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偉才

筆名李逆熵,香港著名科普作家。曾任職中學教師、太空館助理館長、天文台高級科學主任、港大國際學位課程中心總監。一九八五年因致力普及科學獲選為十大傑出青年。現為香港科幻會會長、香港科學館顧問委員會委員,及網台節目「浩浩熵熵」主持人。至今發表著作逾三十本。 網誌

教育

校園法西斯?

廣告

廣告

筆者知道本文可能引來頗大的爭議,但只要相方都堅守和平和理性的原則,我相信即使爭議也可幫助我們廓清思想上的一些混淆,從而使我們對問題有更透徹的瞭解。

在現代社會中,「法西斯」(fascist)差不多已經成為了「邪惡」的代表,甚至是一種罵人話。眾所周知,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三個國家分別是「納粹」的德國、「法西斯」的意大利、和「軍國主義」的日本。除了發動戰爭外,納粹因為屠殺了數百萬猶太人而遺臭萬年。而日本侵華帶來的苦難當然更令我們有切膚之痛。結果是三者之中,我們最陌生的反而是成為了罵人話的「法西斯」。

作為一套思想體系,法西斯其實最能集中地表現三個「軸心國」的共通點,那便是:勝者為王、強權即是真理、權威崇拜、國家至上、服從至上,而一切都講求效益、效率、競爭力至上、贏家通吃等。名義上,「法西斯主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已經煙消雲散。但以筆者看來,過去數十年來「新自由主義」席卷全球,其所鼓吹的「競爭至上」、「優勝劣敗」、「贏家通吃」、「自我增值」、「笑貧不笑娼」、「發展超越善惡」等的價值觀,已經與法西斯的強權哲學相距不遠。

而觸發我起了「校園法西斯」這個題目的,是近年來我在出入大學校園之時,到處都見到學生會進行競選甚至只是舉辦活動其間,所有學生都千遍一律地穿上白色襯衣、黑色西裝(男生)和套裝裙(女生)、以及黑色皮鞋等“制服”。而在開學之初,亦往往看見不同學生團體在空地上排練集體舞蹈,數十少男少女就像軍操一樣整齊地跟著強勁的搖滾音樂跳躍扭動。更為令筆者不安的,是那些數十至百多人一邊拍掌踏地,一邊高叫口號的所謂“dem cheers” 和“dem beat” 的「集體儀式」。

我知道我會被指「上綱上線」,但我實在無法擺脫的一個印象,是我正在目睹一種強勢的「國家主義—企業主義」下的「從眾行為」(statist-corporatist conformity)。大家知道IBM要求員工出外見客時不但要穿深色西裝,而且襪子也必定要是深色的嗎?而無論納粹德國還是法西斯的意大利(當然也包括共產黨),都極其注重青少年的自幼培養(實質是洗腦),所以都大力發展「少年黨」和「青年團」等組織。

筆者的大學時代,離1968年波瀾壯闊的全球學生運動不足十年,校園中的自由風氣十分蓬勃。數十年過去,我們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