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領匯霸道不仁 海富街市商販無奈告別

領匯霸道不仁  海富街市商販無奈告別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油麻地海富街市近50多戶商販在今年6月尾突然接到領匯知會,告知8月底將不獲續約,街市亦將改建成超級市場。商販過去一個多月來曾到領匯總部靜坐抗議及談判,領匯政府及社區合作總監潘啟廸更曾表示:「幸好我和大家談判,換著其他人,更鐵腕,傾都唔需要傾呀!」面對領匯霸權的無理壓迫,海富街市的一眾商販來到最後一周。有商販對記者表示,結束營業固然可惜,但更不捨得的是與街坊之間的鄰里感情。

車仔麵東主走上街頭

在海富街市經營車仔麵店已經有六年的陳先生坦言,從沒想過開食店都要搞到上街。「我一世人淨係上過三次街示威抗議,兩次係八九年六四,另一次係廿三條。」在過去的個多月,陳先生除了多次接受不同媒體訪問,更一次又一次到領匯總部靜坐抗議。說到「賠償」及「結業」這些字眼,他的心情早已平復。但他望著廚具,仍然流露一份依依不捨的眼神,「我整依套『架餐』嗰陣買要8萬蚊,琴日夜冷舖嚟睇過,佢話只值五千。」不過他沒有怨恨領匯,更表明會尊重合約精神,如期撤出街市。

「結業之後休息下先啦,可能之後出番嚟揸的士。」他指,本來在街市只需要約2萬元租金,現在卻幾乎要用雙倍價錢另覓新址。「出面知道我地就嚟執,所以啲舖租都吊高嚟賣,3萬幾蚊升到4萬幾蚊。」再者陳先生亦沒有足夠資金,因為現鋪就足足蝕了三十萬,即使重新開業也需要借貸。他指之所以選擇街市開舖,是因為租金較便宜,而且不需要太多裝修。「近兩年生意才企穩陣腳,原本諗住加租都有得做。唉,點知宜家都未搵番本就話要收番。」

陳先生每早四點半便起床並準備食材,麵店以學生及街坊生意為主。「之前有老人家話想食粥,所以做埋粥。」領匯的潘啟迪曾指:「年青人買包糖都用八達通啦,街市做到這些設備咩?」,但事實上,海富區內65歲以上人口佔近區內人口兩成,長者的生活需求沒有得到重視。陳先生亦認為街市獨特的人情味,難以由超市取代。「喺街市買野,大家會傾下講下。但喺超市,每樣野都包裝好晒,你幾可會同超市啲人傾計?完全冇晒溝通!」

IMG_0392

中藥店的最後三日 長者再無藥飲

王宋堅是海富街巿內中藥店的東主,他家住馬鞍山,每早七時便出門;八年來日日如是,為的便是一手一腳打理他的心血。「都無辦法咖,點會諗到街市都可以無咗?」王和記者傾談間,仍難掩失落之情。「區議員點會理我地呀,我地都無票,咪當睇唔到囉。」王太則表示,自從領匯要收回街市的消息傳出後;其丈夫精神壓力很大,更睇了三次醫生。「擔心都無用,領匯一句收番咩都付諸流水。」她又指,雖然街市人流不多,但亦不能忽視其重要性,尤其年紀老邁的長者。「海富呢邊好多老人家,執左之後都無人煲藥佢地飲了。」

IMG_0375

圖:在海富街市不足四百米的路程的另一超級市場

街坊:要咁多超市做咩?

領匯方面一直指海富街市人流不足,才被迫結業。及後又曾指是承辦商「光亮」沒有盡責通知商販,才令溝通出現問題。但商販及後向領匯查詢有何證據督促「光亮」通知時,當局卻支吾以對。此外,領匯亦早已在海富商場貼出告示,指為了提升顧客購物體驗,改善基本設施,才作出是次「資產提升工程」。工程中亦會將街市重新裝修間隔,成為一所大型超級市場及十二間食肆商舖。然而,在海富街市不足四百米的路程便有一間超級市場,在鄰近的奧海城亦有比在街市原址面積大一倍的超級市場;難怪多名街坊均指:「要咁多超市做咩,等我地去格價格到最底?」

IMG_0379

圖:居民指近日區內多處突然掛出相關橫額

區議員被指作假

此外,居民黃小姐向記者表示該區議員陳偉強惺惺作假。「我唔會再投票俾佢,呢個人好假。」事緣她曾向陳查詢街市的情況及日後商販的安排。但兩個多月來均沒有回覆之餘,更發現屬於西九新動力的陳偉強近幾星期才在區內多處掛出相關橫額,指「現諮詢居民及商戶意見,並向領匯遞交請願信。」

記者:麥馬高、h4ruby

相關報導:
〈領匯假談判 海富街市商戶續抗爭〉
〈領匯霸權持續 商戶抗議不獲續租〉
〈領匯堅持海富街市變超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