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謝冠東

中文大學翻譯系畢業生,《東東錯別字詞典》、《東東讀音小字典》等網上字典及翻譯社「東東心思社」創辦人(網址:www.kwuntung.net)。2009年活躍於反高鐵運動,熱衷行山和素食。 網誌

社運

8/1反高鐵集會大成功

8/1反高鐵集會大成功
廣告

廣告

萬人齊集立法會,反高鐵,我實在覺得很安慰。

有些人會把1月8日的活動,跟去年12月18日的對照,說三星期裡多了很多人。是的,現場都擠得水洩不通。

但我更想跟去年8月1日晚的元朗劇院公聽會作比較,當天我去到,會堂幾乎3/4是空的,大部分出席的都是菜園村村民。那和今天對比,還更明顯,還更不可思議。當晚我和阿竹離開劇院時,都覺得沒太大希望。同日,我寫了《1/8高鐵公聽會後記:我的聲音》,那時的感覺多麼孤單。

及至在8月13日寫《高鐵弊病,針針見血》,大聲疾呼反高鐵,但也難以期望有一天,竟然會有萬人和我一起集會反對此事;當然真實反對的人肯定起碼多十倍。港大民調更顯示,反對者佔45%,而調查是較早前做的,說不定在這一刻,全港反對聲音已超越贊成。當想到建高鐵曾經是多麼政治正確,那成果尤其難能可貴。即使沒有一萬人,即使集會是數千人,我們已達到了一個critical mass,一個關鍵的人數,足以造成社會轉變。

我無悔鼓勵大家反高鐵,即使《明報》社評贊成現方案,但我和這裡的一萬人都深切明白,這是不義的。高鐵絕對有更好的設計方法,可省公帑、保環境、護社區;而它遲遲才公佈資料,僅有一兩個月時間給公眾和立法會討論細節,也是絕對值得譴責,只有那些失職、不議政的建制派,才會唯唯諾諾,對此沒有微言。對我來說,我如果不譴責它,我枉為香港人。

我想說,朱凱迪真的成功了。他帶領了數以十萬計的香港民眾覺醒,這可能是香港社會改變的轉捩點。同時,我也很慶幸,香港還有上萬人,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即使未必有成果,但仍盡心盡力,去秉持公義,洗脫了香港人唯利是圖、拜金主義的形象。只有這樣,我們的社會才有希望。之後的集會,不記得是梁耀忠還是李卓人說的:「議會外人間有情,議會內冷酷無情」。我覺得,光是來感受人間有情,已是很值得來集會,那是我們全香港最有意義的活動。

雖然我們在議會內沒有投票權,但在議會外仍有發言權,仍有爭取公義、批判眼前妖卒的權利。誠邀您1月15日(暫定)下午至晚上,再度前來反高鐵,放工後來也可以,讓我們保公帑、守環境、護家園、持公義,不見不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