (高鐵地下30米 到 地面二層 再回到 機鐵/東涌線 地下一兩層!) + 穿越百多米的高級商場,這可能方便到甚麼程度?(由於路軌和機電設備的阻擋,地下直接橫穿行人接駁十分困難甚至不可能!)」

此外,也要留意工程師學會會長陳嘉正高調撐政府,反擊「錦上路方案」。原來陳嘉正乃Ove Arup的港區老細,而Ove Arup則接了高鐵顧問合約。《信報》專欄今日已揭發:
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254474506904&id=633642666&ref=nf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