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勞工

嶺大工友待遇差 「我愛嶺南,但嶺南愛我嗎?」

廣告

廣告

P2060109

(獨媒特約報導)就著嶺南大學因為把勞工服務外判給其他公司而引致工友受到不合理的對待所產生的問題,(工程部)工友、資方(外判商)、校方三方在二月六日於校園內進行了一場公開會議,由嶺南大學學生會促成,歷時三個多小時,有數十同學到場以示支持工友爭取其合理的待遇。接近尾聲,三名工友向資方遞上辭職信,如今嶺南大學工程部的工友就僅僅剩下四位。校方最後也承諾會就著工友的訴求出「九成力」來與資方商談。

外判勞工待遇差
事情得由去年年初說起,當時有二十六名派駐嶺南大學設施管理組(其中工程部工友共有十二人)的全體員工,就著人手不足、扣減花紅、薪酬問題等向其公司置邦物業管理有限公司(ISS Eastpoint Property Management,下稱ISS)發出一封聯署信。可是,直到今年相關問題仍未得到解決,人手不足問題仍然嚴重、同工不同酬的問題依然存在,就著嶺南大學學生會的介入,於二月六日下午終爭取到工友能與校方及資方進行一場公開會議。校方代表有總務處副處長廖女士,資方代表則為工程部高級經理黃先生,卻不是有實際決定權的高層,由此可見資方對於工友的態度。

就著薪金的問題,同工不同酬、加薪幅度問題明顯嚴重。從工友的口中得知,有六十多歲工作了十三年的工友,長期進行嚴惡性工作如通屎渠,但薪金是低於市場的四成,只有九千。另一位同樣工作了十三年的工友,他的薪金從入職到現在,升幅並沒有超過50%。即使是設施管理組的文職人員也表示,ISS檢視他們的薪水加幅是兩年一次,而非一年一次,當中那一年的物價升幅被抹去。吊詭的卻是,ISS在招聘新的人手時,卻是提出一萬三千元的薪酬待遇。廖女士指這是由於近年很多設施服務(如新宿舍)需要更多的人手,所以需要以一個更高的薪酬來吸引人。另外,在場的工友指出曾招聘回來沒有電工牌的新人,薪金竟比擁有電工牌且年資較深的工友高。在場的學生質問了校方及資方一條非常簡單卻又突出其矛盾的問題,若果現在的工友集體辭職,而需要重新以一萬三千元聘請一批新的工友,當中涉及的訓練時間及熟悉環境是額外的成本,在這樣的情況下,為何校方及資方不能現在就把工友的薪金提高至一萬三千元?以貼近市場的價格。

人手長期不足
人手不足是另外一個嚴重困擾著工友及其他設施管理組員工的問題。工程部工友只有十二人(分別為技工及維修員,主要負責維修及電工的工作),但校園的設施在近年卻隨著新學制的因素而愈來愈多,在人手不變的情況下工友的工作相對增加。有工友表示,在這兩年間沒有看過新的面孔。另外亦有負責管理體育館的員工訴苦,指體育館的人手只有三人,在其他同事放假的情況下工作的負擔更重。

另外,醫療問題同樣是令工友煩擾的問題。因為公司提供給他們的診所並不多,位於屯門的更只有一間,而且據工友指出該診所的醫生經常放假,於是不得不去到第二間最近的,位於葵芳的診所。但這樣的距離已浪費了很多的時間,也使工作受到影響。在場有同學提出,工友的工作是長期性的體力勞動,身體很有可能出現勞損或其他狀況,除了一般的醫療服務外,校方及資方亦需要為他們提供一些身體檢查的服務。

在花紅問題上,去年工友們只被告知會有三成花紅,但最後竟只獲得一成多。雖然今年大部分工友能獲得十成的花紅,但在這樣搖擺不定的所謂準則下(按其工作表現),往後會否又發生同樣事情實是未知之數。在各方的壓力下,廖女士在場親口承諾會出「九成力」為工友爭取花紅變雙糧,與資方協商。

校方外判商互相卸責
有趣的是,資方與校方的代表就著某些問題上出現了互相推諉的場面。例如是就著工友加薪問題上,資方代表說由於budget plan已經交給學校,於是不能變動。但校方代表卻指出是可以變動的。就工友指出去年只得一成多的花紅,校方說那是薪金的升幅而非花紅,但工友卻說資方給他們的說法指那是花紅。在這兩個版本中,是否存在資方涉嫌向工友撒謊?甚至其實去年並沒有發出任何花紅?

原來有12人的工程部,有一人工傷,另外四人於早前已辭職。即是說只剩下七名的工友,在會議的尾聲,再有三名工友即場遞交辭職信,如是現今的工程部只剩下四名工友。在場一名工友說︰「我愛嶺南,但嶺南愛我嗎?」短短一句話道出了他的心淡及辛酸。在十二人的時候人手已經如此不足,加上ISS長期招聘不到足夠的人手(根據黃經理的說法最少15人才算足夠),現在在工友們相繼辭職的情況下,整個學校的運作將會陷入種種不便,最後的情況只會使得全體嶺南人一同成為受害者,由此可見工程部的工友是校園運作中極其重要的一環。就著這個情況,廖女士承諾會在二月尾之前與資方協商,再公告方案。

最後,廖女士指校方會就著外判服務成立「外判服務工作會議」,由總務處作召集人,成員為兩名教職員及兩名學生代表。學生會會長陳樹暉在場表示反對會議命名為外判服務,要求正名及包納其他關於校園勞工的事務。與此同時,同學們要求會議的召集人不應只由總務處出任,而是當遇上問題時,作為嶺南持份者的同學、工友都有權召開會議。

會議到此結束,而事情並未完結。這次事件引發出一個更根本的問題︰外判制度。外判使得校方無法直接去處理工友的事情,而是中間隔了一個外判公司,使得要追究責任及解決問題更加困難。正如在場的同學所說,廢除外判制度並不是天方夜談的事情,二零零三年時中大校長金耀基曾承諾永不外判,但嶺南的外判制度已早於十多年前便出現,直到如今。改變不是沒有可能的,在是次會議中看到眾多學生的參與和關注,這似乎是一個萌芽的開始。

延伸閱讀︰
〈盡快回應工友訴求 承諾工友合理待遇 嶺南人聯署聲援工友 一個都不能少!!!〉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48609271963745/

〈嶺南大學工程部員工聲明〉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5406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