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家園、土地特刊】廣州地陷 大角咀會否?

廣告
【六四:家園、土地特刊】廣州地陷 大角咀會否?

廣告

文/採訪:獨立媒體網特約記者

內地媒體在今年年初,大肆報導廣州金沙州的地陷問題。金沙洲是一些老廣州可能也不知道的地方,她位處城西北的白雲區。自從廣州地價愈升愈高以來,金沙洲的人口就不斷上升。零六年開始,金沙洲開始爆發數十宗地陷事件,樓宇傾斜、變型,近千人受影響。去年底,鐵道部的地質專家指金沙州的地陷問題是源於其地質的複雜性,但在今年年初,在香港的立法會通過六百六十九億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撥款的同時,廣州市地質調查院發表調查報告,承認金沙洲的地陷除了是因為金沙洲的岩溶地質結構外,更是因為「大型工程」抽取地下水引發地質沉降。國土房管局唯有要求地陷最嚴重的源林花園兩座居民遷出。這個語焉不詳的「大型工程」指的當然就是「武廣高鐵」,這條高鐵就是從金沙洲地底穿過。

大角咀的居民都將會被高鐵從地底穿過,政府已向各業主發出收回地層通知書。雖然大角咀的地質不如金沙洲般鬆軟,但這些問題,政府有認真研究及考慮嗎?獨立媒體網的特約記者,組團前往廣州金沙洲直擊地陷情況。

金沙洲:廣州的天水圍

我們一行四位特約記者,相約了廣州的朋友前往金沙洲。金沙洲暫時仍未有地鐵直達,出入廣州市區只靠一條金沙洲大橋,在上班繁忙時間出入動輒需要一個半至三個小時,廣州的朋友戲稱這裡是「廣州的天水圍」。
廣州樓價近年如大多數國內城市一般不斷上升。不少居民因而遷到租金廉宜的金沙洲。金沙洲除商品房之外,也有更多的廉租房及經適房(經濟適用房),類似香港的公屋及居屋。這裡不少居民均是因為城中大舉拆遷被搬移至此。被拆遷的土地大多位處市中心,最大的用途自然是賣地予地產商興建豪宅。最近廣州著名的城中村楊箕村,被政府以「亞運」、有礙市容為由,計劃於七月完全剷平。地方政府熱衷於炒賣土地是政策使然,因為地方政府的其中一項最重要的收入來源,就正正是賣地。政府要拆遷,居民別無選擇,因為假如他們拒絕安置的安排的話,他們兩年之內就不會再得到分配廉租屋的機會。因此,一個缺乏工作機會,交通配套不足,社區聯繫欠缺的「廣州天水圍」就此形成。

走得累了,在路邊石壆坐下,和旁邊的婆婆聊天,她原居於市中心上下九地區,因拆遷只好搬到此居住,她甚為懷念過去的生活,「落街就到蓮香樓,可以一盅兩件,而家想搵嘢食下都難......」,沒辦法,她說這就是「人民政府」。

家園面臨二次被毀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排色彩繽紛的金沙洲新社區,這裡就是廉租房及經適房的所在地。街道寬敞,車輛及人流稀少,絕不像身處廣州。我們跑到一處地陷的樓宇,大樓的地台已經向內傾斜,大門前的樓梯也裂開了。住在地下的居民告訴我們,每逢下雨的時候,雨水就會倒灌室內,向管理公司投訴也不被處理,希望作為媒體的我們「幫幫忙」。問他是否覺得與武廣高鐵有關,他不願意回答,只表示高鐵經過時,他的家會感受到震動,他又說,他只能說眼睛可見的事實,「唔通拉我去打靶」,至於評論,則不敢說了。

他原來居住的地方被政府拆遷,向家人借錢買下此處,與妻子均沒有收入。問他為何不領取社會保障,他說,「為國家慳一啲資源吧」。當然,內地的社會保障政策充滿歧視,領取保障的單位名單,會被張貼於社區的佈告版上,任何人都可以看到。

大廈傾斜 不如維修?

離開金沙洲新社區,我們跑到隔鄰的、樓齡較高的商品房社區,其中一個在廣州城已經人盡皆知的地方,叫源林花園。有兩楝樓宇因為嚴重傾斜,政府已經接令維修,限居民於本年四月二十日前遷出,維修四個月。我們登上這棟樓宇,樓梯已經嚴重扭曲,外牆及內部的石屎掉下來的一大片,裂縫足以放入一人手掌,天花變形,大部份居民都遷出了。我們走訪其中幾家尚未遷出的住戶,他們表示,政府只是每平方米賠償十元人民幣(每呎約一元),著令他們在這三個月內另找地方居住,但所得的金額並不足夠,亦難以找到三個月的租約。因此,他們寧冒生命的危險,暫住這座危樓之中。
走到花園平台,四位街坊在打麻雀,她們住在兩棟遷出樓宇旁的一座,對不需遷出深感慶幸。她們和大角咀居民的遭遇一樣,之前並不知道武廣高鐵會在她家附近興建,更莫論知道工程對她們樓宇的影響。問她對維修能改善樓宇安全有沒信心,她就深信記者能發揮監察力量,「之前咁多記者來報導,政府唔敢做唔好既。」

有居民向我們表示,當局只打算以灌漿及加鋼板的方法加固樓宇。但觀乎樓宇受影響的情況,似乎這些小修小補的方法,不足以確保大廈的安全。源林花園內的樓宇一楝接一楝的,難保日後不會令其他樓宇的安全也受到影響。

明日的大角咀?

如前文所言,雖然大角咀的地質與金沙洲的不同,但也不乏隱憂,大角咀的樓宇樓齡較高,區內的居民,也因為政府欠缺諮詢及解釋,不明白日後可能面對的噪音及震動的問題。一些責怪「有人」阻慢高鐵興建進度的議員,也不必再讚嘆內地興建高鐵的神速。武廣高鐵通車了,但沿線鐵路社區面對的問題,將是永續下去,廣州的金沙洲,只是冰山一角的例子。

【六四:家園、土地特刊】暴力拆遷的中國
【六四:家園、土地特刊】澳門:失落的土地 遠去的家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