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蛛絲牽調查動機 動保專員搗破繁殖場

廣告
蛛絲牽調查動機  動保專員搗破繁殖場

廣告

圖:鐵皮屋繁殖場的環境 (Photo Credit: 動保專員)

(獨媒特約報導)十月十五日,「18 區動保專員」聯同警方聯手搗破元朗田寮村一所非法狗隻繁殖場,前後總共救出16隻狗 (11隻貴婦;4隻英國老虎;1隻法國老虎),其中10隻由愛護動物協會接收。在眾多報導及消息裡,大家都將注意力集中在受害狗隻及疑兇身上,但到底「動保專員」作為一介平民,又是如何介入案件? 又是遁什麼途徑得到線索、從而進行部署和行動呢?

處理村內犬隻問題 始發現營運端倪

事緣,十月十日,「動保專員」 接獲村民朋友的投訴, 在前往處理另一宗「不善待狗隻案件」途中,赫然發現途經的一所約700呎的鐵皮屋傳出陣陣異味。他們透過大閘的罅隙和牆縫,窺看到屋內所飼養的一隻老虎狗身體多處紅腫、乳房腫脹及地;而另一隻貴婦犬則身體多處脫毛,明顯是因主人疏忽照顧,而令其患嚴重的皮膚病。在他們深入窺視後,更發現鐵皮屋內傳出狗隻沙啞低沉的吠聲,根據他們經驗的判斷,推斷受困的狗隻疑遭割除聲帶。

村內現金交收寵物 養主早有虐待動物前科 

於是,動保專員將鐵皮屋的情況告知居住村內的友人,友人逐其後透露,原來早於2012年初,該鐵皮屋屋主因虐待動物罪成,已被判罰款和緩刑。動保專員得悉消息,於是走訪村內多名街坊搜集証據。調查中,他們從村民口中得知該可疑的鐵皮屋屋主,曾經於村內進行動物買賣的交易。當中交易的過程更是明目張膽,屋主會以現金當場交收,亦曾販賣狗隻予其他村民,而村內更不時發現狗隻屍體踪跡,因此專員對事件表示高度關注,懷疑有人暗中在經營非法繁殖場。

狗隻疑長期服用興奮劑 屋主疑另擁其他繁殖場

翌日(十月十一日),動保專員獲村民通知,鐵皮屋屋主打算遺棄屋內某部份的貴婦狗,並打主動聯絡愛護動物協會過來接收。專員得悉消息,心裏不禁詫異:「送去愛協,咪即係等如送佢地去死!」於是,動保專員在十月十二日早上,聯絡上鐵皮屋屋主,在愛協進行接收行動前,提早向屋主索取狗隻。動保專員稱:「屋主當時把其中6隻的貴婦犬(4男2女)交俾我地,牠們全部都有嚴重皮膚病,身上的毛髮不但打結而且更是周身甩毛。救出的雄性,性器官長期處於興奮狀態,疑曾長期服用興奮劑;而雌性的則乳房和下體腫脹,明顯是過度交配和生育所致。」

photo 1
圖:當日所救出的雌性貴婦犬下體及乳頭腫脹 (Photo Credit: 動保專員)

動保專員與元朗區警民關係組聯絡,案件即日交予刑事重案組接手。十月十月五日黃昏約5時,動保專員聯同軍裝警員登上衝鋒車到達上址,守候屋主回來。期間警方多次致電屋主,最終獲知屋主會於約晚上8時返歸。動保專員質疑警方做法:「預早通知屋主,等於容許疑犯有足夠時間,去吩咐家中女傭清理現場罪證。」 屋主大概於晚上8時30分折返家中,獨自進入家中打點一切後,警方和愛協人仕才要求入內搜查。

PA182332
圖:經NPV醫生診斷,所救狗隻有毛囊蟲和疥癬蟲的健康和皮膚問題(Photo Credit: 動保專員)

行動期間,多達15名街坊前來圍觀,專員轉述當時情況:「現場街坊都很團結,你一言我一語力數屋主的不是,內容包括投訴屋主平時很少處理狗隻排泄物,即使處理,也是以超高濃度的漂白水清潔,氣味濃烈得令人反感。而且,他們曾見狗主以糯米餅及意式薄餅作狗餅,衛生情況惡劣,佢地更透露,屋主在另一地方也正在經營繁殖場。」

擲物恐嚇專員和記者:「你們日後走不出元朗!」

在警方和愛協人員入屋期間,專員及記者在屋外隔著外牆進行拍攝,事主多次向他們投擲硬物,更揚言恐嚇:「再拍攝,你們日後走不出元朗!」最終,警方委托愛協帶走屋內其餘10只狗隻 (5隻貴婦;4隻英國老虎;1隻法國老虎),而動保專員稱將會去信愛協,主動跟進接收進度,以確保受救狗隻健康安全。至於,早前獲救的6隻貴婦犬,經NPV(非牟利獸醫診所)醫生診斷,初步認為狗隻全部在5歲以下,部份狗隻有毛囊蟲和疥癬蟲的健康和皮膚問題,健康並未見有大礙,只是明顯是營養不良。

PA182336
圖:貴婦犬脫毛和營養不良的情況(Photo Credit: 動保專員)

爭取成立「動物警察」 取締私人繁殖

事件發生後,動保專員慨嘆:「漁護、警方和愛協三方合作的『動物守護計劃』形同虛設,計劃中,一般警務人員並不會對動物受虐案件積極跟進。動保專員並不是無的放矢,是根據守則下搜集足夠證據下才會行動和報案,雖然今次事元朗區的警方尚算合作,但動保專員並無執法的權力。所以成立『動物警察』,並修訂《動物繁殖與售賣條例139B》,取締無良私人繁殖是必須的!」

PA182320
圖:年輕的貴婦犬乳頭腫脹,疑過度生育所致(Photo Credit: 動保專員)

編按:「十八區動保專員」今年六月成立。一群爭取成立動物警察的動保人士,見警方一直拖岩成立專責的「動物警察」,但虐待動物案件卻無日無之,於是率先組織起來,希望用民間力量,協助警方調查案件,將兇徒繩之於法。但由於這群動保專員近乎沒有裝備,行動也不受法律保障,卻要面對性格兇殘人士,生命安全往往受到威脅。以上案為例,參與的三名動保專員,雖然成功協助警方破案,但由於受到涉犯「警告」,也不敢以真實姓名接受採訪,亦不願露面。

編輯:謝曉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