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世界盃x政政系】從兩個誤判談起

廣告

廣告

文:Charles

香港時間的六月二十七日晚間比賽日,可說是裁判們的「黑色星期天」︰在接連著的兩場比賽中,先是林柏特在對德國時的遠射被誤判未過球門線而無效,後有泰維斯在越位位置接應美斯的傳球,攻入墨西哥的空門。批評鋪天蓋地而來,當然不想難見,本文則期望在撇除當中缺乏實證的「假球」、「黑哨」等指控後,嘗試以比較客觀的方式,探討失誤形成的背景,並觸及近年屢受足球界熱議的話題︰改善 / 協助足球裁判執法的可行之道。

受盡千夫所指的角色︰助理裁判

無獨有偶,兩個誤判,皆與比賽的第二助理裁判 (2nd Assistant Referee) 有關。根據國際足協最新頒佈的《比賽法例》第六章,助裁的職責主要是負責指示以下事項(惟以主裁判的裁決為準)︰

  • 皮球已經整個離開界外;
  • 哪一方應獲判給角球、球門球或界外球;
  • 球員因為身處越位位置而應受罰;
  • 提出更換球員;
  • 在主裁視線以外發生的一切不檢行為或其他事件;
  • 在助裁的視野較主裁為佳時,指示犯規行為(包括在某些情況下,發生在禁區內的犯規);及
  • 在射點球時,守門員在球踢出前離開球門線,或者球已經越過球門線。

此外,助裁也要在準備開出任意球時協助主裁,確保守方球員離球不少於十碼。

從Youtube上的片段所見1,當林柏特(圖一紅圈)抬腳射門時,助理裁判艾斯賓諾沙的位置(圖一黑圈),較接近禁區邊,而距球門線較遠。無疑,留意皮球是否已越過球門線,是他的職責之一,卻不是唯一的職責。正奴前文所述,助裁當時還要留意︰1. 最後觸球的是誰(預備球出界後可能需要裁定角球還是球門球)、2. 有沒有球員在射球時處越位位置、3. 禁區內有沒有球員犯規(例如推撞或蓄意以手控球等)等。事後看來,他站位的位置當然不理想,但從當時的環境以至他所需要顧及的職責來看,他選擇的位置是合理的;而從這個起碼五十碼開外的位置,觀察一個圓周不超過七十厘米、而且高速運行後撞楣彈地的球,在著地剎那是否已經越過僅闊十二厘米的界線,讀者們不妨想像一下這當中的困難。

另一段 Youtube則播放了美斯半傳半射前後的情形2。首先是美斯直塞傳球予泰維斯,墨西哥門將佩雷斯橫身擋出不遠,再度得球的美斯靈巧地吊出一個半空球(圖二A雙藍圈),當時泰維斯明顯越位(圖二A藍圈),而助裁艾羅爾迪卻並非與兩名守衛平排,而是大致位於守衛與已經出迎的守門員的中間(圖二A黑圈);到稍後美斯已經出球越過門將,迪維斯的位置因為兩名守衛向後移,已經大致向兩人平排,而助裁也亦步亦趨地大約接近三人(圖二B)。如果上一場助裁判斷失誤,是由於站位的緣故,這一次未能判準越位,則很大程度上是助裁被兵荒馬亂的場面搞糊塗了。

事實上,越位規則本身就是對助裁觀察力的極大挑戰。根據西班牙醫生馬魯恩達在2004年的《英國醫學雜誌》上發表的文章,基於越位規則本身十分複雜,助裁判斷是否越位時,其實要同時觀察五項移動︰1. 攻方傳 / 射球球員、2. 攻方被指越位球員、3 & 4. 守方最後及第二最後的球員和5. 皮球本身,而這在人類的肉眼而言,是「不可能的任務」3。

由於守方的最後球員通常就是守門員,而他 / 她與第二最後的守衛身穿不同顏色的球衣,這多少會幫助到助裁觀察守方移動以正確判斷越位;但如果守門員前移,變成了第二最後的球員,他們就必須及時調整概念,同時還要留意門將是否已經退回較近球門的最後位置。這對一些經驗稍淺、或者因場內攻防變化快速而注意力稍被影響的助裁來說,肯定是噩夢。從畫面推斷,這極可能就是美斯傳球時所發生的事情︰助裁被黃衫的墨西哥守門員轉移了注意力,而他可能大致瞥見守方有兩位綠衣球員協防,因此稍有一下疏忽,沒有緊貼腳步留意(如果兩後衛平排為最後球員,觀察越位的難度就會減少),於是也看不到泰維斯原來站得比兩人還要前;及至球已經越過守門員,助裁亦步亦趨,這時他所看到的泰維斯,已經與兩守衛大致並排。以筆者的記憶,當球進入球門後,助裁即揮旗指向中線,態度堅定,沒有猶豫的神色動作,大概就是因為看到較後的情況,從而堅信自己判斷正確(根據球例,攻方最前球員與守方第二防守球員並排,不算越位)。

減少誤判的應對方法?

爭議既成,足球界的不同持份者自然會提出五花八門的改善建議(或者重提一些已經被否決 / 忽視的建議)。其中一些觀點集中在如何理順「越位」這最叫助裁們抓狂的規則,減輕他們的壓力,讓他們更能專注於比賽中各項要留意的爭議點。筆者嘗試舉出一些曾較多人提及的方案,並略述己見,希望能起拋磚引玉之效,望各方讀者回應指正。

1、修改越位規則

現行的越位規則,其實在2005年曾經歷過重大修改,引入「攻方球員與守方第二球員並排就不算越位」的規定,以及載明意圖拿球或「積極參與進攻 (Active Play)」的球員均可視為越位。不少人都認為,可以再一次研討修改規則,設法在保留「不讓攻方無球球員過份接近對手」的精粹時,簡化越位規則,減少助裁判罰時要顧及的事項;而威爾斯足總就曾經建議,只有當球員身處對手禁區內時才會觸犯越位規則等4。

筆者個人認為,我們先要搞清楚一點︰「減少」越位判罰的情況,並不必然代表可以「簡化」越位的規則。就以剛才提及的2005年修改為例,它無疑是將判罰範圍縮窄,將攻守平排、攻方球員沒有積極參與攻勢等情況剔出越位之列,但助裁的工作卻絲毫沒有變得輕鬆,甚至更加難幹︰「平排」是肉眼可以準確判斷的嗎?甚麼叫做「積極參與進攻」?有如此前車之鑑,叫人不由得擔心,讓負責修改球例、卻屢被批評為閉門造車的國際足總理事會 (IFAB) 再為越位規則動手術,搞砸事情的機會似乎更大。

2、引入科技協助

運動界的科技協助,通常有兩種最常為足球人所提及︰監測皮球越界的技術、慢鏡重溫。事實上,對不少觀賞足球的人來說,這兩種科技實在毫不新鮮︰先是有越來越多角度、越來越高清(也越來越煩厭)的慢鏡重溫,再將這些慢鏡整理的視像分析(例如收費電視的「無敵比亞路」或者最近免費電視的「Winning Eleven式解說」),觀眾早已經目不暇給,卻又不禁納罕︰這一切早以深入民心的科技,何以就硬是不會用作當下就解決球場上的爭議判決呢?

就在本屆世界盃前,IFAB再次就引入科技協助執法作出議決,一如以往地將之斷然否決。國際足協會長白禮達為此提出了聲明解釋5,從普世足球、人性化足球、財政、賽事性質等方面提出理由。簡單而言,國際足協認為,足球規則一向講求簡單而且劃一,男女老幼、從業餘到球星,一切梯次的比賽均應該大致遵從一樣的守則,但單單為高水平賽事引入高科技,會衝擊這一原則;為足球開發、試用及引入鷹眼、晶片等科技的成本高昂,將進一步加劇足球界的貧富懸殊;足球的比賽進程重乎連貫流暢,過多重溫將妨礙比賽的節奏及可觀性等。某程度上,筆者也認同高科技可能對於比賽規則劃一和貧富差距的影響,但對於比賽可觀性一點,就覺得不無可議之處。

在其他諸如籃球、網球、美式足球等運動中,科技的應用相當普遍︰美式足球的教練可以拋紅巾的方式,就裁決向裁判提出異議,由裁判觀看錄像作最後決定6;NBA裁判會借助錄影,處理一些有關所餘比賽時間或嚴重犯規的爭議7;網球則常見以「鷹眼」配合錄像,決定球是否出界8。一般而言,各項運動不會任由比賽雙方隨意要求覆檢裁決,例如美式足球和網球均對於對賽者每節 / 盤作出異議的次數有所規定;NBA與美式足球則會列明可以提出異議的事項類別(例如NBA如果出現完場前入球 (Buzzer Beater) 的情況,就必須重看錄像)。

無疑,足球與這些運動有一項相當的差別,就是中斷的機會較少。一場九十分鐘的足球,只有上、下半場間的間隙,而每次出界、判罰等之後,球例均會要求球員盡快重開比賽,這也是讓不少球迷大呼過癮之處;籃球與美式足球等,則不但分開多節,球隊也有多次要求暫停的機會;網球就更加是每一球之間均會有所停頓。但只要對可爭議的事項及方式等作出嚴格而合理的規定,科技檢討未必會對比賽節奏構成太嚴重的窒礙。畢竟,連貫性只是比賽好看的其中一個元素,讓球迷看到一場不斷出現誤判的比賽,恐怕觀賞性也得打折。

3、增加裁判人手

在2009至2010度的歐霸盃 (Europa League) 比賽中,人們發現在雙方球門後,會站著兩位與三位裁別衣著一樣的人物,他們其實是歐洲足協一項實驗的主角。從2008年起,歐洲足協首先在十九歲以下歐洲國家盃外圍賽上試行增加兩位附加助理裁判 (Additional Assistant Referees) 的計劃,由他們在球門後負責觀察禁區內的事故,讓其他裁判可專注於其他執法工作9。國際足協正徵詢各大洲足協及各國足總對有關計劃的意見,並在七月決定是否進一步擴大試驗。

從去年歐霸盃的經驗看來,球員、教練、裁判員以至媒體等,大體上對於五人裁判的試驗均予以肯定,畢竟各裁判員有更明確和精細的分工,肯定可以改善執法的質素,尤其能減低其他需要一眼關七的裁判員的壓力;而相對於科技運用的建議,五人裁判起碼從表面看來更符合人性化足球的特徵,也可避免因使用科技而引起的大幅度更改比賽模式,以至增加足球界經濟負擔的後果。

筆者認為,當國際足協在七月決定五人裁判制的進一步發展時,大可以將世界盃期間發生的事故一併考慮,在未來擴大實驗時,增強附加助裁的角色,包括留意皮球是否已經在球門內越過球門線等。

小結

在世界盃期間發生誤判的情事,當然會更容易引起關注,甚至引起各方各面的指責與非難。筆者當然同意提高比賽判罰的準繩,卻又常常不由得想起一點︰畢竟,足球是一種遊戲 (Just a Game),是講求精準的現代社會生活中的一種調劑;若連這一種玩意也非要弄得毫無缺失不可,甚至把參與的人都迫得神經兮兮、歇斯底里,投入其中的人個個都變成專業十足、按例行事、操作高尖技術的業務人 (Businessmen),卻不再是超越階層、種族、文化的球員 (Players),恐怕到時足球會變成一門十分機械、十分冷漠,卻讓我們感到陌生的產業,而不再是拉近人與人之間距離的體育競技了。

我們不妨回歸足球的根本,嘗試從中找回玩樂應有的歡快吧。改革,只要有限度、人人皆可負擔的就可以,最重要的是︰不要讓改革剝奪了足球的簡約。

作者為前香港足球總會註冊裁判員

插圖︰
(圖一)
ball1
(圖二A)
ball2
(圖二B)
ball3

【世界盃x政政系】巴葡一戰的啟示
【世界盃x政政系】記兩場歐陸攻守大戰
【世界盃x政政系】看不穿的巴西隊
【世界盃x政政系】飛砂風中看世杯
【世界盃x政政系】鄭大世們從哪裏來?
【世界盃x政政系】英、阿、荷小檢
【世界盃x政政系】法國:以足球體現博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