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世界盃x政政系】記兩場歐陸攻守大戰

廣告

廣告

文:Charles

14/6(E組)荷蘭2丹麥0
16/6(H組)西班牙0瑞士1

分組賽首輪八場大戰中當中的其中兩場,均是由歐洲一線勁旅與另一支歐洲球隊展開捉對廝殺。歐洲足球傾向講求嚴謹的戰術鋪排,這兩場歐陸大戰中的四支球隊,正好在行軍佈陣、戰術運用等不同方面,給廣大球迷帶來了重要的啟示。

荷、丹對陣,丹麥示範半場模範防守

儘管荷蘭因洛賓的缺陣而實力有所削弱,不能採用雙翼齊飛的傳統進攻方式,但仍能憑藉多位中前場球星,保持著實力更佳的陣容,並改為依靠雲達華治和史奈達,配合可翼可鋒的雲佩斯和古積特,四人之間以不斷作傳球、走動以及邊線內鍥作配合,意圖以形同無鋒的陣式,迷惑並扯散對手的防線;對手丹麥的中後場球員,則肩負著十分簡單明確的任務,就是靠中後場球員的不斷補位夾擊,將對手陣中活動範圍最大的三位球星——雲達華治、史奈達與雲佩斯——加以隔離,使他們難以相互接應。

縱觀整個上半場,丹麥的防守體系毋須花太大的體力,更不用作太多超技術的犯規,但憑分工清晰的盯防,將最具威脅的關鍵球員凍結,就已經達到癱瘓進攻的效果︰名為前鋒的卡倫堡,實際上大部分時間留在中場,聯同C保臣、安禾度臣與佐真遜,形成扼殺荷蘭中場創造力的效果;即使是在右翼多番竄擾的古積特,也有S保臣專門照顧,將他迫至只有盲目傳中一途,但由於中路根本沒有接應,傳中的結局幾乎就只有門將蘇連遜沒收一途。荷蘭上半場僅有的進攻亮點,反而是來自防中雲邦美與翼衛雲達韋爾的推進所致,但同樣因欠缺中前場的接應而無功而還。

另一方面,丹麥在示範出教材式的防守的同時,靠著羅美度與賓特拿的突擊,再加上荷蘭守衛馬菲臣尚不具備防守高大對手所需的素質,丹麥的攻門次數雖少,但威脅力明顯優於荷蘭,奈何因欠運而未能打開紀錄,雙方互交白卷。

夢遊半分鐘,斷送半場功

豈料,丹麥眾球員在下半場開賽發了一下維時廿多秒的夢,卻完全改變了整場比賽的軌跡︰先是荷蘭在整場第一次得到了由後場直塞至前場的機會,雲佩斯得球後從左路傳中,半場防守古積特表現甚佳的S保臣將球頂向隊友艾格再反彈進己方球門。失球後的丹麥被迫放棄主守,使後場的空間比上半場多,加上荷蘭換入奇兵艾利亞,配合本來就具有質素的荷蘭中前場球員,荷蘭終於在完場前取得保險入球,以二比○完勝。

大熱門首戰,排出保守陣容迎敵

西班牙貴為歐洲冠軍及賽事大熱門,大家也認為現時由教練迪保斯基領軍的陣容,與兩年前歐洲國家盃時大同小異。但其實有兩項看似微小的改變,卻足以決定西班牙第一仗、以至整項大賽的命運。首先,正選防守中場從辛拿變成沙比阿朗素;此外,後備陣容中沒有了卡索拉、比爾沙等常規後備,而加入了柏度、巴斯基斯等「巴塞幫」,以及桑馬達、查維馬天尼斯、洛蘭迪、拿華斯等新血。

與荷蘭相似的是,西班牙同樣面對正印前鋒帶傷的問題,托利斯帶傷,迪保斯基的安排是以巴斯基斯作為正選,變成雙防守中場(沙比阿朗素、巴斯基斯)三進攻中場(沙維、恩尼斯達、施華)支援韋拿作為單箭頭。兩年前歐國盃期間,西班牙同樣面對前鋒傷情(韋拿),時任領隊的對策,同樣是增加一中場,但當時是法比加斯。

兩套對應方法所以有不同,其實緣於沙比阿朗素與辛拿的基本區別。辛拿在進攻上不能有太大貢獻,但首先勝在走動範圍極大,幾乎可以一人之力完全堵塞所有發生在中線地帶的攻擊;此外他處理球相當果斷,可以立即將球送交進攻中場組發動攻勢,成為球隊轉守為攻的樞紐。沙比阿朗素則幾乎是辛拿的相反︰具有遠射腳頭、有主罰任意球的能力,而且長傳精準;攔截未必遜色於辛拿,但他的跑動線路並不如辛拿廣闊。總括一句,就是沙比阿朗素可以直接參與進攻,但他一不能完全覆蓋對方的進攻正面,二不能以最高速度完成攻防轉換,而是要觀察好隊友走位後作長傳配合。

於是,兩年前西班牙可以讓法比加斯繼續與另外三位中場及前鋒組成前場五人組,但在本屆世界盃首仗迎戰瑞士,迪保斯基卻要將後備席上的巴斯基斯推上正選之列,在防守中場位置上協助沙比阿朗素,這意味著進攻將很大程度上依賴三進攻中場及前鋒韋拿,僅四人而已。

瑞士的防守佈陣,就充分說明了少了一人參與進攻意味著甚麼。瑞士的陣容其實與一般應付西班牙的球隊類似,因為大家通常都是實力稍遜,又明知西班牙愛好像剛才提及的荷蘭一樣,打出類似的傳球、走動以及邊線內鍥攻勢,故此防守重心會集中於中路,典型做法是安排雙防中協助雙中堅,在後防中路構成多層的屏障。這是一個很簡單的數學運算︰相對於五人中前場,四人中前場面對四人防守陣,進攻空間自然相對比較壓縮,也就較難取得空位伺機進攻。

西、瑞接戰,章法大亂

開賽不久,西班牙的中前場巨星們就發覺,面對著雙中堅(基治亭、辛達路斯)雙防中(曉高、恩拿)合組的絞殺陣,人數上完全佔不了優勢,自然施展不了平常水銀瀉地的小組入滲攻擊,即使後來辛達路斯傷出,處境也沒有太大改變。另一方面,西班牙新科防中巴斯基斯,與沙比阿朗素分工不明、角色重疊,幾乎一直找不到最合適的比賽位置,更曾一度要勞煩沙維也退到中圈附近助守,徒使西班牙的進攻兵力進一步減弱;瑞士則更可以看準此等形勢,從容部署防守。

眼見中路小組推進不成後,以技術見稱的西班牙進攻大師們,竟開始採用讓人難以置信的方式︰恩尼斯達與施華不再嘗試殺入禁區吸引對手夾防,而是一次又一次嘗試從兩邊傳中,但他們似乎忘了,他們的傳中對象是身高只有五呎九寸的韋拿,而他面前的後衛卻都是身高六呎的大漢。不難想像,上半場如此演化下去,只能是互交白卷。

悲劇發生,迪保斯基藥石亂投

換邊後不到七分鐘,巴斯基斯一次魯莽的向前搶球不成,反而使瑞士左中場費南德斯一直長驅直進,最終在西班牙門將與後衛夾擊下打開紀錄。面對險峻的形勢,迪保斯基按掣發動換人,卻有兩點令人十分費解︰倘若西班牙球員一心打算以高球傳中力求扳平,為何始終就沒有換入六呎五吋高的中鋒洛蘭迪?換入的三人中,最後一位是柏度,一位大賽經驗不足的矮前鋒,這對於原來就以巴塞球員作骨幹的西班牙中前場,又有何改變進攻模式的幫助?由於所謂換人根本沒有帶來新的戰術,即使天才橫溢的拿華斯進場、並曾經多次在右路嘗試突破,但他辛苦盤扭所換來的成果,卻根本找不到前鋒來承接,徒然浪費組織攻勢的苦心。結果,西班牙沒有荷蘭的運氣,最終失去了三分。

總結

E、H兩組在首圈進行了歐陸大戰,兩場均有攻力強大、甚至連進攻風格也十分類似的一線勁旅;面對較弱對手的緊密防守,尋求破密集對策,就成為強隊取勝的必由之路。然而,荷蘭與西班牙在這方面均不能讓人滿意,兩隊的進攻巨人們在很長的時間內顯得一籌莫展。只是由於荷蘭運氣較好,可以抓著對手一個微小的失誤創造殺機,從而根本上扭轉了局面;西班牙則要嚥下陣容缺陷的惡果。

展望緊接的賽事,荷蘭相信仍會將改善破密集能力的希望,放在復出的洛賓身上,期望他盡快回歸,增強進攻線上互相聯繫的能力,務求撕開對手防線。

至於西班牙,當務之急恐怕是要設法減輕沙比阿朗素的防守重擔,特別是要徹底解放沙維,避免他再要兼顧防務,並且重新確定五人進攻的組合。可以考慮的方法,是召回與中堅佩奧爾合作有年、默契較佳的馬真拿出任另一正選中堅,並安排雙中堅與沙比阿朗素合作,建立較具縱深的中間防守體系,以減低使用雙作防中的需要,作為保住前場進攻人數優勢、對抗四人密集防守的權宜之計。

【世界盃x政政系】看不穿的巴西隊
【世界盃x政政系】飛砂風中看世杯
【世界盃x政政系】鄭大世們從哪裏來?
【世界盃x政政系】英、阿、荷小檢
【世界盃x政政系】法國:以足球體現博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