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

龍尾案例影響深遠 集腋成裘捐款挺司法覆核

廣告
龍尾案例影響深遠 集腋成裘捐款挺司法覆核


廣告

守護龍尾大聯盟發起行動,支援何來就人工泳灘工程作司法覆核。(圖:龍尾海岸教育中心

(獨媒特約報導)龍尾人工泳灘的工程,按合約已於本年6月18日展開,政府預計會於兩年內完。雖然守護龍尾大聯盟曾建議行政長官及環保署長王倩儀行使特權,推翻環評許可證,卻空手而回。大聯盟成員何來同時申請法律援助及向高等法院提出司法覆核的許可申請,在法援申請一個多月未見回覆後,大聯盟昨日召開記者招待會,宣佈發起「一人$300救龍尾」行動,呼籲公眾每人捐300元,在法援批出前,支持何來的庭費。相關法援申請的聆訊排期於8月12日(下周一)上午十時舉行。若龍尾勝訴案例出台,現有環評制度可能從此改寫,至少環評程序中技術備忘錄附件8《評價生態影響的準則》會有更明確標準。

今次司法覆核意義深遠,若司法覆核失敗不只失守龍尾。若成案例,新界東北等地也危在旦夕。並同時揭示了環評制度失效及過時。龍尾生態物種之多已令全港市民關注,但行政長官及署長沒有行駛特權,推翻環評許可證。

龍尾環評案例影響深遠
政府表示過百萬新界東居民需要一個泳灘,這一直是興建龍尾人工沙灘的最大理由。儘管被揭發大埔荒廢游泳池工程10年嚴重水質污染問題、環境影響、交通負荷,甚至政府十多年前反對興建的結論,政府也可以置之不理。2008年發出的環評報告指出,龍尾灘與其他地方比較,只屬低生態價值地。環境影響評估程序的《評價生態影響的準則》中,列明首先找出一個「比較地點」,再細分每個項目評估生態價值,包括生境質素、物種、生境面積/物種數量、影響期、可逆轉性及環境改變的大小。問題是「比較地點」是哪裡呢?米埔?或是西貢海下海岸公園?諷刺的是,由於最近有規劃申請,部分西貢海下海岸公園將面臨破壞。

龍尾
(圖:龍尾海岸教育中心

相信到過龍尾生態團的市民也不能認同,報告中指只有3種具生態價值的物種。大聯盟在龍尾灘發現最少22種,加上早前澳洲專家證實水中有懷孕的管海馬及大量海馬幼體,足夠證明龍尾灘的珍貴生態。大聯盟發言人黃志俊稱,不過這些資料在2008年環評報告卻中隻字不提,反映報告嚴重低估龍尾的生態。

怎樣才屬高生態價值地,目前還未有一套特定的指標,環評報告也沒有規定列明「比較地點」。大聯盟發言人黃志俊稱,這次司法覆核若敗訴,我們失守的不只是龍尾灘,接下來還失守新界東北、河套區等等,以上每塊土地總有其特別之價值。政府若只沿用「比較法」去評估生態價值,十多年後,剩下高生態價值地只有米埔及海下公園。

前環保署長特權否決鐵路工程
回顧多年有關環評生態價值訴訟案件中,與龍尾相約的案例,就只有落馬洲支線的環評報告。2000年10月,前環保署長羅樂秉正式否決落馬洲支線環評許可證。他在環境保護處(環保署前身)工作24年 ,1998年成功制訂《環境影響評估條例》,2000年更行駛特權推翻環評許可證。九廣鐵路公司(九鐵)向上訴委員會提出上訴,歷時27日的聆訊最終九鐵上訴失敗〔註一〕。羅退休時笑言會返澳洲加入綠色和平,抗爭人類對環境的威脅。

羅樂秉反對落馬洲支線環評報告的態度,是香港第一個案例,也確實體現環評理念。今次龍尾一案,除了考驗從政務官出身的王倩儀署長對環境保護的熱誠之外,更重要的是,大家應討論,環評制度是否要重新修定。

〔註一〕:環保署前署長羅樂秉反對落馬洲支線的五個主要原因

  • 1. 塱原是具高生態價值的地方,該處有多種雀鳥棲身。上水至落馬洲支線計劃在施工階段可能會使該棲息地嚴重分裂,並造成滋擾和破壞;
  • 2. 建造落馬洲支線可能會對環境造成不利影響;
  • 3. 建議的臨時濕地未必能充分補償在計劃施工階段所損失的棲息地;
  • 4. 環保署署長並不認為九鐵已探討所有可以達致計劃目的的方案,或已採取一切可行措施避免支線經過塱原的中心地帶;
  • 5. 上水至落馬洲支線計劃與其他現有、已落實和計劃中的項目所造成的累積影響,並不適當地獲得處理。

相關報導:
守護龍尾大聯盟促撤環境許可證 最後一步司法覆核
恐工程偷步動工 守護龍尾大聯盟「佔領」龍尾
民意清楚,龍尾可有轉機?
龍尾:全球瀕危海馬繁殖地 人工沙灘涉嫌違反國際公約

編輯:謝曉陽

廣告

style="display:inline-block;width:300px;height:250px"
data-ad-client="ca-pub-8841779031775169"
data-ad-slot="9593291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