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中國

關注中國人權聯席: 中國人權正在倒退

廣告

廣告

20130825_144056

(獨媒特約報導)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將於今年10月22日於日內瓦進行五年一度的普通定期審議(Universal Periodical Review),檢討中國人權狀況。關注中國人權聯席於8月25日舉行研討會,分別從:宗教自由、新聞自由、勞工權益以及法律公義四大方面探討中國人權狀況。聯席團體指,縱觀而言,中國人權狀況於過去5年內不但沒有改善,反而有倒退跡象。以去屆會議聯合國給中國的99項改善人權的建議,被否決的便有超過半數的50項,可見中國沒有改善人權的決心。

中國政府製造假像 人權表面進步實質倒退

代表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的李卓人表示,近年有多種跡象顯示中國的人權狀況正在倒退、收窄中。近日成為熱話的「中共七不講」正是最佳例子。他批評,中國政府於1998年形式上簽署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但15年來一直未有確認並履行,是「極之荒謬」。而上一次普通定期審議會上,聯合國給予中國99項人權改善建議,當中多達50項被否決,顯示中國政府沒有改善人權的決心。但另一方面,中國政府近年卻積極透過拉攏支持自己的國家於國際舞臺上替自己背書,製造人權狀況不斷進步的假像,情況令人擔憂。有見及此,關注中國人權聯席希望透過參與今屆定期審議會,將焦點重新放回中國人權狀況的缺陷上,促使中國政府盡快確認《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改善人權。

神父屢遭打壓 被囚於法輪功轉化中心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代表潘嘉偉表示,中國政府多年來不斷打壓宗教自由,除了將國內的天主教會分作公開教會及地下教會以圖分化外,更將由中國政府操控的天主教愛國會完全淩駕於天主教會上,此舉已違反《世界人權宣言》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中第18條,有關「尊重宗教信仰內涵及教會自主權」的規定。中國政府一直拒絕承認由教宗委任的主教,不斷干預教會的人事任命,嚴重侵犯信仰原則。他又指,國內很多神職人員的人身自由被剝奪,甚至遭受不人道對待;而中國政府為了威迫不支持中共的神職人員加入天主教愛國會,往往不擇手段。過往已不少神父於內地官方祝聖儀式舉行前後遭帶走兼囚禁,甚至被精神虐待,如強迫數天不得睡覺。其中保定神父田建文便曾無故被關閉於法輪功轉化中心;而馬達欽主教亦於去年7月的上公開辭任天主教愛國會職務後即被禁止履行牧職權利,更遭軟禁於上海市郊佘山修院至今,情況令人擔憂。

記者遭恐嚇毆打 新聞自由下降

新聞自由方面,出席研討會的浸會大學新聞系客席高級講師呂秉權指,國家主席習近平一邊對外宣稱「中共要容得下尖銳的批評」,但另一邊廂香港記者面對來自國內政權的打壓卻是「空前」的嚴重;近年記者於國內採訪時經常遭到不同程度的恫嚇,甚至暴力對待。他舉例,今年六四週年,多個香港媒體被內地公安「踩上門」,甚至將記者帶走問話,並警告不要於什麼「不適當的動作」,其規模是前所未見的。他又表示,近年記者的個人通訊記錄如微信、whatsapp等時常受到不明來歷的入侵,例如最近便有駐內地記者用以微信通報採訪消息後被公安帶走查問是否煽動發放對中共不利的消息。而最令人擔心的是,中國政府越來越傾向透過騷擾受訪者來威脅記者停止進行採訪;而記者對維權人士的採訪更往往成為他們被控告後入罪的把柄,譚作人、李旺楊案均是如此。呂秉權認為,長此下去,記者就會慢慢因為「不想害人」的心態而對採訪卻步;中國政府的行為絕對侵犯了記者的良心自由及採訪自由。

他又指,最近的薄熙來案件審訊,指是次審訊設有採訪區,又有文字直播,表面上是比以前開明的多,但實際是以軟性手段將記者困在一個完全由政府操控的地方採訪。而記者進入所謂的採訪區後,基本上「與世隔絕」,不能夠到法院別的門口接觸持其他意見的人士。故此等安排表面是進步,實質是進一步限制新聞自由。

「學生工」問題嚴重 勞工權利未見改善

勞工權益方面,香港城市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陳敬慈指,中國現時的勞工權益狀況正處於「樽頸位」。中國政府一方面為了維穩,於過去五年先後推出了數項新的勞工法例,包括《勞動合同法》、《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以及《就業促進法》,以圖加強對勞工權利的保障;但礙於中國沒有民主政治體制作基礎,因此執行上出現了嚴重偏差,令國內勞工權利益狀況一直停滯不前。以《就業促進法》為例,原意是為了吸引更多農民到城市打工,並參照了德國的實習制度,規定出城打工的農民須先於技校訓練三年,再到工廠強制實習半年至一年。此例表面看來並無不妥,但由於體制的缺陷所導致的法律漏洞,導致不少雇主利用此法例大規模輸入實習生,即內地俗稱的「學生工」,以逃避種種勞工保障。這些學生工長期早雇主剝削,工時極長,但工資卻甚低。而國內工人到現時為止仍然未能自由組織或參與工會,勞工權利的保障其實非常有限。陳敬慈認為,單單是法例上的增減改動已經無法解決勞工權益問題,中國真正需要的是體制上的改革。

維權律師遭迫害 法治狀況堪虞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代表陳家偉表示,國內有不少維權律師在參與具爭議性的案件之後被取消執業資格,即使可以繼續執業,卻要面對家人不斷被政府人員騷擾。最常見的手段是令其子女被學校的師生一同孤立。陳家偉又指,現時國內的法院可以隨便拒絕接受當事人委託的律師,做法極度不公。他舉例,「新民主運動」自2010年開始起至今有逾百人被捕,但被捕者往往沒有自行委託律師的權利,只能被政府安排的律師代表。

愛滋病者遭歧視 申訴無門

研討會亦探討了國內愛滋病者的人權狀況,並邀請了現居廣州的李氏夫婦作分享。來自河北的李太於96年因為交通意外受傷而入院接受輸血,卻於2006年被確診感染愛滋病。李太堅稱確診時只有21歲,正在讀大學,沒有性生活,連男朋友都未有,也沒有不良嗜好,相信是因為當年輸入了帶病的血液而受感染的。李先生慨嘆太太發病後連大學也沒辦法完成,飽受社會歧視,一生就此毀了。兩夫婦四處奔走為尋找追究的渠道,卻遭河北省政府當作人球般「踢來踢去」。李先生激動表示不求甚麼賠償,只求還太太一個公道:「哪怕只是賠我一毛,它(醫院)願意認錯就行了!」

立法會議員何秀蘭及劉慧卿亦有出席是次研討會,他們均表示希望中國人權聯席能於10月的普通定期審議爭取任何機會讓國際社會瞭解中國人權狀況的真實一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