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碼頭成美孚翻版 HIT 表明申禁制令

廣告
碼頭成美孚翻版 HIT 表明申禁制令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31/3 1830更新)香港國際貨櫃碼頭公司董事總經理嚴磊輝召開記者會,表明會申請禁制令,這表示在假期過後的星期二甚或明日,該公司將很大機會先向法庭申請臨時禁制令,即日生效禁止公眾進入碼頭範圍。自罷工開始後,公司便嘗試在閘口設立保安線,阻止市民進入碼頭聲援,今日進入碼頭者亦須以身份證登記。未滿十八歲者已被禁入碼頭,警方並已在閘口架設鐵馬劃為「公眾活動區」(見上圖)。動用禁制令阻示威可以分別參考2011年發展商應對美孚居民公民抗命阻止屏風樓興建,或匯豐銀行單方面禁制「佔領中環」人士的方式,以私家地方為由向法庭申請禁制令,禁制一系列「頭面人物」甚至再次祭出無指明被告姓名的「第七被告」(或匯豐銀行一案中的「未經匯豐批准而進入或在總行範圍內停留的人」),阻止市民聲援。

HIT 在記招上未有說明禁制令詳情,例如是單方面或是雙方面,是否包括碼頭工人甚至主流媒體記者等。祥達當年在美孚禁制令一案中是雙方面的禁制令,除六名「美孚屏風樓關注組」主要成員外,還有一項無指明道姓的「第七被告」,即是大包圍,所有參與示威聲援行動的人也被包括在內。當年有份自認「第七被告」,現時成為立法會議員的毛孟靜直斥和黃可恥及不人道。大律師黃瑞紅回應查詢時則表示,碼頭公司很可能會申請單方面的即時禁制令。假若禁制令內容是針對非碼頭工人以外的人士,則強行清場的可能性相當高。莊耀洸律師則估計,禁制令假如進取的話會針對工人,禁制工人在碼頭範圍進行遊行及集會。

IMG_1883

近400人罷工 明日將舉行兩遊行
香港國際貨櫃碼頭公司董事總經理嚴磊輝又表示,今日碼頭的安全情況更差,又指工人今午的遊行沒獲得允許,又指今日更多「閒雜人等」包括小童、老人出現在碼頭。他又指有工人攻擊及毀壞辦公室,已報警處理。工會代表何偉航對此表示憤怒,資方只借法律途徑並不能解決問題,此舉嚴重打壓工人訴求;應盡快和工會代表對話。另外,他表示今天有近450名工人罷工,人數並沒有減少。而工人亦沒作出破壞公司辦公室的行為。

在葵涌貨櫃碼頭罷工運動進入第四天,工會代表何偉航今早表示,目前罷工人數已達400人,已實質影響碼頭運作。下午約一時,工友由六號碼頭出發遊行至八號碼頭。另四十多個民間團體舉行記者,聲援碼頭工人。

昨晚十一時起嚴查證件
香港國際貨櫃碼頭公司董事總經理嚴磊輝在昨日下午的記者會上明言,會確切執行核實進入碼頭者的身分,並表示不接受工人以碼頭作為長期抗爭的地點。他更形容在碼頭的聲援人士只是在彈結他、唱歌和跟住黎拍拖,惹來一片指罵聲。有網民認為這實在是其公關公司的大災難,不過這簡接說明了資方是有恃無恐。言猶在耳,在昨晚(30/3)近十一時的時候,碼頭保安便向工人嚴查證件。警方更向聲援碼頭工人的學生查詢其所屬的學生組織。

警方在日前已對碼頭工人表示,六號貨櫃碼頭屬私人地方,當局沒有主動清場的權力。不過從昨晚加強管制之行動所見,令支援者無法進入碼頭可能只是初步對應方案。HIT 方面有機會在下星期二的公眾假期過後,尋求法律意見並入稟原訟庭申請禁制令。這除了使支援碼頭工人人士再無法入內之餘,屆時連參與聲援罷工的工會成員也需要離開,和變相的「清場」無異。

HIT 或向工人追討「損失」
嚴磊輝在記招上又表示,公司在工潮上有損失,會考慮向有關人士包括罷工工人甚至外判商追討捐失。記者在昨晚進行採訪時已發現有人手持微型攝錄機進行拍攝,有可能是作記錄為證據之用。從現時情形可見,HIT 更可能在稍後時間再以影響商業運作為名強行令碼頭工人以外人士離開碼頭,罷工工人大有可能在今日稍後時間便開始進入孤立無援的處境。

IMG_9808

職工盟亦已成立罷工基金,以暫時維持工人生計,昨日籌得$58,659.2。首批款項將於下星期二(4月2日)發放予工人。這亦是繼2007年紮鐵工人罷工後的第二次成立罷工基金。罷工基金戶口:恆生銀行 024-295-8067833(戶口名稱:香港職工會聯盟)。工黨立法會議員李卓人昨日在出席職工盟銅鑼灣街站時表示,現時約300名工人參與罷工,以每日需向工人發放$300計,每日「支出」共$90,000。當中職工盟先行墊資$10,000,但即使集腋成裘亦「長罷難顧」。這幾天以來已不斷有消息指出,資方已經聘用沒有工作認可證明的工人進入碼頭工作,以代替罷工工人。此外亦有工人表示,即使成功令外判公司提高薪金,往後的日子亦擔心公司會秋後算帳,所以目前罷工工人的處境仍是處於劣勢。

碼頭的工人的 facebook 專頁:碼頭的辛酸

編輯:黃俊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