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

駕院師傅繼續絕食 刻薄內幕愈揭愈多

廣告

廣告

DSCN1585
多個團體今早在駕駛學院聲援絕食的駕車師傅。

(獨媒特約報導)由1月21日開始,三名駕駛學院的師傅,練國、馬偉雄和何德明已經開始絕食,抗議資方無理解解雇兩名正在籌組工會的教師(馬偉雄和何德明),但至今資方沒有任何回應。今日駕駛學院師傅再次發起抗議,反對梁政府官商勾結、利益輸送、駕院打壓員工組織工會等。泛民和工會等多個團體均有出席聲援。馬偉雄和何德明繼續絕食,而練國因不支倒地,被送往醫院治理。(最新消息)早前展開的絕食行動已經暫停,以商討進一步的行動。

駕院食水深 師傅變銷售員
運輸署於2000年對教車牌照實行雙軌制,將駕駛學院牌照限制成「學院牌」,只有在該學院才有效,何德明表示,運輸署發的牌照上印有「for HK School of Motoring」,限制了他們的選擇。他批評駕院以牟利為大前提,「我們只需要賣COURSE(課程),學院不要求我們教好學生」。師傅的工作不是以教導學員為主,在不足十小時的課堂中,公司要求教員首要向學員銷售更多額外的課程,師傅淪為銷售員。駕院除了剝削職工,教學無熱誠,更以各種方法賺取最大利益,如學員表示想要繼續沿用同一個師傅要加錢,沿用同一架車又要加錢。抗議人士聲稱:「如果還沒有改善發牌制度,政府還不重視事件,他們將會抗爭到底」,並呼籲香港市民杯葛駕駛學院的課程,透過行動迫它檢討。

支持絕食師傅的民主黨區議員黃偉賢指駕院為「做靚盤數」,肥上瘦下。他曾在法會會議上會質詢運輸署局長何蓓茵多發牌師傅牌照給駕駛學院的原因。她回應指駕駛學院表示學員太多,師傅不夠,所以需要多些牌照。但黃議員質疑駕院「不夠師傅點解又炒人」時,何蓓茵卻不回應。黃又表示,駕院通常用迫使師傅自行離職,方便向運輸署交代師傅人數不足問題,與「炒人」無關。

另一位聲援的民主黨區議員鄺宇俊說:「現在有好多師傅敢怒不敢言,駕院聲明邊個反抗就炒邊個,希望今日的行動可以帶動更多教車師傅企出來」。他又揭有教車師傅指駕院「食水深」,學員交600元一個鐘的學費,教車師傅只抽取到每小時60元的人工。所以抗爭行動要求政府改善牌照問題,將「學院牌」轉至「個人牌」,師傅可以解除駕院的束搏。要求在不扣減工資的情況下實現八小時工作制,提升師傅的薪酬至合理水平。

官商勾結 打壓工運
民主黨表示,整個抗議是為了爭取合理工資、待遇,以及基本結社權,要求運輸署檢討執照安排,不要讓師傅再被駕院束縛。又指發牌制度令駕院獨攬師傅的生殺大權,一直打壓工友。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表示,事件反映官商勾結問題嚴重。他指駕駛學院老闆張松橋有重慶李嘉誠之稱,一樣是政協要員,也是曾蔭權接受郵輪款待一事上提供郵輪的人。(駕駛學院母公司為港通控股,根據2012年中期報告顯示,駕院盈利約為一億元。港通控股另間接經營西隧、大老山隧道、私家車收費系統快易通等公共事業)對於駕駛學院的師傅不能轉職至其他公司或私人執教,長毛認為這是政府對駕駛學院的各種優待是官商勾結的表現,而梁振英上台以來並沒有改善這種境況。

部分師傅不敢出面是因為受到院方的威逼利誘,師傅一方面擔心職位不保,令一方面院方又承諾會發放年尾的花紅,對沒有參加工會的員工會有額外獎金,企圖以此手段打擊工會力量。另一駕車師傅練國怒斥:「咩都唔做最好,他們(駕駛學院)對唔參加工會的員工會有5000蚊bonus(奬金),參加的話又比他炒。」職工盟則表示,「駕駛學院的所作所為是打壓工會,侵犯勞工基本權利」,呼籲現在還沒有發聲的師傅勇敢站出來,實踐工人權利,組織工會。並高呼口號「聲援駕駛學院師傅抗爭,駕駛學院可恥,張松橋可恥」。

相關報導:
駕院涉打壓工會,前導師絕食抗議
NOW新聞報導

今日駕院與絕食師傅召開會議的片段:

文:Cammie Cheng、五月
編輯:方鈺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