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勞工

我們的菁英國度:談血汗手機的品牌之路,及那些閒雜人等

廣告

廣告

--- 寫在5/26(三)政大企管系邀請HTC行銷長演講,活動之前

(編按:宏達電行銷長王景弘先生將於5月26日晚上在政大商學院演講。高科技冷血青年將到場參加,並針對宏達電器業形象與企業社會責任的事情,就教王先生。這是高科技冷血青年成員的文章,我們在此轉貼,並全力支持高科技冷血青年的行動!同學們!加油!)

即將到來的5/26號,下禮拜三,當夜色降臨時,位於木柵的政治大學商學院一樓的國際會議廳門口卻正要開始熱鬧,將會有許多企管系的同學忙碌著,掛上【HTC 全球品牌之路:竭誠歡迎HTC行銷長王景弘先生--蒞臨政大】的紅布條。

是的,John要來了,在業界大名鼎鼎的John,其他政大同學可能不知道他是誰,但這個名字在科技界可是如雷貫耳。節錄科技論壇上訪問他的新聞稿,讓大家稍微認識一下John的傲人經歷。

「王景弘擁有哈佛大學MBA碩士及麻省理工學院電子工程學士學位,加入宏達電之前,他曾出版了80年代最早期的電子雜誌之一;在Lotus擔任產品經理,負責開發新產品;創立營銷軟體公司iMarket,並連續三年進入Inc 雜誌每年所選出的全美成長最快速的500家私人企業排行;還曾擔任Quickdot公司執行長,並帶領Quickdot成長為擁有全球600萬用戶的網路暨無線寬帶服務公司。

如此豐富的經歷使其加入HTC之後便成為了HTC全球品牌營銷總舵手,除此之外還創立了HTC首個創新設計的自由工作環境——MAGIC Labs。如此豐富的經歷使其加入HTC之後便成為了HTC全球品牌營銷總舵手。 王景弘的加入,對HTC建立全球一致的品牌價值與形象,強化全球消費者對HTC品牌的認同做出了很大的貢獻。」

他的照片在這裡:

看起來很斯文,但其實是個狠角色。

這樣的成就,這樣的人生,肯定夠格進入政大歷史悠久的商院演講聽,多少商院同學懷抱著某種期待來聽這場演說啊,誰不希望自己以後能和John一樣。雖然這對政大商學院來說,只是一年數百個成功商務人士講座之一,沒什麼稀奇的。但在政大校外,HTC這個名字,對許多人來說,卻有完全不同的意義。

HTC品牌之路--沾滿血腥的一條路

讓我們回顧一下,為甚麼HTC手機會沾染血腥的前因後果。

2010年,台灣有名觸控面板廠洋華光電爆發重大勞資爭議案,這間以生產HTC手機觸控面板聞名的工廠,員工不堪長期虐待及低薪,在去年底由最底層的一群員工自發性組織了工會,他們集體向桃園縣政府舉發了資方的惡劣事蹟,包括違法短發加班費以及僱用童工、使用有毒溶劑卻未重視公安等等犯行,桃園縣政府初步受理了,發文雙方,從三月開始召開了一連串勞資爭議的會議。但是這些會還沒來得及開,洋華資方就迅速地在3/12無預警開除數名帶頭工會成員,意圖在最短時間內瓦解工會運作。根據桃園縣政府勞動處官員湯蕙禎表示,資方此舉已經嚴重違反「工會法」,此解僱屬在法律上屬於無效,應立即將非法解僱的工會成員復職。(全文見公視獨立特派員:「觸控手機的背後」專題)

然而違法又如何?洋華公司不為所動,工會幹部至今仍然失業,生活陷入困境。工會到處陳情,北上那天還下著大雨,從行政院到勞委會,一群人淋著大雨跑了好多地方,接見的官方都只是派個不知名的人士,出來簡單講兩句話,說會把公文轉給相關單位。結果,行政院說這是勞委會要做,勞委會說地方政府才能做,推來推去,洋華公司惡意資遣事件,鬧得不可開交,終於由桃園縣政府裁定處分洋華公司新台幣三萬六千元。這些被公司惡意資遣的工人,等待了兩個月,終於等到台灣政府罰款了三萬六,而往後,對於這間公司所有的行徑,政府再也沒有任何處罰動作,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稱為「劃下圓滿的句點」?

OK,國家沒有作為,那怎麼辦?洋華工會和聲援團體,參考國外反血汗工廠運動的作法,向洋華的品牌商宏達電進行陳情。好歹,洋華光電這些勞工,拼死拼活的加班費,讓單親爸爸和單親媽媽犧牲家庭的,還不就是為了要趕造出HTC的智慧手機?洋華公司如今已經惡名昭彰,卻依然肆無忌憚,即使新聞鬧得沸沸揚揚,還被蘋果日報講成「台灣的血汗工廠」,還是不願依法行事,國家不處理它,任憑社會輿論攻擊,豪不在乎形象。但是品牌商總該在乎吧? 國際品牌都熟知國際上有企業社會責任準則,當你的供應商傳出這些重大違法事項,品牌商是不可能置身事外的,從選擇抽單或撤換廠商,到定期入廠調查,都是維持自己企業形象,對社會負責的方法。

洋華光電勞工哭訴 宏達電:與我無關

結果,幾個員工找上宏達電哭著陳情,換來王雪紅一句:「他們不是我們的廠商,是下游廠商的廠商。」其實宏達電的手機成品已經最下游了,洋華光電應該算是上游廠商才對,真不知道王董事長是不懂還是覺得自己很高級所以自稱上游。同一天,HTC Smart新機發表會上,執行長周永明(Peter)收到台下勞工的陳情書時,當場傻在原地無法反應,喃喃自語的說他會去瞭解。

經過一個月,宏達電以行動來表示了回應:繼續大量下訂單給洋華光電,此舉默默肯定了洋華光電的作法,並且宣示宏達電要繼續與這家供應商往來的決心。彷彿這一切發生在工廠工人身上的苦難,都跟他們光鮮亮麗的企業形象無關。宏達電漠不關心的態度引發許多社運團體不滿,5/1號國際勞動節當日,學生團體「高科技冷血青年」即以裸體彩繪方式將兩男兩女,赤裸上身,在身上畫上「HTC殺人手機,血汗工廠洋華製造」字樣,諷刺宏達電切割的態度。吸引大量媒體,佔據各報五一新聞版面。而這些年輕男女的胴體,配上怵目驚心的油彩,還有HTC手機的圖案滴下血來的畫面,在電子媒體強力播送下,重創宏達電形象。

過了幾天,HTC又有新機發表,場外依舊有學生抗議,媒體訪問到Peter對於此事的回應,他先是表示已經瞭解過了,然後就講出一句讓各方驚嘆的經典名句:「我想這件事,跟我們應該沒什麼關係,坦白說,我也不知道怎麼幫他們。抗議要找對對象,不要在這裡浪費時間。」

Peter花了一個月時間,瞭解的結果竟然是如此,怎麼會呢?Peter怎麼會連這麼簡單的概念,都一知半解,難道Peter是個不認真的執行長嗎?據天下雜誌報導,Peter被稱為「創新教父 只選最難的做」,分析Peter眼光精準,以追求完美的決心和不斷創新的魄力為HTC殺出一條品牌之路,這篇文章還稱讚Peter的用心和細膩,連在家宴請政大 EMBA的同學吃飯,都會親自挑選麵包,而烹調西班牙燉飯,還是親自到西班牙去品嚐以後,帶回來的味道呢。這樣子膽識與智慧兼具的執行長,在布局全球的恢宏氣度下,覺得自己手上展示的漂亮手機,跟偏僻的觀音工業區裡面,那些衣服皺巴巴,幾句英文都不會講的勞工,應該是一點關係都沒有,好像也滿合理的。

不過,Peter的回應引發各界嘩然,新聞見報後,隔天即有清大研究生林名哲投書自由時報,批判「企業社會責任怎能不懂?」文中諷刺宏達電「HTC手機的廣告詞是「你不需要懂手機,你只需要手機懂你。」難道宏達電高層也認為他們「不需要懂企業社會責任」?」

隔週,又有中山大學教授王宏仁投書公開批評宏達電「血汗手機,事不關己」的態度,文中舉出國外反血汗工廠運動的例子,指出NIKE也曾經說出『代工廠虐待勞工與其無關』這種與宏達電如出一轍的話,點燃消費者怒火而群起抵制,迫使NIKE從此開始要求供應商遵守法律並至少依法對待勞工,以此對照台灣企業,而痛批宏達電「大言不慚」,表示「不知道是這位執行長無知,還是故意把台灣民眾當白癡?」。

宏達基金會的品格教育:小朋友,我們不在乎你爸媽的死活唷

不知道是出於什麼神秘的原因,相對於其他國際品牌面對血汗工廠的指責,至少會發表聲明與惡質的供應商切割清楚,而宏達電在各界交相指責,社會輿論的龐大壓力下,卻依然不痛不癢,安然無恙地繼續跟洋華光電合作,這種情況該說是本土品牌的臉皮比較厚呢?還是台灣企業長期下來缺乏社會責任,早就成為習慣,如今去要求他們反而成為不識相的奢求?對於這個現象,從事影像工作的獨立媒體記者只是苦笑著說:「台灣的品牌太少了…大家缺乏這個經驗。」

但是企業缺乏這個經驗嗎?宏達電不熟知「企業社會責任」的意涵嗎?宏達電公司曾在四川地震和台灣八八風災時,豪邁大手筆捐出新台幣五千萬元,悲天憫人幫助災民,感人肺腑。而且還成立了「宏達基金會」,致力於實現「品格教育」,在他們的網站上,寫著他們的宗旨:

「本基金會期待與有志之士能共同營造出一個可愛的地球,達到人人有好品格,人與人或族群與族群相處和諧,企業家有高度的誠信且能善盡世界公民的責任,政治領袖有極高的能力與操守盡力為人民謀福利,並幫助弱勢及減少貧窮持續擴大。國家與國家之間能互相協助,而非浪費資源在武器及軍力擴張形成對立。在生活中致力扎根於文化,美學及藝術陶冶與提昇。隨時力行環保、美化環境及維護自然景觀與人文歷史古蹟,尊重我們共有的地球資源。」

嗯,可愛的地球,人人都有好品格,為人民謀福利,幫助弱勢,減少貧窮……王宏仁教授恐怕錯怪他們囉,宏達電看起來很明白自己身為台灣最有價值的品牌之一對於社會的責任,上至地球的環境,下至人民心靈的陶冶,宏達電都不會缺席的喔。至於洋華光電的勞工,既然不在他們理解的範圍內,恐怕就不屬於該被幫助的弱勢,也不屬於該陶冶的人民,甚至,不屬於地球的一份子囉?看來,洋華那些員工,應該是不知名的某種外星生物吧!

John來政大演講,會提到這一段嗎?John會很驕傲告訴政大同學他的品牌策略嗎?所謂品牌行銷之路,就是發生水災時公司就要花五千萬來買一個企業善心形象,然後做你的手機的工人快餓死了,就趕快做風險評估,發現不需負擔任何成本,只要持續不回應,就可以成功切割,不要讓負面新聞傷害錢堆出來的品牌形象。這就是HTC的品牌價值被創造出來的成功之路,這就是台灣之光HTC可以打入歐美市場、可以跟其他國際大廠競爭的秘訣,是嗎?

宏達基金會和伊甸、遠見雜誌合作的「磐石教育計畫」,到了幾個桃園縣的國小校園裡面,說要教這些小朋友,有關「品格」。這些桃園孩子的爸爸媽媽,裡面也許就有洋華光電的勞工,那麼,宏達電是不是打算微笑著告訴這些孩子:「哈囉,小朋友,你把拔馬麻就是做我們的手機喔,很棒吧?而且他們薪水很低喔!不可以抗議,如果抗議就被開除喔!因為我們不在乎你把拔馬麻的死活唷,我們HTC手機支持他們的公司這樣對待你們,所以我們不會說什麼的,因為,這就是我們宏達基金會要培養你的『品格』呀!」

如果有幾個條件讓我們台灣的品牌成功打入國際市場,那會是什麼?根據HTC網頁上面公佈的公司理念,他們自稱有三個條件,一是「決心與人才」,二是「產業累積的豐富經驗」,三是「掌握市場趨勢的精準判斷力」。

然而,照這段時間的所作所為看來,HTC能打入國際市場,應該是靠著另外三個條件,一是「找到血汗供應商」,二是「擁抱血汗供應商」,三是「無論死了多少人,永不放棄我們的血汗供應商」。

公關學姐怒罵:丟盡台灣的臉 政大學生兩樣情

如今這條血腥之路,來到政大。我們菁英國度的邊界,遙遙吹起狼煙。

政大新聞系的黃同學,從大一就關心社會議題,知道洋華光電的事件後,主動當起工會的義工,四處奔波幫忙。洋華光電勞工找上王雪紅陳情那天,她也在現場,她親眼看到宏達電的公關,是她認識的面孔,原來就是她政大新聞系畢業的學姐,這個大學時代在校園裡面一起關心新聞自由的女生,如今已經成為成熟懂事的大人,穿著套裝高跟鞋,畫著濃妝,不顧陳情民眾哭著說:「聽我說幾句話!」跟著幾個女公關使勁地把幾個陳情的女生往外拉,現場掐脖子、扯手扯腿,樣樣都來。

後來,HTC第二次新機發表,租借了一個高級大樓的頂樓,門外警衛保全森嚴,不知道是否為了防範再度有人靠近陳情?當天抗議的學生僅在場外喊口號卻沒有試圖進去,那天晚上黃同學回家登入MSN,就看到學姐的MSN暱稱興高采烈放著一行字:「XX學長,你介紹的場地真是太棒了!」黃同學說,那時她也不知道生氣了,只剩下一種恍惚的憂傷,因為她瞬間看懂了公關學姐不僅是因為「職責所需」所以阻擋這些人,而是打從心底覺得「這些人就是來亂的!」

因為這些抗議上了新聞,黃同學在另外一場陳情中,被另一個宏達電公關指著鼻子罵:「你們這些抗議的人真是丟盡台灣的臉!」原來那場會議有許多外國貴賓,還有宏達電的外國客戶,簡直就是他們的奇恥大辱。於是,原來一樣政大兩樣情,同是新聞系的學生,有人看見工人的苦痛,也因此感到苦痛,而無法置身事外。有人看見人家喜氣洋洋的場子,被閒雜人等鬧場而十分丟臉,而努力防範這些破壞份子進入會場。

宏達電與其實跟政大淵源深厚,周永明(Peter)和幾個高階主管,都是政大EMBA的同學,學生怎麼會不想爭相搶睹成功人士風采?

「冷氣、燈光與國際會議廳」VS「那些來亂的」

終於我們菁英國度的疆界地域,從一開始的曖昧難辨,至今,終於蔚然成型,在品牌本身的輝煌倒影中,閃現著產界和學界的城堡尖端,共同折射出的低調奢華光芒。於是,可想而知的,血汗手機來到商院的演講,所有流程都會順暢無比進行,台下同學們帶著閃閃發光的眼睛問出許多攸關「品牌之路與不斷創新的美好願景如何讓我們成為台灣最好的」一類的問題,活動完美劃下句點,不會再有公關被責備,不會再有任何高級主管難堪,不會再有任何品牌價值沾上不乾淨的塵埃。

而這一端,位於木柵山腳的,寧靜悠遠的我們的菁英國度,在五年五百億的挹注下,招牌依舊閃閃發光,圍牆依舊高聳,堅實無比,隔絕牆外一切雜音,隔絕一切髒亂,隔絕那些「來亂的」、「偏激的」、「不理智」的聲音,而我們在牆內感覺如此良好,在國際會議廳漂亮的佈置下,燈光美氣氛佳,在我們的菁英國度裡面,沒有剝削,沒有血汗,沒有那些嘈雜的抗議聲。

我們的菁英國度,政治大學的圍牆內,有Peter,有John,有認真舉辦的企管系同學,有公關公司套裝的新聞系畢業生,我們有紅酒和起士,暢談品牌的價值,暢談HTC如何從代工不斷創新,擁有自己的魔法實驗室,而擠身國際大廠。絕對不會有那些國中都沒畢業的單親媽媽,在場外難堪的哭哭啼啼,也不會有自甘墮落的政大學生,在會場內拉拉扯扯,太難看了,太低俗了,丟人現眼,找錯對象。

菁英國度的那條線:知識份子主持正義的限制

其實在兩年前,菁英國度的圍牆,曾經鬆動過。2008年政大爆發外包清潔公司違法剝削清潔工的新聞,當時一群學生也在校內發起連署聲援改善清潔工勞動條件的運動,據悉他們同樣拜會了政大校內某些涉足「人權」議題的老師,希望老師們加入聲援,或能以校務會議代表身份在體制內關切這些清潔工的勞動條件,因為他們知道這些老師經常會在撰寫文章為所謂「人權」或「農民」發言,很遺憾的,這些老師當時都有各自的狀況,或自身的難處,或以「現在的身份不方便表示意見」為由婉拒。

撇開那些個人的因素,其實很能理解菁英國度的圍牆,為何鬆動了一點點,卻還是很快回到原狀。雖然左派老師們平日無論接受採訪,或在課堂上,都可以正義凜然並且不假辭色的重砲抨擊台灣政府於企業的縱容,然而當有一天供養自己的政治大學校方做出一樣的事,那些人情世故的禮貌姿態,也許是身在其中的人,不得不面對的痛苦。

一位曾參與野百合學運,如今在輔大任教的老師私下表示:「學生們早該看清這些學者。」然而難道只能採取這種尖酸刻薄的觀點?學者真的無法期待?或許也不必這麼悲觀思考,或許本來就存在著一條線,是左派老師們選擇了學術位置就必須賴以維生的線,在那條線外,每個人都可以很正義、很高尚的批評國家暴力和體制壓迫,但當挑戰體制可能危及到自己的利益和地位,人人都有脆弱和無法面對的軟弱,教授也不例外。

那些被約談的學生:知識份子的反血汗運動,台灣大學生缺席20年?

媒體報導,學生團體「反中科熱血青年」在友達到台大、清大等各校徵才時,在攤位進行抗議,手舉「友達毒弊,人才迴避」標語,抗議中科排放廢水以及強收農地的粗暴行為。有些參與的學生,事後竟然遭到校長約談,原來友達不曉得從哪裡弄來這些參與學生的姓名資料,交給學校,並以此威脅學校,以後將不再使用這些遭到抗議的學校畢業生。這件事也引發校內其他學生的討論,尤其以協助舉辦徵才的學生單位最為火光,也許和政大公關學姐對於黃同學的態度相似,認為:「你們憑甚麼來破壞人家好好的徵才,丟盡我們學校的臉。」

如果,照孫窮理的文章,反中科和洋華找上這些國際大廠,是代表社運又往前走了一步,那在政大黃同學被公關學姐痛罵和反中科熱血青年遭到約談的事件裡,恐怕代表菁英國度的邊界再也難以忍受來自底層的臭味,必須勒令這些三教九流的閒雜人等得離遠一點,多退好幾步了。

5/26快到了,高科技冷血青年已經發表聲明,聲稱仍然會在場外發傳單,並會進入會場與John進行「友善、理性」的對話。不知道這種友善理性來包裝抗議本質的說法,John會接受嗎?政治大學會不會嚴加防範呢?會不會派出同是政大的學生,來阻擋這一批也是政大的學生呢?宏達電會不會再派出大陣仗的公關和保全呢?畢竟守護我們菁英國度的界線如此重要,怎麼可以再讓這些成功人士受到騷擾難堪?

重點是,在牆裡面的政大同學們,若你們也在現場,你們的想法是什麼呢?你們會與政大和John一起捍衛神聖不可侵犯的界線,還是會試圖傾聽牆外的雜音?如果被封鎖和阻擋的破壞、胡鬧聲音,離你們並沒有這麼遠,你們會選擇去看到什麼?從國際會議廳的投影布幕上,投影出來的美好世界,還是從單親媽媽的眼睛裡,看見那個荒蕪灰暗的世界?

問題是,如果可以選擇,誰會想看見這些?洋華光電及其員工抗爭的一切,都太苦了,太醜了,太墮落了,太過難堪了。如果可以選擇,誰不願讓純淨的心靈,永遠留在我們的菁英國度,畢業之後,再到下一個更美好的地方。

我們菁英國度,為何能無遠弗屆,無堅不摧,有這麼驕傲自信的偉大力量?其實並不是靠著圍牆有多高聳,也不是靠著幅員有多廣大,而是靠著裡面的每一位頂尖的成員,在心裡築起卓越的障辟,不要去聽他們的苦,也不要去看他們的痛,我們就可以擺脫那些又髒又窮又不上進的外星生物,追求品牌價值,走向「人文關懷,專業創新,國際視野」的成功之路。

後記:5/26的政大演講,在5/25當日仍有開放校內學生及校外人士自由報名參加,網址如下:

http://moltke.cc.nccu.edu.tw/Registration/registration.do?action=conferenceInfo&conferenceID=X01745

若是有興趣和高科技冷血青年一起去進行"理性、友善"對話的朋友,可以逕自報名。:)

*(政大應該研發一個識別軟體,篩選出這些不安好心的報名者才對噢。)

高科技冷血青年部落格:http://cold-tech.blogspot.com/
洋華光電產業工會部落格:http://yfotu.blogspot.co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