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從廣深港高鐵事件 看明報特質

廣告
從廣深港高鐵事件 看明報特質

廣告

圖:明報

明報變天的消息令人憂心,明報員工對新聞自由的堅持則令人敬佩。

多年來跟明報打交道有多個層面:在個人層面既是讀者也是作者,在代表民間團體的層面既提供新聞素材亦作出時事回應。正如一個相處多年的朋友,悠長歲月中自不免經歷過不少喜怒哀樂。明報社評的保守取態經常是身邊朋友嘲笑的對象,但明報記者鍥而不捨的求真精神往往有令人驚喜的報導。

印象最深是三年多前的高鐵事件。當時公共專業聯盟提出取消西九總站、避開菜園村的「錦上路方案」,比政府方案節省近三百億元,結果在短短三個月內支持興建高鐵的市民由八成大跌至不足五成,令政府陣腳大亂。當時運輸局長鄭汝樺除了用公帑大賣廣告,動員建制派社團舖天蓋地刊登聲名外,還向傳媒軟硬兼施,其中一招是在撥款表決前兩週邀請傳媒試搭剛開通的武廣高鐵。

2010年1月6日,明報頭版刊登了「明報記者張健波」乘坐高鐵的親身報導,大讚高鐵如何安全快捷之餘,更在社評力撐政府西九總站方案。此舉不但引起社運界嘩然(謝冠東三度撰文指出報導偏頗),更激發了不少明報前線記者對於「總編輯化身記者」為政府護航的創舉的內部討論,令報社高層感受壓力。

報導出街後兩天,我收到張健波來電,邀請我與梁啟智代表民間方案,與鄭汝樺及常秘韋志成來一場高鐵大辯論。我們當然一口答應,因為政府官員一直迴避與我們同場辯論。到了柴灣明報大廈,劉進圖和幾位編輯記者在場,但沒有鄭汝樺及韋志成的蹤影,原來他們只願意「分場辯論」:由明報記者向我們發問一系列事先準備好的問題,待我們離開後官員到場,再由他們發問相同問題。

結果1月13日明報以「高鐵14問 官民大辯論」為題,圖文並茂刊出了兩大版報導,可算是高鐵爭議中雙方最詳盡論據的紀錄(當然因為不能同場對質,我們始終未能享受到「當面揭破謊言」的樂趣)。

這件事說明了明報的兩項特質:挺身維護公正持平的新聞價值,往往是前線編採人員;在關鍵時刻編採高層願意虛言納諫,恪守專業。我不是傳媒中人,無法猜度明報內部的企業文化,如何能平衡高層與前線員工之間的張力,並且激發向前的動力。但顯而易見,明報最大的資產就是編採人員對新聞專業的執著,對新聞自由的堅持。

對企業股東來說,這些無形資產一旦受損,企業價值定會一落千丈。由於傳媒公器的特質,這些企業價值投射到社會上便構成重大公眾利益,所以每一個香港人都是明報持份者,每一位市民都要珍惜明報員工的堅持。

原題為《明報的資產在於員工的堅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