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民主女神像妥善安置了嗎?

民主女神像妥善安置了嗎?
廣告

廣告

日前中大學生會會長黎恩灝向中大全體師生及校友發表公開信,題為:「中大人的驕傲: 給中大人的家書」。我身為中大校友,閱畢全信,不禁汗顏。與其說這是一封叫中大人引以為榮的家書,倒不如說是感激皇恩浩蕩,對沈祖堯校長批准民主女神像落戶中大的感謝信,及學生會會長對民主女神像成功落戶中大的慶功演講辭。

公開信只在末段表示「如果校方與同學對神像的安排和方案在商議過程中仍存在重大分歧,我們相信全民公投是一個出路」,卻由始至終沒有提及中大校方及學生之間究竟有甚麼重大分歧,當然也沒有陳述把民主女神像安放「文化廣場」或火車站廣場之間的利弊,更沒有重申學生會的立場(除非「公投是出路」就算是一種形式主義上的立場的話)。如此關鍵的問題,整封信幾乎隻字不提,卻花大篇幅去講述火車站廣場與民主女神像如何結合得天衣無鏠,看來這是讓學生會會長最感驕傲的事了。要不是看過新聞報導,還真會以為民女已經找到好歸宿,中大人和市民可以齊齊慶功了。

沈祖堯校長以方便學生管理為由,建議把民主女神像擺放在為於中大本部、面積細小、環境擠迫、一般市民不太認識也不常經過的所謂「文化廣場」,明顯是基於政治考慮多於行政考慮,令不明中大情況的人誤以為民主女神像已找到好歸宿。上任校長劉遵義為沈祖堯埋下炸彈,沈祖堯拆彈當然要小心翼翼,所以是次考慮選址的原則是「中庸」:人流不多不少,地點既不開揚也不隱閉,要到達不容易也不困難,務求做到「閒置」女神像,同時不會招人話柄,惹來另一場政治風波。說到中大,一般市民會懂得火車站、峰火台以至座落新亞書院的天人合一亭,「文化廣場」卻是鮮有提及的,但是中大人都知道,超蚊型的所謂「文化廣場」鄰近大學幾個主要飯堂,對面是校巴下行線的巴士站,是個人流鬧烘烘卻不適合聚腳的地方。選擇「文化廣場」,讓一般市民或遊客不容易看見民主女神像,但學生卻不能指斥這是一個人煙稀少、不便遊客的地方,正是「進可攻、退可守」的上上之策。事實上,位於范克廉樓對出的「文化廣場」,只是學生到飯堂或會社房間所必經的一小笏石地,旁邊卻是飯堂延伸的不倫不類的雜物房,視野極為混亂狹窄。平日已經空間不足,不便行人停留,除了由於地點接近,學生會才用以舉辦那些永遠只有小貓三兩隻參加的公共事務研討會外,各會社的大部分活動正正於其地方淺窄而甚少在此舉行。把民主女神像放置在這迷你廣場,就是要阻礙行人駐足觀賞這件記載著中國人悲痛歷史的藝術作品,扼殺其成為中大地標的可能,淡化其影響。把如此醜陋的政治計算說成是體恤學生的善舉,足見沈祖堯校長的偽善。

大學火車站是中大最為人熟識、人流最多的地方。民主女神像聳立於空曠的火車站廣場,可以讓出入大學火車站以致乘搭港鐵的中大師生和市民,都能輕易看見莊嚴宏偉的民主女神像,讓民主女神像成為中大的地標,讓世世代代的中大人毋忘六四、反思歷史的教訓,成為真正的知識分子。誠如學生會會長黎恩灝在公開信中說:「矗立著新民主女神像的火車站廣場,成為中大面向香港社會的地標…它已成為了中文大學連結香港社會以至神州大地的橋樑」,民主女神像己經成為火車站廣場的一部份,兩者完美的結合,見證著中大人風骨峭峻、冰魂雪魄及揚清激濁的決心,象徵著香港知識分子的良心和對祖國的關懷與盼望。中大學生會當務之急,是號召中大人和市民支持,向校方施壓,爭取永久放置民主女神像於火車站廣場,並把該廣場命名「人民廣場」,交由學生管理。

要是校方繼續以體恤學生為由,一意孤行,堅拒上述「人民廣場」方案,學生會也可順水推舟,要求把民主女神像放置於峰火台旁邊,方便學生管理,同時讓民主女神像和峰火台成為中大的著名地標。峰火台曾經是學生演說、集會、示威的「聖地」,記載著中大學運光輝熾熱的時代,傳承著知識份子「認中關社」、實事求事的精神。民主女神像象徵追求民主、捍衛公義、堅守真相、關懷祖國的精神,把其置於峰火台旁邊,使其精神與峰火台象徵的中大精神渾然一體,讓每個想起烽火台的人,都會記得旁邊的民主女神像,記得中大是人文薈萃、傲骨嶙峋的頂級學府。峰火台位處「百萬大道」盡頭,空曠而寛敞,足以容納民主女神像和駐足觀賞的行人,也是神像落戶的合適地點。此後可以該位置為學生主要活動地點,通過交換辦公室讓學生活動樓遷移到「百萬大道」之上,好讓今後的學生活動都在民主女神像的庇蔭下進行。

民主女神像能落戶中大,固然令人鼓舞,但中大人不宜驕傲自滿,須知道爭取民主的道路艱巨漫長,中大人應腳踏實地、團結一致、繼續抗爭,為民主女神像爭取最佳的落戶地點,切忌志得意滿,麻痺大意,順從校方的無理要求,讓民主女神像淪為塵封的點綴品;並在民主女神像的庇蔭下繼續追求社會公義、捍衛民主自由、堅持歷史真相,才不致愧對先賢。最後,若學生會真的準備讓學生公投,就應將上述三個選址的選擇及其相應的利弊呈給同學們,讓其自行決定。

延伸閱讀:「中大人的驕傲:給中大人的家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