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俊邦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順寧道租戶被疑似「執達吏」突擊收樓

順寧道租戶被疑似「執達吏」突擊收樓
廣告

廣告

市建局在去年6月26日刊憲宣佈於順寧道進行重建項目,並進行凍結人口調查,目前正等候發展局和特首批准。該項目涉及182人,其中租戶佔67人。在凍結人口和發展局批准項目期間,業主利用市區重建有關租客賠償的漏洞,按幾年前訂立的《租務條例》迫租戶離開,以求搶佔屬於原租客的賠償。順寧道的租戶認為,負責凍結人口的市區重建局有責任照顧租戶的安置需要,不應任由業主利用制度漏洞搶佔賠償,令他們無家可歸,遂成立關注組發動持續多月的抗爭。

市建局一直沒有回應租戶的要求。另一邊廂,業主按《租務條例》要求執達吏清場收樓。去年12月30日,本是執達吏到場趕走租戶姚先生的日子。幸好當日來了上百名支持姚生的街坊和市民,成功迫使執達吏放棄清場。執達吏當日已表示會隨時清場,今日下午一點半,執達吏及業主看準時機,在姚生及姚太外出之際再次出動,以該單位沒人居住為由,爆開大門入內,並立即為大門安裝新鎖。鄰居立即通知關注組及姚生姚太,順寧道關注組並立即緊急呼籲市民到場聲援姚生,反對市建局漠視租戶權益。姚生姚太立即趕回家,幸好趕及在業主、執達吏及鎖匠關上已裝上新鎖的大門前到達,否則可能要露宿街頭。他們對於「執達吏」的身份抱有懷疑,原因有三:一、該疑似「執達吏」並沒有任何身份證明,亦竟沒有留下任何法律文件,就上樓清場。二、去年十二月三十日執達吏暫緩清場行動後,姚生夫婦曾就他們於當日收到的第三張收樓令向相關部門查詢,希望得知該收樓令是否仍有法律效力。他們得到的官方回覆是,該收樓令經已過期作廢,而若然業主要收樓該重新由發第一張收樓令開始。換言之執達吏理應暫時不會收樓。三、是次執達吏的處理手法明顯跟之前有異。上次執達吏上門前,曾多番致電姚生夫婦,告知他們即將行動,但這次卻突然出現,更即時換鎖,似乎非要令姚生夫婦無家可歸不可。此時,關注組及聲援人士亦趕到現場支持。下午三點左右,「執達吏」表示已完成任務,並將現場交回業主,姚太懷疑執達吏的身份,因此報警處理。業主曾向警方表示,姚生及姚太並無交租,惟姚生及姚太早前曾到地產公司希望交租,被地產公司拒收,當時的片段均一一錄下。警方未能處理業主的投訴並離去。姚生表示,到場的警員曾向他說,業主處理手法不當,但警方並未有採取任何行動,並於四時前離開。業主同告離開。

下午四時四十五分,姚生及聲援人士一行約二十人,決定步行至順寧道與東京街交界的一間地產公司,要求跟該公司老闆娘對話(該地產公司老闆娘為姚生單位業主),然而她卻不在。關注組在外面掛起橫額,並高呼口號,要求老闆娘盡快回舖跟姚生對話,並希望周遭街坊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地產公司職員報警求助,警員到場調解,並跟業主通電話後表示,她拒絕跟姚生見面,亦沒有交代原因。聲援朋友一行近十人於是持大聲公在長沙灣一帶遊區,希望有更多街坊,以及該區居民關注事件。

近下午六時曾有明報記者到場了解事件,惟頗為敷衍地拍下數張照片即告離去,態度亦甚差。TVB亦曾有記者提攝影機到場,但可能得悉沒有收樓場面,逗留十數分鐘即離開。

其他報道:
阿野去年十月的綜合報道:深水埗順寧道:市建局的「混」賬之一面
gwo撰順寧道街坊訪談:順寧道街坊 被逼遷的前夕
去年年底當局嘗試清場不果的現場報道
gwo撰對主流媒體報道順寧道抗爭的批判

聯絡:順寧道關注組 69726672

特約記者:梁俊勤、朱凱迪、黃俊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