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旅遊、環保、動物、保育...走遍世界各地,專寫各地環境、動物及保育。 網誌

香港大學學生會風波

廣告

廣告

2/2 1430 港大學生報《學苑》亦於下午出版號外及「焯譽閣」聲明及新聞稿。學苑引述學生會回應指,涉嫌利益輸送予前會長陳啟業兄長陳啟俊開設的公司的指控並不屬實,該公司的「畢業熊」拍照服務,是香港少數具規模的公司。另外影印費高昂,是因為出版港大版八達通的緣故。此外,台北交流團只有兩名當屆幹事參與。《學苑》報導又指,候選內閣缺席了四次諮詢會,前後只接受了同學合共四小時的諮詢,並不足夠。(編按:觀現屆幹事會的「焯譽閣」聲明及新聞稿,均十分簡短,對於「尚風」如此嚴重的指控,均沒有足夠的資料及篇幅回應,只不斷強調這是抹黑、指控不實,表示「強烈譴責此項誹謗」、「保留法律追究的權利」,無助同學了解事件的詳情。)

4324719522_268e9b535c_b4324719530_ee485ff18a_b

2/2 1400 見港大校園電視的報導,在諮詢會上,不少同學都質疑候選內閣提出的指控的真確性。又有同學指,「尚風」閣內,有兩位現任幹事,如果幹事會的問題是如此之大,那麼這兩位幹事在任內都做了些什麼。

港大學生近年事情特別多,08年有港大學生陳巧文因雪山獅子旗而紅起來,09有港大學生會長陳一諤因六四言論被罷免。2010/11年,學生會的候選內閣「尚風」,向廉署指控過去兩年學生會賬目混亂,「疑似貪污」,並以事件在調查當中為由,在過去幾星期,缺席諮詢會。

事情鬧得那麼大,天天見報,但記者作為港大職員,自覺大學聲譽受創,然而,到目前為止,卻還未收過港大校務部財政部、學生會或「尚風」內閣對這「貪污門」的解釋與陳述。可是,未來幾天,學生會內閣選舉又如期舉行。全校學生,既不知道「尚風」閣對以往學生會的指控是否合理、又沒有機會在諮詢會上向「內閣」質詢,如此的「選舉投票」,如何能公平公正?

與此同時,在過去一個星期,候選內閣「尚風」與現任幹事會「焯譽閣」又各自召開記者會,互數不是。

1月31日,「尚風」召開記者會,候選主席梅懌熙及副會長沈顯龍指他們翻查了過去兩年的賬目,發覺部份開支混亂,當中包括:
一) 包括兩年總「影印及印刷費」竟高達128萬元,2年壞帳撥備合共約59萬元;
二) 07年帳目內,學生會動用4.2萬元的學生台北交流費,大部分參與成員是當年及過住的學生會幹事,這是一次學術交流或是一次朋輩唱遊台北,無人得知;
三) 帳目涉及學生會與八達通公司合作推出的「學生會員證八達通」項目,但因銷售欠佳令學生會大失預算才出現上述壞賬;
四) 2005年學生會會長陳啟業,其兄長開設的公司在與港大做生意時,未有做商業登記;
五) 其兄長開設的公司一直與學生會合作,承包港大學生畢業禮品、相片等相關業務,存在利益輸送;
六) 陳啟業事前有沒有申報利益,有無會議議程/會議紀錄等記下,查看07年所有會議議程/會議紀錄都沒有提過陳啟業;
七) 於在港大運作多年,於去年8月結業的影印中心,亦被發現欠租120萬元,學生會遲遲未追討欠租;
八) 質疑有幹事私自利用會費;
九) 遲出財務報告。

經過1月31日「尚風」的記者會,2月1日現莊在港大開多一個記者會回應。由於「尚風」把握到有利時機,現莊表現未如理想,官腔回答所有問題,似乎未有充足準備去應付。「焯譽閣」高敏盈回答帳目提問「所有帳目是大會計師行管理,大學財務部全權管理及監察,沒有人可以侵吞公款,除非連教授一起貪污。」;問及有關幹事私自利用會費,回應則簡單說明一些行政程序。「焯譽閣」高敏盈回應陳啟業哥哥的公司是香港最大規模及獨家公司,雖有其他公司落標,但不需考慮。問及陳啟業為何不出席記者會澄清一事,則以工務理由作回應;其實大可以用一段當時人的錄音或現場接電話寫聲名回應,會令事件明朗化,但現莊沒有這樣做。有關影印中心追討欠租,就因法律程序而略略帶過。而學生會財政帳目方面,高敏盈提議同學去信大學財政部詢問,不便公開。

不過,縱然是次事件引起傳媒廣泛報道(見《蘋果》、《文匯》及《星島》),作為事件中最大的可能受害者,港大學生們至今反應不論對選舉,又或是財政風波皆頗為冷淡,校園內民主牆雖已貼滿兩方不斷爭辯的理據,且日日新鮮,然而同學間對是次選舉的討論卻不多。起碼,比去年陳一諤單挑鄰閣全莊時冷淡多了。Facebook 撐候任內閣「尚風」跟反對的群組均只有三百多人,顯示同學們對這一連串風波,頗為淡然。故此,即便「尚風」選舉前引起軒然大波,但他們能否取得當選的最低要求票數-全體學生的十分一,仍然是未知之數。

後感:作為一個在港大工作的職員,從未收過港大校務部財政部,學生會或「尚風」所寄出的電郵講述今次事件,事件已報上警方商業罪案調查科報上廉署上報紙,嚴重影響港大聲譽。2010/11 年度港大學生會將在本周二至五,一連4天舉行,由學生投票選出新一任代表,希望將來幾日的公投是公平公正公開,而同學不是盲目投票,投票前應作出詳細分析及考慮。學校方面也要站出來!

雖然我沒有參與「尚風」閣的星期日記者會,只到了現莊「焯譽閣」的記者會,但相比較下,「尚風」閣的策略安排相對聰明及早有充足準備,反觀現莊「焯譽閣」,官腔式回應無準備充足資料就上場,顯然得出一個弱的形勢。當我和他們閒聊時問及學生為何收不到電郵澄清今次事件,高敏盈回答「驚干預投票程序」,在我所理解,澄清學生會財政帳目,報警方商業罪案調查科,報廉署,這幾件事大過干預投票程序嗎!

另外「尚風」閣可以找到社民連長毛同譚香文點解會去支持,確係好離奇!(圖片由「尚風閣」提供)

1

以下是一些過住及現時大專學生組織者在facebook留言
Chow Ching Crystal
越諗越火,到底有冇人可以講我知,點解長毛同譚香文會走去同尚風閣開記招?點解仲會0係青台開?佢地究竟搞清楚件事未?有冇問過港大學生會現莊發生咩事?打個電話唔難0者?陳一諤事件之後,學生會同學仔幾咁辛苦要重建同學信心,佢地究竟明唔明,有時D野做柒一次,就可以咩都冇,咁樣對現莊以至學生會發展影響幾大、破壞幾多人努力同心血?OK我當果D指控屬實與否我不便評論都好,用呢D咁既手段來搞campaign、仲要基本責任都唔負,睇怕都夠衰格了吧? Iam Shing Siuyi, Martin Kok, Jenny Ngai, Arthur Shing-hin Cheng, Ko Man Ying Koey,有咩幫手出聲。

Lo Kin Hei 羅健熙
星期日開記者會、星期一見報、星期二開始投票,「尚風閣」真係好精心計算,手段好似06年台灣市長選舉陳菊臨選舉前一日抹黑對手一樣卑鄙……!選學生會,點解要搞到咁…… 唉…學生會既回應聽來言之成理、可以追查,我自己都頗懷疑果D指控既真偽。所以快D去ICAC報案,快快查個水落石出!另外,長毛 & 譚香文 & 青台,我都好想知係咩事……

Tang King Ho
尚風閣既行為固然係令人感到不耐同煩躁,但係我反而想知HKU既學生究竟點睇呢件事??? 一直以黎HKU學生對於SU既事務都係極端地唔在乎,似乎呢件事只係個引線,正式宣佈HKUSU既學生領袖角色,關心社會既角色消失(唔係式微,而係徹底消失)

Yui Fai Cheung
對今天學生會的事已所知不多, 但若現莊同學真的被屈, 必須站出來說明事實! 以你們有趕走陳一諤的勇氣, 及我本人對現屆幹事的信任, 投你們誠信的一票; 再者, 連諮詢大會也不願出席的所謂候選內閣, 可以有甚麼承擔, 難道大學內其他明眼人也看不出?
至於"樓上朋友"的看法, 我也不掌握今天校園的現況了, 只是我會想, 如果學生會不斷在香港社會政治等發展上缺席(如高鐵, 政改...), 甚或在大學/教育發展上也缺席, 那麼其在同學中的身份角色也自然淡化消亡.當然, 今天的社會或許不再需要甚麼領袖, 而是需要更多自主自發而有能量的個體, 學生會幹事們, 如果你們每一個有著這些能量, 相近的同學們是會走到身旁的.

Tang King Ho
我認為社會現實係一方面社運角色逐漸轉移由網上組織同發動,另一方面學生會既角色逐漸淡化。但呢個淡化既原因唔係互聯網,而係單純地學生自己墮落,即使學生會既政治立場係為強權塗脂抹粉,同學亦欠缺動力去發聲同改變(活脫香港第二代人既思維)。由是令學生會進一步淪陷,成為妖魔鬼怪既樂園。我幾乎可以見到,過多幾年後,可能學生會會話「共產黨都幾好丫,以前既野抹左去啦」、「功能組別貢獻好大丫」之類。

未來幾日的動態會在inmedia/twitter/facebook不停更新

特約記者:李綺雯,梁俊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