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陰乾小販計劃繼續黎!排檔計劃隨時令數目大減八分一!

廣告
陰乾小販計劃繼續黎!排檔計劃隨時令數目大減八分一!

廣告

文:葉寶琳

新年前二月五日的立法會食物安全及環境衛生事務委員會會議,討論了「為固定小販排檔區小販推行的資助計劃」,當中涉及二億元,焦點第一在搬遷全港位於梯口共550個排檔,第二就以十二萬「利誘」牌主交回牌照。這計劃雖然不獲媒體注視,但其實對香港小販生態造成了不少危機,隨時令全港排檔數目大減八分一,而高永文局長亦在會上承認小販數目會整體減少!

這個計劃沒觸及梁振英的施政理念,卻成為的首份施政報告的第一段內容。二月五日立會會議上,高局長和食環署署長梁卓文堅稱新計劃目的不在減少小販數目,但也沒否認計劃會導致小販數目減少的客觀效果。

花園街大火已結束一年多,死因庭仍未開審,但政府已在這一年多對排檔小販開展了不少管理措施,除了去年十一月已開始的停牌釘牌制之外,梁振英提出的二億元基金,目的在希望改善排檔的消防安全。政府在二月五日的立法會就宣佈計劃的詳細內容。

排檔極有機會進一步萎縮
簡單而言,這二億基金資助三方面:1. 要求牌檔改建成合乎消防標準的規格,一次性實報實銷資助額由4萬到5萬幾不等;2. 資助位於大廈出入口的排檔搬遷至重新編配的位置,當中全港涉及約共550個,佔全港排檔數目八分一;另最大影響的是3. 以12萬退牌特惠金,吸引小販自願交還牌照(包括「屋仔」檔或黃格仔檔)。政府即將會於下個月就在立法會財委會申請撥款。

見計劃有資助,說自願,又不會迫遷,似乎不差,但細看之下,政府一方面會以十二萬吸引牌主自願交回牌照,另一方面又搬遷550個樓梯口攤檔,政府稱會把收回的攤檔位置作安置之用,五年內同時處理以上兩項,結果整體小販數目就會減少550個甚至更多,政府是否消防為名,減少小販數目為實?當日立法會席上張國柱、陳家洛、毛孟靜、梁家傑、方剛等議員不斷重覆查詢,高永文局長也不置可否,議員進一步問當局能否承諾小販整體數目不變時,高亦拒絕!

有議員進一步問,如收回牌照不足550個以供梯口攤檔搬遷,或收回數目在安排搬檔後有餘額,當局會如何處理,梁卓文署長才承認當局已物色550個現時為空置、凍結或未有排檔的空間供搬遷之用。既然如此,政府何需進一步收回牌照呢?梁署長的說詞竟是為讓牌主更多空間選擇!而即使有餘額,高局長和梁署長也不願意承諾再開放牌照,只表示會積極考慮。

小販數目80年代末-2011
圖:有牌小販數目在近十二年下跌了近25%,是次計劃會再令小販數目進一步減少。

前線小販聲音被漠視
討論政策不能離開持份者的政治身份,小販按牌照類型主要可分熟食大牌檔、固定排檔、黃格仔、流動牌,還有其他少量如雪糕仔雪糕車鞋匠工匠糖果栗子等等等,各類小販都會有牌主、助手(兩者政府都有名單紀錄)、或替牌主/助手打工的伙計。據小販間的非正式統計,全港43條街,前線小販應超過一半由助手,而非牌主擔任,可是,所有小販政策政府只會諮詢牌主,助手和其他前線小販的聲音全被漠視。

這次計劃的諮詢也不例外,此文件只於小販管理諮詢委員會中討論,當中只有持牌小販代表(即牌主)、區議員、地區防火委員會的成員,卻沒有前線小販(如助手)、消費者和居民的聲音,缺乏代表性。但會議於二月五日討論,政府就急於三月中就會在財務委員會通過撥款,二月農曆新年是小販全年中最搏殺的日子,根本無暇留意計劃,政府這建議,無異只想盡快通過。

當日灣仔市集關注組等遞交了意見書,聲明指出「過去十年有效小販牌照數目一直下跌,由2000年的8000多個,跌至2012年的6000多個。」若只計排檔數目,更只有四千多個,是次計劃絕對再次令小販數目進一步減少。

結語
關注組的立場書說「小販均認為排檔是他們的謀生工具,幫助就業…同時是本土文化特色之一,實應保留與發展。可是,資助計劃中收牌的建議,與發展小販市集有所矛盾。小販需要的是良好的發展環境,而非收牌賠償。」事實上,2009年港府曾應當時盛行的保育風,重發少量擦鞋及工匠牌照,也把空置多年的排檔重新發牌,當時超額申請數十倍,最後有141檔獲重新發牌。香港的公民社會推動改變,政府也曾作些微轉變,我們不應把得來不易的成果放棄。「我們認為與其收牌,更希望政府可確認小販的重要性,建立發展市集的視野,投放資源於發展小販行業(如成立小販發展基金)。」

除了小販數目外,這計劃亦會令我們所熟知的排檔外貌大變身,下次報導再談。

相關文章:
新年先可以有既大笪地?
【一檔小販一個故事】訪問系列

*****************************************************
不要消防為名,減少小販為實

回應〈為固定小販排檔區小販推行的資助計劃〉政策文件
灣仔市集關注組、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土地正義聯盟

2013年2月5日

我們幾個民間團體一直關注全港的小販政策及發展,提倡香港小販的本土文化、政策倡議和生存空間。為回應有關是次資助計劃,我們亦已與一些小販,特別是花園街和廣東道的小販進行訪問和會議討論,搜集他們對有關資助的意見。歸納後,我們認為當局是次建議,雖然有助改善小販區的消防安全,但自願交回牌照、搬遷攤檔的措施,並不能有助小販發展,更令我們擔心政府以此為名,進一步減少小販數目。

我們立場如下:

1. 政府必須承諾,小販整體數目不變
過去十年有效小販牌照數目一直下跌,由2000年的8000多個,跌至2012年的6000多個。這個現象,實非小販願見的。我們認為,政府在補償自願交還牌照的檔主同時,亦要確保小販整體數目不變。2009年,當局就空置攤檔重新供助手和公眾申請,結果超額申請數十倍,證明許多市民有意加入小販行業,因此我們認為,已收回的牌照,亦應仿傚2009年政策,能讓助手優先承接和開放予公眾申請。

2. 原街安置搬遷檔
我們明白為消防安全的目的,搬遷樓宇出入口前攤檔乃無可厚非,但過去攤檔排序乃抽籤決定,今天若因為消防而搬遷這550檔,對他們並不公平。因此我們認為對這五百多檔必須要原街安置,如街區長度不足以安置,我們認為當局必須延長小販街區範圍(如花園街延伸至水渠道)。

3. 重建排檔資助,必須包括消防裝置
對於當局的資助建議,我們表示歡迎。但據文件稱,該4-6萬的資助項目,只包括簷篷、供電系統陳檔身,我們認為資助必須包括消防設施及相關裝置。

4. 清晰消防標準
我們認為,不論是小販、居民或業主,消防安全人人有責。過去一年,不同街道已改善消防安全,如廣東道、花園街的排檔已改用不易燃的物料覆蓋檔頂和檔身、亦預留寬闊的走火通道,使大型消防車能通過等。但當局常常改變消防標準,令小販無所適從, 我們認為當局須和小販共同擬訂清晰的消防標準,並發合格證予已符合標準的檔戶,同時建議政府可在排檔區設立滅火筒、加強巡查和消防演習。

5. 要求公開諮詢,延長諮詢期
我們發現,此文件只於小販管理諮詢委員會中討論,當中只有持牌小販代表(俗稱牌主)、區議員、地區防火委員會的成員,卻沒有前線小販(如助手)、消費者和居民的聲音,缺乏代表性。 加上二月是農曆新年,小販無暇留意計劃,政府建議於三月就要求財務委員會通過撥款,實在操之過急。許多小販和助手,均不清楚資助計劃的內容, 亦沒渠道表達意見。因此,我們要求計劃需要有公開諮詢,延長諮詢期至今年六月,讓小販、市民均有機會表達意見。

發展小販行業,保留本土排檔文化
小販均認為排檔是他們的謀生工具,幫助就業。而且排檔亦為市民提供更多、更廉價的貨物選擇,同時是本土文化特色之一,實應保留與發展。可是,資助計劃中收牌的建議,與發展小販市集有所矛盾。小販需要的是良好的發展環境,而非收牌賠償。我們認為與其收牌,更希望政府可確認小販的重要性,建立發展市集的視野,投放資源於發展小販行業(如成立小販發展基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