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資深傳媒人批港媒日趨「假中立」 矇混新一代

廣告

廣告

vlcsnap-2013-05-17-06h29m16s179

(獨媒特約報導)隨著年月過去,各方對於八九年在北京天安門發生的六四屠城事件作出質疑的聲音日益增多,有人懷疑當年學生先使用暴力或認為他們不懂進退,遂導致政府的武力鎮壓。有聲音則指摘當年的學生領袖爭權奪利,事件結束後逃亡外地之餘;生活日漸腐化,質疑他們並不是真心愛國和追求民主。新亞書院學生會在昨日(5月16日)舉行「香港傳媒與六四事件」的新亞沙龍,邀請了四位資深傳媒工作者: 程翔、區家麟、謝志峰及柳俊江,就以上議題作出討論及分享。

atvtse

圖:謝志峰是當時留守至最後的其中一位記者

何謂中立報導? 港媒自我審查嚴重
有一些民眾認為六四事件經過了廿四年後真假難究,甚至質疑其真實性,其實是傳媒報道手法所致?香港人又是否與六四屠城「大纜都扯唔埋」?謝志峰是當年最後一位離開天安門廣場的香港記者,他在現場見證這段歷史;他回顧說除了六四當晚外,整段抗爭都是和平與非暴力的。「當晚是暴力的,原本靜止的坦克車忽然啟動並向前衝,令民眾躁動不安才火燒解放軍人。深夜開始廝殺時,一排機關槍朝阿爺方向的天空掃射,與海灣戰爭的片段一模一樣。」

他補充,連敢死隊的敢死方法也是絕對的非暴力,而非印象中玉石俱焚的敢死。「敢死隊踩單車去軍車所在地,向軍人送水和麵包,說服他們學生所想爭取的價值,另有人睡在軍車的車輪底。」謝繼續指出,學生領袖當時已極力維持和平抗爭。「他們廣播叫拿了軍隊槍支的人要送槍去中央銷毀。」但他認為難以控制來自兩岸三地的大群民眾,而組織鬆散亦是無可厚非,中共才需為屠城負上最大責任。

「權利爭奪(學生之間的)只係爭咪講野,講得好群眾會拍手,另一個就會上去爭咪講。有北京學生又有唔同地方來的學生,都不知離開還是向前好;政府知悉的情況最多,有民間組織、警察、情報系統等,所以政府責任最大。」而學生領袖相繼逃亡國外並不等於他們當時的行為不是出於道德立場。「愛國唔等於傻到等給槍殺吧,學生多來自北大及清大,前途可說是一片光明,他們大多基於道德及人權才選擇去絕食。」

前無綫電視新聞記者區家麟亦回憶說,當時整個無線新聞部人員全都「發狂」;他們讀著通訊社傳來的外電消息,哭著問為什麼會向手無寸鐵的人開槍。當日的經歷讓區家麟認為報道不公義的事情是記者的任務,但香港傳媒日漸漠視六四;甚至自恃不偏不倚「中立客觀」地報道六四,才導致新一代對六四歷史感到模糊。

區更認為,此舉最終只會埋沒六四真相,落得與日前被一中學生說成尊重和包容的五四精神同一下場。「在大是大非幾乎沒可能中立,不偏不倚(報道方法)只是為了尋找真相。」同是前無綫電視新聞記者的柳俊江亦認為,媒體甚至社會已默默接納「假中立」,有實據支持仍拒絕表示立場。「在六四20週年特輯中,主流媒體全都含糊其辭,講幾個香港人每年去下維園,組織研討會等等,就當講左。 Now TV講坦克,大家已經覺得好大膽。」柳批評行內自我審查情況嚴重,記者亦會揣測高層會否對付自己。這最終從而抹殺港人應有的認知權;區家麟回應指,現在香港媒體變有些做法更不如內地某些媒體,內地某些媒體會嘗試擦邊球,本地媒體則主動玩閃避球,積極不主動去調查政府做法及發掘新視點。

vlcsnap-2013-05-17-06h41m26s168

中國現再陷廿四年前困境 現實縱氣餒但仍感樂觀
而有關內地新聞與學術自由的新動向,程翔則指出中共中央辦公廳最近提出「七不講」,即普世價值、新聞自由、公民社會、公民權利、黨的錯誤歷史、權貴資產階級和司法獨立不能講。「七不講」的來源亦與新聞自由有關,是來自針對年初「南周事件」發出的中共中央辦公廳第9號文件《關於當前意識形態領域情況的通報》,進行思想維穩從而鞏固黨政權。區指「七不講」的不能講的事正正是八九年學生所提出的要求,與程一樣感到中國大倒退。

柳俊江指現況雖令人灰心,但仍有一綫生機。「內地來了個教育領導高層,他曾留學海外,他認為中國建立唔到素質教育是因為不會教是非對錯之分。這群有力量的人進入了政體核心,將來會很大幫助。」謝志峰亦樂觀地表示,仍有信心將來內地不會缺乏平反的力量。「這並非中國人劣根性,我們可以為中國政府感到失望,但唔可以忘記有十三億民眾;民眾會跟香港記者講好多野,公安都會幫手,叫記者過帶。」

中港關係不可割裂 港人肩負平反六四重任
大概是因為本身在內地出生的緣故,謝志峰指自己相信香港人亦不會忍心內地民眾自生自滅。他更忍不住哽咽地說香港與中國本是同根,只是香港人是「秋天裡樹上最早落下的一塊葉」。他呼籲大家應該要以知識帶來改變。

而區與程亦認同中國與香港不論文化上或是現實上,都不能割裂。現實上大陸的制度影響香港甚多,不過程認為香港制度展現的優勢亦能反饋中國,不可低估香港的作用,認為只要香港人做好每一件事就可以成為榜樣。「我曾問過一位雙非媽媽為何來港,我以為她會如中介般回答居港權和福利,但她卻說在香港長大的孩子會學懂規矩。」因此,程認為香港人肩膊上有重大的歷史責任,去推動平反六四,從而推動國情的改變。

柳俊江亦表示,香港應在中國事務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認為港人不能抱著事不關己的心態而拒絕。「對於某啲網上言論,聆聽後覺反感,因為言論屬功利主義、自我中心,並無為道德而犧牲的想法。」

編輯: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