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謝冠東

中文大學翻譯系畢業生,《東東錯別字詞典》、《東東讀音小字典》等網上字典及翻譯社「東東心思社」創辦人(網址:www.kwuntung.net)。2009年活躍於反高鐵運動,熱衷行山和素食。 網誌

政經

余曾辯三點點評

廣告

廣告

1. 辯論輸與贏,不只看辯才,還要看辯題。即比如你是「屎是好吃的」此辯題之正方,則辯才再好也難以服眾。曾蔭權的問題正是不只沒辯才,辯題也極不利,這次的方案最多僅屬微進(甚至可能是倒退方案,新增的區議會議席是小圈子選舉,而非普選聯方案),那2016、2020年可以怎樣大進成為普選?他的辯題立場是難以服眾。

當然,除了輸辯才和辯題,曾蔭權還要準備不足。那就等同一隊弱旅,還要兩個中堅互相打鬥雙雙紅牌出場,進一步中門大開,輸夠十個一皮。

2. 如余若薇之前在新民主運動研討會所言,她今次的目的不是辯論,更重要的是把握這個機會,跟沒空關心政事的普羅市民,解說清楚現時政制的一些問題,例如:(一)仍有102名委任區議員;(二)功能組別過往多次反對最低工資;(三)功能組別反對售樓呎數有劃一的標準。這些都清楚反映了現有政制的邪惡,我認為余若薇做得非常成功,並希望日後有更多這類電視節目/廣告,教育市民。

3. 在這次辯論中,有一個重要人物是失場了:中央。雙方都沒有談到政改要如何「照顧」中央的意願;曾蔭權不會談,因為那就反映了他是扯線公仔、傀儡的現實;余若薇不會談,因為那就反映了她不務實,因她從來沒有跟這個重要人物商討。由於辯論時雙方沒有觸及政改如何關照中央,恐怕要推動政制向前走,是不夠全面。

即使不談中央,雙方亦沒有談到如何爭取三分二立法會議員支持,這是不務實的第二點:曾蔭權現有方案無法爭取民主派支持,余也沒有alternative(替代方案)可以爭取建制派支持。要真正地達到政制向前走,還需雙方更好妥協。也許鄭家富在評論時提到重復昔日跨黨派的八方會談,才是最務實的一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