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撐全民退保,且聽黑頭人如是說

廣告
撐全民退保,且聽黑頭人如是說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黑頭人撐白頭人,九十後黑頭人青年撐退保聯合陣線的成員林兆彬(Ben)和何潔泓(Willis)說,全民退保涉及跨代的福祉,要撐。

直面香港貧富懸殊

Willis,一位91年生的嶺南學生,自從反高鐵過後一直也積極參與社會運動,如五區公投、菜園村、佔領中環等。初次感受到香港貧富懸殊,是透過平等分享行動,這次則是從社福制度的層面著手介入。

Ben,中文大學讀社工系,也曾介入反對替補機制、反對國民教育、校園勞工問題等行動。一直來說,社工的圈圈較關注社福議題,但全民退保涉及每一個香港人的養老,他希望學聯能更積極的組織這場運動。

幾十個青年人,為什麼會走在一起,成立「青年撐退保聯合陣線」?得從長者生活津貼(以下簡稱長生津)開始說起。

十一月初,當政府宣佈長生津的方案,並提交於立法會財委會以求通過撥款後,一群青年在網上發起追擊民建聯的行動,希望迫政黨企硬否決審查方案,那次活動過後,參與追擊活動的人開始商討後續的事宜,並召開一個大會,正式成立「陣線」。那次大會共有七十多人出席,共同商議。

擺過街站、狙擊過政黨與梁振英、舉行過集會、遊行,收到的反應都不一,亦有學校關社組的朋友的不支持。但其實很多人都不了解民間提出的全民退保方案。

建立財富分配的退保制度

根據全民退休保障聯席提出的方案,這個供款制度涉及三方︰政府、僱員、僱主。僱主僱員所需要的供款只是從現行強積金的供款中抽出2.5%(強積金的供款是5%),同時向盈利超過1,000萬的公司抽取1.9%的利得稅。

Ben認為,若根據這樣執行,僱員並不需要額外供款,加重負擔的說法無從說起:「一直以來全民退保給人印象,一定會加稅,包括薪俸稅、紅酒稅,這是因為大家不解民間方案」。對於供款不夠養老的憂慮,Willis 則相信,「只要供款穩定,把握人口老化程度較低的時候供款,計劃以後也有盈餘,可以維持五十年。」

他們又反對把全民退保視為代際矛盾,因為長者生活不繼,不在於個人不儲錢,而是源只不公平的社會結構。Ben 認為,長者貧窮是「因為以前工資太低,又缺乏強積金等的儲蓄制度,難以儲錢,所以年紀大時得積蓄不多。棺材本醫藥費也要花錢,有資產會給他們安全感,不可以隨便用。」Willis 則強調,「社會有大家一齊合作,香港才可以繁榮。整個社會有責任供養上一代。」

大話政府以青年之名拖字決

「青年撐退保聯合陣線」認為目前政府提出的長者生活津貼會變成推倒全民退保的藉口。Ben解釋說,「日後爭取全民退保時,政府會說現在保障很完善,又有綜援,又有生果金,又有長生津,三層保障。」Willis 亦認為這次政府推長津金就如年前的政改方案,接受了超級區議員的功能組別,日後就難以取消,而且離目標越來越遠。

日前政府承諾在扶貧委員會研究全民退休保障,但兩人都認為是政府欺騙市民的策略,正如大話政府早前以青年人不支持全民退保去作為說詞,「黑頭人撐白頭人」的行動,就是要去揭破這大話,告訴政府及社會,年青人是關心並支持全民退休保障這個制度的。

文︰李雨夢、易汶健

延伸閱讀︰
全民退保遊行學懂的五件事
http://www.inmediahk.net/fap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