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專訪前屯門普高球員張天德:我有一個足球夢

廣告
專訪前屯門普高球員張天德:我有一個足球夢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廉署在上星期二下午就愉園球員懷疑打假波一案,正式證實拘捕九名相關人士,當中包括六名愉園球員。要數近年的疑似假波事件,不得不提2009年的屯門普高對愉園的甲組賽事。事隔四年多,香港球壇再度出現疑似假波事件,獨媒專訪了當年事件中的其中一位主角——屯門普高球員張天德。他在該場比賽後曾在網誌中指,「我忍夠了...上半場都好地地,下半場中國同胞就放軟手腳,任人魚肉。」到底當年發生甚麼事?香港足球又有甚麼「黑暗」的一面?而張天德今日亦已經由全職中學教師成為足球學校創辦人,全身投入足球。

甲組夢想成真 屯門普高的點滴

一切要由2008年的暑假說起,當時已做了七年全職中學老師的張天德表示,當時有朋友對他說有試腳機會,可以踢甲組聯賽。這個機會對他來說是千載難逢。「其實自己自小已經有一個甲組夢,年少時曾和賴啟卓一起踢波。看著這個朋友踢甲組到躋身港隊,都很羨慕。」後來試腳成功,和球隊總監任煒雄傾談後便正式加盟;更被稱作屯門奧巴馬。但張天德指自己始終以教書為正職,沒可能常常到球隊位於深圳的基地操練。

20081213d

「只有在農曆新年和聖誕節先上到去集訓,試過平日上去,操練完再過關;回家已經凌晨兩點。」所以當時他只可靠星期三的預備組賽事和自己加操來保持狀態,雖然屯門普高當時普遍被認為實力較遜,但張認為當時球隊的氣氛其實不錯,國援在後來卻愈來愈多。「自己人工有四千,其他華人球員就大概七八千。」

不過他表示,始終和球隊內的國援有較深入的相處機會始終不多,如講到人工時便隻字不提。「哈哈,當時出糧奇準,入波一球更有兩千,助攻有千五。」張天德又指,當時有一次對香雪上清飲時,已感到對方球員不太「釘緊」自己,當時都不以為然。

02la2p6new

重談當年事件 「出聲呀!想要幾多球呀!」

但到了屯門普高對愉園的那場比賽,問題就來了。張認為,該場比賽的正選都是狀態較好的球員,起初沒太大問題。上半場比分為1:1平手,他強調當時普高球員都十分盡力,雙方互有攻守。「但到了七十多分鐘就嚟料,國援開始放軟手腳;如當年所寫的網誌一樣,他們完全不追波,有不盡力之嫌。」而當時普高亦有兩個調動,兩名國援姚曉聰和趙偉入替了外援球員哈辛和端迪。「我同其他隊友都呆了,踢得好好的,但卻去換人,而且一下子換走兩名主力!」最後普高亦在短短七分鐘連失四球,大敗收場。

10la4p13n

當時普高另一名球員周偉明更曾在球場內大叫:「出聲呀!想要幾多球呀!」張天德當時已經認為足球不是這樣的,所以完場後已決定不再踢職業足球。被問到是否很大打擊,他坦言:「甲組生涯入了三球,其實已經沒有遺憾。」他對記者透露,打擊還遠遠不及在港隊五人足球時的打擊大。

香港足球派系林立 唔識人就唔受你玩?

張天德為當年全港五人足球隊冠軍及最佳球員,所以被選入港隊往伊朗參加比賽。當時港隊教練為曾偉忠,他表示沒有上陣機會,甚至只能夠在觀眾席上作球隊的「影片拍攝員」。他最後沉不住氣去找對方問明白,但對方竟回應:「你同山度士同位,你話我用山度士定用你呀?」「在伊朗九天都是坐在板凳上,教練一句安慰說話也沒有,打擊真的很大。」

當時球隊內尚有陳曉明和蘇尚貴等球員,張天德直指曾偉忠「存心」要捧陳曉明。「沒辦法,自己不是那個派系,多努力和操練都沒有用。」他表示因為此事,有想過從此不再踢足球。在香港沒有派系和勢力,根本沒法參與,更遑論「玩」這個遊戲。而張天德的偶像是有外號「君子」之稱的利物甫隊長謝拉特,他自言欣賞謝的正氣及風度。

8819113923_583x420

國援身份認同存疑 香港踢波生活沒保障

普高的疑似假波事件發生後,翌日上了頭版。面對傳媒的不斷追訪,張天德更要帶帽出街,而廉政公署在事發一週後亦「踩上門」,更試過早上六點去他的家找他。「俾我再揀,我都會踢普高,亦都會寫那篇網誌。」被問到對李明事件的「看法」,他表示已經翻看過那片段多次:「那根本是攻門,他不頂入自己龍門也可能會發生手球和十二碼等,你懂的。」

張天德又指,要「做嘢」其實兩個人已經足夠;最簡單就是一個後衛和守門員。面對住香港足球員斷層的問題,他認為怎樣都不應輸入大量國內球員。「他們來只為出份糧,對香港沒有太大的歸屬感。」他指出,歸根結底是薪金的問題,球員人工太低,沒有保障。在面對誘惑時,球員沒有這方面的教育,很容易有機會行差踏錯。

IMG_9501

但有一個足球夢

做了十一年的中學教師,月入四萬多,更是科主任,可說是鐵飯碗。張天德自言之所以放棄教職,開辦全日制的足球學校,全因為他依然有一個足球夢。「如果我要賺錢就唔會搞呢啲,而且呢條路唔易行。」他希望香港新一代的足球員除了會踢波外,更能兼顧學業;並且有一套良好的信念和思維。

張天德表示,其即將正式開辦的足球學校的模式和現時香港其他的有所不同,在上午會上堂,尤其學習外語為主,下午則操練踢波,亦會加入一些宗教信仰的元素;近似外國的足球學院。他希望能用十年時間去培養新一代的足球新血。他沒有特別的管理和教波的技巧,但從訪問中不難感受到張天德足球的熱誠。鳳凰計劃會否未起飛先折翼,還要留待政府當局三月的檢討會議才有定案。但肯定的是,更多民間的力量去為香港足球出一分力是值得鼓勵的。

記者:麥馬高

廣告