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是危也是機──當青年出選五區公投

廣告

廣告

SNC13698

五區公投現在面對的是『先天不足、後天失調』的困局。由互不咬弦的公社兩黨牽頭、沒有民主黨及其他民主派的參與,是為先天不足;被中央大力打壓、建制派杯葛,是為後天失調。特別是由於沒有建制派參與,使變相公投失去了『反對議題』的選項,其『公投』的字面意義亦已難圓其說,五區公投幾乎已成死局。

此時,一班大專生組成『大專2012』,將會派出五人參選以啟動公投,議題同樣是「盡快落實真普選,取消功能組別」,近似一般人所理解的『B隊』。公社兩黨反應不一,公民黨素來反對『B隊』,擔心會令選民混淆,拉低投票率;社民連則支持,認為可以確保公投被啟動。兩種取態,分別代表了兩種形勢判斷:一是瞭解到己方根本沒有解開這個死局的能力,時不我予,可收則收,寧可自動當選,免得掏空政治能量;另一方則認為公投必需被啟動,一旦開啟了公投的先例,亦能拉闊港人的政治想像,產生更大的政治能量。

希望在轉角

其實打從公社五人宣佈會辭去立法會職位起,兩黨就已踏上了不歸路。五區公投雖然遭到強烈打壓,但從另一角度看,越被打壓越顯示出它擊中了當權者的軟肋──如此一個由議會啟動、民間參與的社會運動,以反對特權階級、衝擊既得利益者作為旗幟,在這個無論是資本或政治權力均貧富懸殊的社會,其潛在能量巨大,不容小覷。反而公投一旦失去了『投票』這動作,既無法動員群眾、顯示民意,又不能深化廢除功能組別的討論,那之前所作的一切便完全失去意義。因此,兩黨需要考慮的不是怎樣斬倉止蝕,而是怎樣在危中找機,讓『大專隊』挾著『80後』的餘威,填補兩黨的不足,突破公投現時的死局。

且放下對公投的固有想像,『贊成vs反對』並不適用於沒有建制派參與的變相公投,反而應該將投給泛民的每一票視為一個個『反功能組別運動』的參與者;他們的一票不是為了支持長毛或陳淑莊回到議會,而是投給功能組別的反對票,因此投給泛民的每一票都應被計算在內。大專隊的加入正正就是重新制定勝敗準則的良機,公社兩黨何不順水推舟,變陣迎戰?再者,香港的選民早就習慣在山頭林立的泛民主派,在過去的選舉中不但懂得分辨,甚至能自行配票,不必太低估選民的能力。

保持距離 互相配合

筆者認為兩黨實在不必抗拒大專隊的出現,反而應該積極溝通,發揮大專隊的最大功效。大專隊的功能有三:一是啟動公投,二是進行辯論,三是動員更多人投票。這代表著大專隊無論在命名、定位和策略上,均需要與公社有距離地互相配合,以填補公社兩黨不足,並開啟新的票源。所謂配合,是策略和目標的統一,例如努力開拓票源,而不互相搶票;認真地進行辯論,但不互相攻訐;將議題集中在反對功能組別和特權階級之上,而非2012。『大專2012』的名稱亦可應再作調整,何不在名稱中直呼『打倒功能組別』,建立鮮明旗幟?

所謂距離,則是強調兩者間之差異,例如公社兩黨傾向面向主流選民,大專隊則可自居邊緣,針對個別社群,如基督徒、同志、舊區、青年;公社兩黨有較多資源利用傳統手法宣傳,大專隊則可善用網絡及創意;公社黨有政黨包袱,大專隊則應可更易連結其他民間團體,推動公投成為全民運動。

反高鐵一役,青年人竟能爆發出強大的政治能量,原因在於其『致命的認真』──用最大的創意和堅持,以行動感動巿民、突顯當權者的荒謬。以青年作為主體參與立法會選舉,香港選舉史上絕無僅有,今次參選可能是青年參政的重要一步;大專隊既然決定參選,也應帶著致命的認真,不能自恃學生身份而鬆懈,而且要具備進入政治漩渦的覺悟。如此一來,也許真能扭轉公投的命運!

(刊於 10年4月7日《明報》論壇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