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俊邦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政經

編輯室週記:一份不言而喻的劇本

編輯室週記:一份不言而喻的劇本
廣告

廣告

政府本週終於啟動政改諮詢,由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負責,林鄭到立法會解畫時,被問到「愛國愛港」是否行政長官候選人的一項條件,以「不言而喻」回應。其實林鄭說得不錯,整個政改諮詢以至整個特區政局,套用白宮發言人馮煒光的金句——三個字:「不言而喻」作總結。

為期五個月的政改諮詢,口說是聽大家意見、一齊參與,其實大家心知肚明,一切「不言而喻」。阿爺根本從無打算給予香港真普選,「普選」方案一早已經準備妥當——小圈子組成的提名委員會以「機構提名」,會進行初選篩走「與中央對抗」的候選人,然後一人一票選出。一旦有意外發生,中央會執行「任命權」的守尾門權力,否決任命任何不應當選的當選人。

至於立法會選舉,其實阿爺的盤算也相當清楚,便是「行政主導」,將大部份權力集中於安全系數最高的行政長官手上,任憑你立法會議員三頭六臂,在沒投案權、功能組別永存及分組點票制度下,永遠只能吵吵鬧鬧。

目今民主運動最大的兩股力量,不是泛民政黨,也不是真普選聯,他們分別是學民思潮及和平佔中運動。前者為公民提名打響名堂,後者則成功程定議程,將民主運動的威脅力提升了一個檔次。因為學民思潮及和平佔中,阿爺的劇本也作了一點修改。首先是將形象極差的梁振英打入冷宮,變為「虛擬特首」,捧起民望較好的林鄭月娥,由林鄭主責政改諮詢。政改諮詢的劇本也因而作出一點修改,第一當然是日程安排。特區政府這年的不作為,令民間主導了政改的討論,政府在劣勢之下,惟有提早進行諮詢。諮詢為何是五個月?用意自然是消解佔中的部份威脅。昨日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提到,於來年五月完成諮詢後,須兩個月作總結,換言之來年七一之前,政府也會以正總結政改諮詢意見未有定案為由,消解原定來年七一的佔中運動。今日佔中發起人戴耀廷也在報章撰文,佔中運動或須改於來年七一之後。七一已成特區民眾上街的大日子,七一以外的日子,再強的動員也頂多只有七一人數的一半左右。解決了佔中,要在立法會拉五個泛民議員支持政府的方案不會是甚麼難事。

我們要感謝學民思潮及和平佔中運動,他們為突破這份阿爺「不言而喻」的劇本提供了變數,由今日到立法會就政改方案投票的一日,就看香港市民願意為民主付出多少代價。

當然,這只是阿爺劇本的一部份而矣。上星期日沈旭暉教授的世紀婚禮,嘉賓雲集,出席者從梁振英到黃之鋒,基本上香港市民熟悉的政圈人物也在被邀之列,成政圈社運圈熱話,讓筆者想到劇本的後半部。

政改方案毫無疑問也是有 Plan B 的,即是有一個可以在阿爺接受範圍的讓步方案,這個 Plan B 是否拿出來,端看香港的民主運動能搞出甚麼來。阿爺對於 Plan B 的後特區政局自然也留有一手,且讓我們從梁振英及唐英年的競選格局談起。

梁振英及唐英年,兩個也屬中央可接受的人物,前者是根正苗組的自己人、地下黨,後者則是本地英式資本家的代理人。這兩股力量加上傳統左派如民建聯、工聯會及鄉議局構成紙面上支持中央政府的政治力量版圖。

梁振英上任一年的大潰敗,令阿爺看到舊式地下黨「寧左勿右」、缺朋少友的弱點。不過梁振英參選當時,以專業、革新的形象,確是完勝習慣於上流資本圈的唐英年。資本家這些年來過份依靠護蔭,只有曾背叛阿爺、反對廿三條的田北俊能勝出直選,其餘全靠小圈子功能組別延續權力,加上唐英年在參選期間崩盤,結論只有一個——即使他們被「機構提名」,也很容易於一人一票的選舉中敗選,不能依靠。

因此阿爺剩下的問題是,如何改良「梁振英」式候選人,以及開發其他模版的「中央可接受」候選人。

坊間盛傳的2017年行政長官候選人主要有三個,第一是李慧琼,代表的是傳統左派力量,輔以政黨支持。李以專業人士包裝,但掛上民建聯的牌頭始終有負面影響。第二是陳智思,形象獨立專業。第三則是葉劉淑儀,她的優點與陳智思相似,不過更多是「神女有心、襄王無夢」,2003年推銷廿三條立法是其硬傷。

假如阿爺依照原劇本進行,在提名委員會篩走並非「愛國愛港」的候選人,讓上列幾位競爭一下倒是無傷大雅。可是一旦特區須在政改上讓步,容讓一個較民主的 Plan B,那麼阿爺在挑選候選人上,也必須 Plan B,如何確保自己人能在「一人一票」的選舉中勝出呢?

答案可能是需要一種新類型的「新建制派/新民主派」,他們必須與建制派及民主派也「有偈傾」,形象必須是獨立專業。除了中央不可觸碰的底線如六四之類外,會擁多的做事空間,例如阿爺可能會放棄一些傳統盟友如鄉事、傳統資本家,成就其「新建制派/新民主派」的形象。目的?便是確保這種類型能在較原設想「更民主」的行政長官選舉中勝出。

未來一年對香港而言實在相當關鍵。政改結果如何,基本上決定了特區未來十年、二十年的政治格局,各方人馬自然也神經緊張。假如鄉事失勢,日後在大浪西灣甚至檢討丁權這些議題上,必然會陷於劣勢。

香港的劇本能否不再那麼「不言而喻」,也就看我們的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