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馬高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教育

編輯室周記:繼續良心話事,守護孩子

編輯室周記:繼續良心話事,守護孩子
廣告

廣告

暑假完結,師生回到校園,但關於教育的風波卻仍接踵而來。先有報導指科目滲入洗腦內容,再有立法會議員指通識科內容不應佔太多和政治有關的課題,提出由必修科改為選修科;甚至建議廢除科目。更不要說林老師事件的餘波未了,除了在過去個多月來受到文革式批鬥外,亦被迫放下教鞭休息一個月;她更在前幾日更接到刀片信恐嚇。這一切都說明政權開始深諳教育的「重要性」,遂要對教育進行內外的整頓,而且將來情況亦只會有增無減。

教育在社會學中的功能既有顯性功能,也有其隱性功能,教育最基本的顯性功能就是知識的傳遞。隱性功能就是其社會化及傳播文化,當中透過學習的過程令學生在社會及其所屬團體中履行他們在社會上的角色。簡而言之,就是在學校及學習的過程中找到歸屬感及個人的未來發展取向。一直以來都說十年文革之所以可怕,就是因為挾持及控制了人民的思維及意識形態;去年擬開科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就有異曲同工之處。

當局之所以看中通識科,原因呼之欲出,就是因為該科強調批評性思考,並包含民主和人權等普世價值;比只紀錄官方和政府不是的中國歷史科「恐怖」上百倍。如上曾言,殺掉或令其轉作選修正是要令學生不再社會化,回到只是課本上的內容,毋須再去了解政治和社會每日所發生的事,更遑論要有批評性思考。不知道便不批評,不批評便不抗爭。那時候,沒有反對聲音,自然人人是順民。

Screen Shot 2013-09-06 at 1.25.43 AM

筆者最近看了一套2011年鮮浪潮的短片,名叫《阿潘》,正是近日香港社會及教育問題的寫照。蔣志光在劇中是一名忠實的父親,以揸的士為生。有一次在開工期間不恥毒品拆家的所為,不惜「唔做生意」,趕了該拆家落車之並痛斥其非,更聲言要以「流氓手段對付流氓」。後來遭到報復,對其搵食工具淋油大肆破壞。我看到這裡實在有無限共鳴,老師伸張正義也遭無限批鬥作報復;其丈夫也一度承受不了壓力,離家而去。到底從幾何時,在香港堅持自己的意志及信念也要面對這麼多阻力、多障礙和多難堪?

此外,其女兒在校內的中文科作文的題目為《祝願祖國》,以北京奧運和神七升空等作背景資料,問及會否身為中國人會否感到驕傲?其後女兒被老師指離題,因其文章是希望祖國能夠加強駕駛教育及人人能夠守望相助。學方回應時更指,香港現時已太多戾氣,希望學生能夠從積極的方向去思考,不要只懂批評。蔣及後決定不讓女兒上學,因為要守護孩子,尤其孩子的心。香港人,必須有同樣的勇氣。

筆者去年亦有參予採訪反國教集會及九月一日在添馬公園舉行的「良心話事,守護孩子」公民教育開學禮集會,今周亦剛剛是一周年。去年的時候,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在亞視國際台節目《時事縱橫》中回應主持提問:「是否認為沉默大多都是支持國民教育?」吳輕輕回答:「I believe so」。歷史總是重複上演,今年亦再度有周融及鄭赤琰等人發起「幫幫港出聲」,聲稱代表沉默的一群,反對佔領中環。一年過去,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是撤了。沒錯,我們去年在公民廣場「成功爭取」撤科,但山雨欲來風滿樓;形形色色的魔鬼細節仍在不斷的滲透進行中。慶幸早前有一班教育工作者成立關注組,更發起聯署聲明:今天的「政治中立」,明天的政治審查——堅持捍衛課堂自主。

我們不要沉默,亦不需要被代表,繼續良心話事,守護孩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