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

如何「有機」下去?——假日農墟訪

廣告

廣告

IMG_6078

(獨媒特約報導)港人對「有機」一詞愈來愈認識,根據漁護署資料,香港的有機農場數目有約459個。不過有機產品在市場佔有率仍然偏低,有不誠實的商戶更不時濫用「有機」字眼,市民對「有機」的概念亦模糊不清。

近日位於鰂魚涌的「港島東農墟」(Island East Market)成為熱話,似乎為有機耕作增添新活力。到底農墟是否有機耕作的唯一一條「血路」?有機耕作為何仍未完全普及化?記者走到「港島東農墟」以及菜聯社位於屯門國際十字路會的農墟,接觸農友及顧客,記者亦訪問了菜聯社行政經理喬建欣(Judy)及「港島東農墟」創辦人之一 Vincent Poon,了解農墟和有機耕作在香港的發展潛力及困難。

IMG_6091
圖:屯門有機農墟

銷售渠道窄
菜聯社從2000年起應政府邀請,成立有機種植社群辦公室,一同推廣有機耕作。2005年,該社於大埔太和路設立農墟,逢星期日開墟。該社於2009年擴展至屯門國際十字路會,逢星期六早上十點至下午四點「開墟」。有機耕作已較早十年普及,由最初成立初時只有二十多名(有機耕作農夫),到現時二百多個,當中有認證的更超過100個」,菜聯社行政經理 Judy 指出無論從產量、品種和技術上,有機耕作都成熟了不少。菜聯社一直擔當橋樑角色,跟漁護署和農友緊密聯繫,提供技術上支援,更會代農夫育苗和購買種子。屯門農墟售賣有機蔬菜的佘太指,漁農署一直有支援,成功由養豬轉型至種植有機蔬菜,更善用村地的屋作為溫室。於大嶼山種植有機植物的廖小姐卻認為有機耕作產量較少,在港可售賣的渠道不多。「我不選擇種蔬果而種有機植物都是為了突圍。但始終產量少,曾經在元朗租舖售賣有機植物,但始終不划算,香港的機會根本不多,很多時要靠自己的人脈」。廖小姐指她曾到「港島東農墟」擺檔,雖然最終因租金和交通費昂貴而放棄,但她認為「港島東農墟」的新元素可吸引更多客源。

IMG_6084
圖:菜聯社行政經理 Judy

港島東的外國假日農墟
於鰂魚涌糖廠街的「港島東農墟」是香港市集協會旗下的社會企業(social venture),得到太古地產贊助場地,效仿外國假日農墟的概念,把有機產品與歡樂結合,帶給市民健康綠色生活。「我們有別於一般農墟,除了讓市民接觸有機食品,更有工藝品的檔攤、音樂表演,希望城市人Enjoy for the whole day」創辦人之一,從澳洲回流的 Vincent Poon 認為香港市區缺乏農墟,而農墟更應是一個歡樂的地方讓市民感受生活。記者走到「港島東農墟」,雖然地方不如一個足球場般大,但攤檔和顧客中西合壁,又有音樂表演,感覺真的如置身於外國的市集一樣。「港島東農墟」與菜聯社或其他傳統的農墟各有定位,前者傾向打造假日市集氣氛吸引顧客,把有機生活加以推廣;後者則主要為有機農友提供渠道售賣有機產品。有曾在「港島東農墟」擺檔的農友透露,在「港島東農墟」擺檔的租金要數百元,如非售賣農產品的則要約一千至千五元;相反菜聯社的屯門農墟則不收取任何租金。雖然兩者的營運方針不同,但無疑他們都提供渠道讓市民接觸到真正的有機產品,而假日農墟不失為一個新方向,在香港這個寸金尺土的商業城市,「港島東農墟」確實為推廣有機農產品奠下一條「新血路」。

IMG_5982
圖:港島東農墟創辦人之一 Vincent Poon

IMG_5981
圖:港島東農墟

有機耕作成本高 人手短缺
農墟的而且確可令有機耕作更普及化,但有機耕作面對的產量、人手、認證的問題卻令有機耕作長期未能在港普及。有機菜的市場競爭力暫時不及大陸菜和普通本地菜。雖然不少農友表示因內地食品安全每下愈況,加上大陸菜近年漲價,近年多了港人支持本地有機農產品。但始終耕種有機菜產量不多,成本高,價格相對昂貴,一般基層市民難以負擔。基於市場誘因低,數位農友同時表示難以長期租舖售賣農產品。菜聯社 Judy 亦指出較年輕的有機農友會懂得聯絡餐廳、酒店甚至設立網上平台作直接銷售,但較年老的農友只可依賴菜統處,把有機農產品再包裝到超市售賣,但變相令農友所賺的利潤同時相對下降。除了產量與銷售渠道不足問題,有機耕作的專才亦嚴重不足。在「港島東農墟」擺檔的「農友會」負責人邱先生表示,因香港缺有機農夫而會請外勞,但成本十分昂貴。他指有中介公司代以請專才,但手續費需一萬元,即使勞工處曾提供支援,但亦標明內地有機農民的工資最少要九千元。鑑於人手不足、成本高,香港本土的有機耕作只可為家庭式的小本經營,難以變成生意再廣泛推出市場。

定位不清 應仿歐美日以法例監管
除了資金問題,有機產品在香港的定位模糊,沒有法例監管,令「有機」一字只輪為「較健康食品」的推銷嚼頭。雖然有機資源中心及香港有機認證中心都提供有機認證服務,但認證制度和標準卻不受政府監管。有機構在三月進行調查,發現不少商戶濫用「有機」一字,有機源中心總監黃煥忠亦估計有檔主「以普通菜當有機菜賣」。政府在零六年時以「對食物安全沒有幫助」為理由而拒絕立法監管有機標籤,但假若要全面有效推行有機耕作,立法規管是勢出必行。Judy 同時指出現時辦有機認證絕不容易,農友要把施肥、買種子等一切工序記錄在案,再填表提交申請。「港島東農墟」顧客 Ms. Larrissy 及 Andrew 都分別表示,愛爾蘭及英國政府相比香港對有機產業有較大支持。假如香港實施立法規管,定必要增加對農友的協助;同時應帶頭多給資金支助,進一步改善有機耕作技術和拓展市場,鼓勵有系統的有機耕作。

從三方根源改善 實踐真正有機
健康生活是近年都市人追求的目標,消費者都對香港本地農產品有較大信心,農墟更是一個潛力市場把有機產品更普及化。但要真正辦好有機產業,必需從根本著手,在人才、市場及法例上三方面確立其定位,令「有機」不再為嚼頭,而是實質的食物保障。

編輯:黃俊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