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三城記:這是傳媒最壞的時代

廣告

廣告

窮的共產黨可怕,富裕的共產黨也可怕。經濟上越來越有實力的中國共產黨,就像拿回了魔仗的伏地魔,世上再無敵手。他們擁有了天底下最可怕的兩種暗黑力量--權力和金錢,他們的手越來越大,他們已經不能滿足於只操控國內的媒體,他們把手伸向了台灣,伸向了香港,境外的媒體不能用權力搞定,就用金錢。

兩岸三地的傳媒同時處於一個最壞的時代,到處都是火場,先有台灣的旺中案,一個在大陸發了財的台灣商人,這些年來悶聲悶氣收購了好多台灣媒體,把胃口也撐得越來越大,大得幾乎要把所有台灣的大傳媒吞併,台灣人終於發現台灣的媒體都快變成姓蔡了;後有香港的數碼電台股權紛爭,所謂的股權紛爭,其實又是因為其中一位大股東是中共的好朋友,在大陸有很大盤的生意,他不想電台變成反對派的媒體,或主動或被迫地拒絕注資,讓一個還沒正式開播的電台轟然倒下。至於中國國內的媒體,情況不會更好,只會更壞,但南方周末新年獻詞事件,看似只是中國沒有新聞自由的又一例證而已,這樣的事情在中國一年沒有幾百宗也至少有幾十宗,卻在2012年港台都在奮力阻止中共的魔掌伸向傳媒之後,終於也爆發了。這火終於燒回了起火的源頭。

所以,對於傳媒來說,這是最壞的時代,卻又是最好的時代。我們快要掉到谷底了,但我們又看到了反彈的希望。「這是一溝絕望的死水,清風吹不起半點漪淪。不如多扔些破銅爛鐵,爽性潑你的賸菜殘羹。」

網上也有一種看法:南方周末屬於體制內傳媒,雖然較為開放,但仍是黨報下出來的蛋,南方周末受不受打壓,都與新聞自由無關,所以它不值得幫。我卻認為,南方周末值不值得幫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件事可以利用,可以藉機提出「新聞自由」。既然火燒起來了,我們就不要因為不認同這火而急著潑冷水。或許真如某些人所說,南方周末只是利用公眾的憤怒來爭取他們在體制內的權益,那也沒關係,我們也可以利用它,把事搞大了,它也騎虎難下,它也不能利用完「新聞自由」,爭取到自己要的就抽身而走。有的網上發言支持,有的甚至走上了街頭,大家都為南方周末做到這份上,有誰來給我說說,南方周末怎會好意思說走就走?就算莫言有一天打算說真話了,我們也堅決捍衛他,讓莫言感到說真話的溫暖。

南方報業集團這麼大個機構或許是有很多孬種,但裡面也不乏勇者,我們大概都會記得一兩件他們的事蹟,正如韓寒所言,它曾「讓無力者有力,讓悲觀者前行,所以當他無力時,當他悲觀時,願我們能給他一些渺小的力量,陪他繼續前行。」如果我們只願為那些已經撞向高牆而壯烈犧牲的人吶喊和歌頌,那以後世上便只會有孤獨死去的烈士和苟活的人,再沒有可以並肩作戰的戰友。時代的氣候越寒冷,我們就越要珍惜戰友。

我看到的是,我們在這裡點燃一把火,就算這把火最終熄滅了,卻有可能在另一個地方燃燒起來。所以,台灣,燃燒吧;所以,香港,燃燒吧;所以,大陸,燃燒吧。別想那麼多,先把火弄起來。

http://www.rapbull.net/posts/3106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