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謝冠東

中文大學翻譯系畢業生,《東東錯別字詞典》、《東東讀音小字典》等網上字典及翻譯社「東東心思社」創辦人(網址:www.kwuntung.net)。2009年活躍於反高鐵運動,熱衷行山和素食。 網誌

社運

斷食後的第一天.黃衍仁

斷食後的第一天.黃衍仁
廣告

廣告

今早又帶電腦到馬騮山工作,呼吸大自然清新的空氣,看著一片綠,人也精神一點。做到下午四點左右,便到太子大自然素食吃下午茶,剛好坐在門口第一桌的,是反高鐵斷食者黃衍仁。他向我招手,我們便一起坐。

他昨天完成了120小時的馬拉松斷食,吃了菜園村準備的稀飯。晚上,他回家自己煮了什菜湯。這餐大自然素食可說是第一餐正餐。他點了茄子素鴨絲炆米,不過只吃了半碟(那碟本身份量並不多),相反筆者點了味菜素牛肉炒麵,倒是狼吞虎嚥,很快吃完,好像還想再吃一碟。

這次是他平生第一次參與斷食。黃衍仁說,現時還沒有太大胃口,今早則是多天以來第一次排了便。除此之外,他說大致回復正常。我和他對答時,見他思路也很清晰。我估只是身體仍需慢慢重新適應食物吧。

我問起他我們包圍鄭汝樺時,他身在哪個位置?他說他沒有參與包圍行動,只在原處繼續斷食,不過對於無法參與行動,他也有點感慨,斷食好像和當時情勢有點格格不入似的。

當然,我們談了一下對反高鐵集會的看法,我們很快就聊到ansonwong《獨立媒體》的文章,有反思,是好的。黃衍仁說,相信大聯盟之後也要做很長時間的總結和討論。(我的看法,相信之後我會寫;衍仁的看法,則不知他是否想公開,我就不寫了。)但我們都明白,大會在當時電光火石之間要作決定,所承受的壓力真是很大。衍仁說相信葉寶琳的壓力已到頂點了,昨天她來看他們斷食完畢時,哭了好多遍……有一點我們都肯定的,是不論我們認為要採取多激進或多平和的程度,在意念上我們都一定會繼續一起反高鐵,而且都以正義和良知為先,僅是表達方式有異。我們的方向總會相同,只是插入角度或力度不同罷了。

想不到我們剛好都是素食者,也許他日除了約一起反高鐵,還會約一起素食呢。這算是反高鐵運動的額外小小收穫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