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論盡媒體

獨立、公義、良知、多元。 網誌

社運

感受歧視 家傭同行

感受歧視 家傭同行
廣告

廣告

作者/地底人

「唔好去維園啊,那裡的菲律賓人會打你架!」「有讀者投訴你們影響他們的閱讀,所以你們不可以留在這裡。」歧視,到底可以去到幾盡呢?如果,你想感受一下外僱在香港受歧視的狀況,或許只要你跟幾個印傭待上不到半小時,就會遇上跟筆者類似的遭遇。

「家‧傭同行」是香港的一群外傭僱主及市民於2009年創立的組織。該組織希望香港成為一個多元、包容的城市,使每個在香港生活和工作的個體都得到尊重。他們會舉辦不同類型的公眾教育活動,例如公眾講座、外傭分享日、與不同外傭團體合辦文化活動等等,而今次(10月27日)澳門理工學院社工系約三十名學生參加的「周日外傭導賞團」便是他們舉辦的活動之一。

地點︰穿梭巴士內

剛到香港,登上穿梭巴士後,司機便「好心」勸告︰「唔好去維園啊,那裡的菲律賓人會打你哋架!」然而,我們今次的行程正正是要到香港維多利亞公園,感受一下那裡的外僱在香港的生活狀況,然而要特別指出的是,我們今次要去接觸的是印傭,而不是菲傭。據了解,每個星期日,維園內少有菲傭聚集,他們多數會到中環,維園內出現的那群女性絕大部分都是印傭。


每逢星期日,香港維多利亞公園都會成為「爪哇村」。

地點︰香港中央圖書館‧戶外閱讀區

可能對很多人來說,不論印尼人,菲律賓人,還是越南人,根本沒有分別。只有一個共通點,這些都是「外來人」,這些人都是「佢哋」,不屬於「我哋」。「但是,我哋都在同一個城市生活,大家都應該是『我哋』……」導賞員的Drois輕聲的講解還不到一半,圖書館的保安便要求我們離開,當問及原因時,保安員說︰「有讀者投訴你們影響他們的閱讀,所以你們不可以留在這裡。」我們身邊幾個同行的印僱兼導賞員只好無奈一笑,著我們到附近的其他地方進行講解,而我們身後那幾個香港兒童吹奏著的牧童笛聲,從我們到來直至離開都從未間斷。


香港中央圖書館保安員


隨團學生嘗試印尼婦女的衣著打扮。

地點︰「爪哇村」(維多利亞公園)

每個星期日,香港維多利亞公園一帶都會出現一條「爪哇村」,聚集了大量的印傭,她們在這裡悉心打扮,載歌載舞,或聚餐閒聊,或進行小販買賣,或進行宗教活動,形成了香港一條獨特的風景線。在這裡可以看到有幾個地攤放了一些印尼文的書籍,但不是擺賣,而是她們的「圖書館」。會有這樣特別的「圖書館」,是因為香港的公共圖書館內沒有他們能夠閱讀的書籍,大部份的印尼人都看不懂英文書,能看懂中文的就更少。因此,她們會由印尼買書來港,再進行借還服務。

地點︰印尼領事館(周日休息)

領事館,一般人應該馬上會想到是協助該國人民的機構。然而,印尼領事館總是在印傭有時間求助的時候休息。香港的印傭,一個星期裡,只有星期日休息,可以有私人時間,然而,印尼領事館卻在這一天休息不辦公。印傭兼導賞員的Yully說︰「試過僱主俾3個鐘我去領事館,但係到我排隊排左3個鐘,都重未輪到我,領事館就收工趕人走。」很多印傭都擔心無法如期完成簽證續期而被遣返印尼,從此就被列入黑名單,便無法再到香港工作。於是,無奈之下,她們會找中介人公司幫忙,Yully說︰「平時係領事館搞就10蚊,俾中介人公司搞就要160蚊。」 導賞團員阿傑說︰「香港政府對印傭不友善,印尼領事館又唔多想理佢地,所以,佢地一直處身於這種兩難既狀況。」他質疑︰「領事館唔係要幫佢哋自己國家的人嗎?點解辦工時間唔可以遷就印傭?」


印尼領事館



地點︰登龍閣

登龍閣內有很多餐廳和印尼小店,例如賣印尼傳統服飾的小店。香港絕大部分的印尼人都是女性,但很多這些賣印尼傳統服飾的小店都是男裝女裝都有售。Yully說︰「這裡的賣的印尼服飾比印尼貴,但係因為我哋平時無時間去買其他野,所以通常都係買啲衫褲鞋襪寄返印尼。」


印尼傳統服飾


印尼人托運物品回家鄉時所用的紙箱


印尼人常用的速遞公司,每公斤港幣10元,最少要托運15公斤,時常要一個月時間才能送到目的地。

地點︰銅鑼灣中心(5蚊雞電梯)

銅鑼灣中心有兩部「千奇百趣」的電梯,就是逢假日便會向訪客收取5元的維護費。阿傑解釋︰「原先因為這裡有人投訴太多外傭出入,所以就向向外傭收取這些所謂的維護費,但後來被人投訴他們歧視少數族裔,就改為向全部人都收費。但那些職員有時會見到不是外籍人士就不收費。」


在香港,印尼人隨處可見。


印尼新娘打扮(中間)

團員分享

這次導賞完結之後,對每一位出席的「未來社工」來說,都帶來不少觸動。有學生甚至不敢相信香港作為一個國際化的文明大都市,竟然對少數族裔的歧視到達這個地步。亦有學生覺得印尼領事館給她最大的感觸,「一個人來到一個人生路不熟的地方,領事館應該是自己最強力的後盾,但想不到卻最基本的支援都做不到。」亦有學生批評「5蚊雞電梯」是極度不合理的做法。


「未來社工」分享會

Yully分享時說,星期日對印傭來說,是珍貴的休息日,但自己卻不知應該高興還是不該高興。因為所謂的休息日,並不是完全屬於自己的一天。很多傭主都會要求她們或七點前回家,或八點前回家。然而,在出門之前,卻還會要求做完某些工作才批準外出。又或者另一種情況就是,傭主會要求印傭在星期六或星期一的時候,把星期日的工作一併完成。「有時僱主會要我洗完奶樽先準出,但我重有野未做完,一陣佢又話我做乜重未洗奶樽,我話先生,我好樂意你咁勤力洗奶樽,先生之後就無再咁樣做。」

據了解,香港目前外傭數字達30萬,其中印傭數字達13萬。但像Yully那樣有勇氣向僱主說「不」的外傭卻少之又少。因為她們大部分都擔心會被僱主解僱,就要立刻返回印尼,所以只能被迫接受不同程度的剝削和虐待。

(獨立媒體網根據與論盡媒體之內容交換協議轉載此文,原文載於論盡媒體:感受歧視 家傭同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