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勞工

我有話說!「撐最低工資 撐時薪$33」晚會訪問

廣告

廣告

昨天(七月十五日)晚上,參加「撐最低工資 撐時薪$33」晚會的有不同的團體和人士,當中包括主辦團體職工盟和民間爭取最低工資聯盟。聯盟中出席晚會的成員包括: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街坊工友服務處、中大學生會、香港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職工盟等等。我們和當中參與的代表和人士做了一些訪問,可以反映出他們對最低工資立法這個議題上明確的立場,當中包括最低工資三十三,僱傭、殘疾員工也應受到最低工資最高工時的保障,支持一年一檢。

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殘疾人士應受保障

我希望工友的個人收入可以維持他的基本生活,他們認為殘障人士和家庭傭工也應受最低工資的保障。外傭和殘疾員工的權利也應受到保障。很多時在資工期完了後,殘疾人士便會被解僱,但其實僱主根本無法公平地去評核殘疾人士的工作,他們隨時可以用其他理由去解僱殘疾人士。在設立殘疾人士評估前,政府應有一個完善和具體的機制。現行的機制裡沒有適當的評估標準,例如視障人士,他們需要特別器材去協助他們工作,但有些僱主根本無法提供這些器材。如果因為他們的工作欠缺效率而去解僱他們,僱主也應付上責任。現行的評估根本無法提供適當的安排,故此評估機制應豁免殘疾人士。教會一直所關注的是弱世社群,所以我們認為更應為殘疾人士爭取一個平等的機會。

Dolores(現為Asian Migrants’ Coordinating Body 發言人):現行外傭制度屬奴役制度和種族歧視

現在香港的僱傭根本就被視為奴隸,不是工人。我們二十四小時隨傳隨到,所有僱傭也每天也要工作十六小時以上。香港根本沒有公義和民主的,因為立法會議員拒絕把外傭列入最低工資的行列裡!香港立法會議員所說的是民主,但現在卻踐踏工人的經濟和社會權益,還歧視和邊緣化我們。立法會議員自己本身也是受薪員工,為何忍心踐踏社會上同是打工仔的僱傭呢?香港政府根本就是漠視我們這群,漠視我們這群僱傭團結起來的力量。立法會這群支持資本主義的成員,令我們勝利落空了。不是他們,打工仔最低工資的夢想便能達成了。他們根本就是歧視我們這些外傭,把我們視為奴隸!對於他們來說,我們只是用完即棄的工人,我們的福利自然也可以被忽略,因為他們從來沒有把我們視為真正工人。這是國際恥辱!奴役制度和種族歧視仍在香港繼續存在!

James(嶺大哲學系教授,現為Asian Migrants’ Coordinating Body 一員):支持外傭訴求

我認為所有人也應接受平等的對待,因僱傭一直以來也是不受最低工資條例保障的,也會突然間被解僱,這是不能接受的。僱傭也應獲得最低工資三十三的待遇,因為僱傭一直也是最被剝削的一群工,完全沒有任命勞工法例保障她們。

鍾小姐(家務助理):無助改善家務助理工困境

家務助理現在雖然時薪五十五元,但我們所面對的問題卻是工時不足。每個月的人工只是三千多元,而且工作機會又少。另外,我們的工作沒有任何保障的!因為我們的工作時數不足十八小時,所以並沒得到任何福利。我們的薪金根本不能維持我們的生活。不是我們不想工作,而是沒有足夠的工作機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