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明愛之恥

廣告

廣告

我是明愛專上學院的學生,在校差不多兩年的時間,今天竟在一日內發生了三件作為明愛學生的我感到羞恥的事,我對校方作出的決定表示憤怒及痛心,希望校方能對著所有學生作一個交代以及對被事件受阻及侮辱的學生道歉。

事源,校方為了慶祝明愛成立60 周年,於2013年5月15日至18日借出了場地舉辦國際會議。校方為了攀龍附鳳,先把我們唯一的民主牆給河蟹了。

971274_10151638903416063_878267037_n

民主牆之河蟹圖

接著,我們偉大的特首於5月16日舉辦的會議,擔當主禮嘉賓,當他到達現場時,遇上了一群正想和平遞交請願信的示威學生(當中包括數名明愛學生)。雖然校方沒有像城大般出動孔武有力的彪形大漢把學生抬走,但是校方竟把責任推卸在學生身上,說成是學生在校園內搗亂,邀請警方介入,造成警員對學生叉頸,熊抱,推撞,踩踏,拖行等情況,最後學生被警方以非法集會,擾亂公眾秩序等罪名,要求登記身份資料,同時有可能對學生作出檢控。我對校方邀請警方介入,驅散自己的學生感到憤怒!

392287_10151638891341063_755322818_n

970288_10151638890626063_1602666671_n

400595_10151638896416063_1561468528_n

最可悲的是,當梁振英離開不久,校方在沒有知會學生的情況下,以特殊情況,封校等多種不同的理由,拒絕同學進入校園,即使是持有學生證,趕往考試以及交功課的同學都不能進入,某某副校長(紅圈者)更出言不遜,謾罵學生「講大話」,說成學生因為要進入校園而「講大話」,校園本是學生與校方共同擁有的地方,進入校園是學生的權利,即使在甚麼的情況下,校方不應封鎖校園,不讓同學進入,你們所聘用的保安,是用來保護學生及所有教職員的安全,並不是你們用作抵擋學生的工具。

944577_10151638902006063_1291302765_n

最後,我覺得最可恥的,並不是校方怎樣對代學生,而是它們怎樣對代長者。下午,一班長者到了學校門外等待司長林鄭月娥,本打算和平遞交請願信,然後和平散去,誰不知,司長竟沒有兌現承諾,她的司機開著房車,長驅直進經過閘門,駛進了校園,漠視了一班示威者的訴求(當中亦包括明愛的同學),司長的房車進入校園,同學窮追不捨,只希望能夠把請願信交給司長,但是同學追到二樓時,遭受保安粗暴對代,以口勸籲學生不要衝撞,但雙手卻不斷推撞學生(學生是沒有推撞保安或其他人士,只是沿途呼叫口號),最後,司長安然進入會場。不久工作人員走來傳達訊息,司長願意接收各團體的請願信,之後團體代表魚貫排列等代司長收信,但百般不得其解,為何團體代表已經魚貫排列乖乖的等待司長,學校保安還要築起人鏈抵擋?難道我們這一小撮人能在被大量警方及保安的看守下,會傷害司長嗎?

316121_10151638893011063_823474252_n

就著以上幾點,希望校方能夠作出回應:
第一,為何要河蟹我們的民主牆?
第二,為何要邀請警方介入,拒趕本校學生?
第三,為何要在沒有通知下封鎖學校,以及出言謾罵學生?
第四,為何要築起人鏈,抵擋年長的示威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